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二百九十五章 生如夏花 死若秋叶

第二百九十五章 生如夏花 死若秋叶

    白色的电浆代替了火焰,熔融的玻璃液则代替了岩浆,无尽的白光等离子球从里面透出,这一片土地变成了天堂跟地狱共存的扭曲混合物。

    身处等离子玄华最中心的白墨,将自己的意志投影到外面那一头头无定型的诡异怪物中,就像之前在南极的时候用意志侵染物质,试图制造所谓的眷族一样。

    每一秒,都有数以百计由他玄华构成的怪物,从超级等离子球中走出,开始往迈索尔城的四周进发。

    原本玄华这种东西,在失去控制者后会很快地消散,但兼修武道,精通意志降临的白墨,则极大程度上弥补了这个缺点。

    承托降临意志的燃烧军团,这时候就像变成了他的无数分身一样,开始在迈索尔肆虐。

    得益于在VR系统里锻炼武道意志的训练,白墨对控制大群的怪物有丰富的经验。

    在外人看来,根本不可能想象这无数的动作不一,宛如有自己生命意志的怪物,居然会是由一个人所控制。

    “你到底要干什么?如果是毁灭这里的话,刚才只要不减速,半个迈索尔就已经被你夷为平地了。”

    宁烟火相当不解,极度仇视一轮教的他巴不得一陨石把他们全砸死,现在降落以后再派出一堆奇奇怪怪的生物到处走这算什么事。

    “破坏对我来说没有意义。”白墨传来了相当空洞的声音。

    “可是你答应了一轮教会被彻底毁灭……魔鬼不都是最守信用的吗?”

    “是的。”

    说完这两个字以后,白墨没有再管旁边的宁烟火,而是拿出了放在自己身上,被严密保护着的树心。

    这根汇聚了苹果树妖烟火所有精华的树心,其中蕴含的澎湃生命力,让只剩下一个头颅的宁烟火也镇住了!

    原来这几天来,一直吊着自己命的那一片东西,只不过是它微不足道的一部分。

    他甚至猜想,如果能拥有这一整根树心,只剩头颅的自己也许还能再续上至少十年的命?

    树心上面密密麻麻的,全是白墨在这几个月里刻印上去的符文,为了能真正地让它满足自己计划的需要,他耗费了大量的心力在这些符文的设计上。

    作为符文研究的起源地,欧洲联盟在这个领域上,依然拥有着全世界最为领先的地位,但没有人想到,他们最为自豪的三大符文师,其中之一实际上居然是白墨潜入进去的分身。

    为了得到各国最尖端的研究成果,他派出过不少的灵能分身,将对方研究部门里最不起眼的人控制上那么一两个,然后借助参与研究的机会,一步步进入核心。

    拥有无数资源作为后盾,再加上数百念头叠加起的恐怖思维,无论是在国外的哪个研究所,被他所操控的底层研究员,都会在几年间迅速崛起,成为一方大拿,从而获得各种核心资料的研究权限。

    不是没有人怀疑过这些人的奇迹崛起,只是他们一个个都很快地消失了……

    而且分身们确实是做出了很多卓越的成果,本身的水平也得到所有人公认,没有人认为会有组织将这种顶尖的研究员拿去做随时有生命危险的科研间谍。

    白墨艰难地用念力划破自己的手指,从里面挤出了一滴血,以血作墨,为所有刻在上面的符文加上点睛的一笔,将陷入封印沉睡的烟火唤醒。

    就在最后一笔补上以后,在旁边一直看着白墨的宁烟火,觉得对方手上拿着的木头,突然就蜕变成了一条巨龙!一个恐怖的生命体即将破茧而出!

    在符文的帮助下,被唤醒的苹果树妖烟火,开始疯狂地生长。

    无数的根须从树心的一端长出,飞速地攫取着一切能获得的能量,白墨所在的等离子球内,原本已经被熔融玻璃液覆盖的地面在不断冷却,变成一层晶体状的东西。

    经过大量特异处理后的树妖,它的生长速度跟生命力,已经不是几个月前那棵能被白墨随手镇压的原体所能理解的了。

    树体的膨胀速度,远远超过了它将二氧化碳转换成有机物的速度。为了弥补这巨大的缺口,本能地,它就注意力放到了跟前的一人一头上。

    “它也叫烟火,让它吃掉你,然后烟火就会替你完成剩下的复仇。”白墨淡淡地对着宁烟火说道。

    “生如夏花,死若秋叶。”已经看淡生死的宁烟火,闭上眼睛,微笑着念出了最后的八个字,然后任由苹果树妖的根须扎入自己的头里面,飞速地将一切能吞噬的东西吸走。

    直到最后只剩下一个干枯的头骨,密密麻麻插入其中的根须才纷纷离开。

    一个几年来吞服了大量灵材,自身也已经半步踏入玄华境的修炼者,哪怕是只有一个头颅,其中也蕴含着大量的营养,某种意义上也可以算是珍贵的天材地宝。

    至少对于树妖烟火来说,这也算得上是一剂大补。

    但这个不是白墨让宁烟火被苹果树妖吞噬的主要原因,真正的原因在于,树妖烟火拥有的,能够将吞噬掉的生物思维跟记忆部分转化为自己的恐怖能力。

    作为树妖的烟火,经过白墨重重的记忆清洗,就像一个新生儿一样没有任何记忆,尽管空有极度恐怖的思考能力,但一切都还是一张白纸。

    在吃掉宁烟火以后,它所有的动作都停顿了下来,不断地接收着来自宁烟火最原始也是最深刻的记忆——灭掉一轮教。

    几乎没有自我这个概念的烟火,人格开始被这些吞噬而来残缺不全的记忆塑造出来,变相成为了第二个宁烟火的一部分。

    “看起来是成功了。”借助情绪之眼,白墨发现面前的树妖渐渐开始出现了拟人的情感,那是代表仇恨的红光。

    随手一个灵术火球将地上的宁烟火火化成灰,真正变成烟火以后,他开始将压缩在咫尺天涯里的各种灵材放出来,喂养这头仍然需要大量补充的树妖。

    将体表一块空间压缩起来的咫尺天涯,对白墨而言,跟传说中的空间戒指用途没有什么区别。

    他将大量的东西都放在了压缩空间里,然后用念力让它们跟自己永远保持相对静止,以达到携带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