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二百八十八章 痒

第二百八十八章 痒

    “砰!”随着增幅祭坛的爆炸,直播戛然而止。

    这个直播全程也只有不到十分钟,但是因为背后有一整个超级大国在推波助澜,所以马上就被流传到了整个世界。

    借助网络的传播,无数一轮教的信徒自然也是看到了这个直播,他们看到这个视频后,都表现得极度的激动。

    “这是对我们信仰的蔑视!”

    “无信者必定会落入烈焰地狱!”

    “灭掉他的家族!”

    “死!死!”

    ……

    迈索国里,到处都是叫嚣着报复的声音,宁烟火在直播中形容他们的白痴、废物、垃圾这样的字眼,深深地刺痛了这些人的自尊。

    他们绝不能容忍侮辱自己信仰的人活在这个世上!

    “诅咒系能力者的舍身一击呀……”拉姆多已经意识到事态的麻烦。

    也许底层的信徒还不清楚这种层次力量的威力,但是他清楚这绝对是能波及整个国家的灾难。

    这时候他甚至希望对方的攻击是打在自己的身上,哪怕是耗掉十个替死圣灵,都比拿这些普通信徒开刀要好。

    “你的愿望算是达成了,靠着这片树心吊命,你还能在这个世界上存在十天。”白墨用念力托着宁烟火的头,用毫无波动的语气跟他说着。

    “十天?够了,托那个祭坛的福,我的诅咒能持续七天,那种深入骨髓的痒,我不认为有人能熬过一个星期。”

    “等上两天,后天,就该我出手了。”

    “我有点好奇,以你这样的实力,如果要覆灭一轮教的话,哪怕是平推过去,应该也能杀个片甲不留,为什么需要我呢?”在彻底地释放出内心的仇恨以后,宁烟火平静了下来。

    “一轮教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至少拉姆多这个人,是可以伤到我的。”

    “只是伤到吗?”

    “要想真正地杀死我,除非是这个星球上至少一半的五阶一起出手,然后再搭上其中一半人的命。”

    “这么说,你还不算无敌嘛。”

    “现在还不是,但很快就是了。”对于面前的这个将死之人,白墨也没有隐藏太多的打算。

    就在一众一轮教信徒开始集会,声讨这个亵渎他们信仰的混账的时候,诅咒也真正地开始降临了。

    “我的脚!好痒!”

    “我是左手,痒死了!”

    ……

    虽然是正在集会,但原本的发言人也因为突发的剧烈瘙痒不得不中途退场。

    一大堆脚痒的人也不再在意任何的形象,直接就在广场上将鞋袜脱了,拼命地用手挠着。

    还有某些隐私部位奇痒无比的,几乎是用玩命一样的速度往家里跑,往厕所跑。

    而其中最绝望的,是后背中间痒的人。那个位置,刚好是手的死角,难忍奇痒的他们,只能躺在地上,拼命地去摩擦地面。

    不到两分钟,就已经有人因为挠痒痒挠出血,但依然停不下来,瘙痒这种东西,很多情况下比疼痛更让人难受。

    有人跳入公园的水池,试图借助水流的冲刷减轻瘙痒,但效果不大。

    有人拿出家中的药膏,一层又一层地涂着,可惜他们似乎忘了宁烟火所说的无药可治四个字。

    迈索国全国都是一轮教的教徒,这样的一个诅咒马上就使得整个国家停摆,奇痒之下,几乎只剩下了信仰几乎为零的上层能够有足够的思考能力。

    “各位,现在我们面临着有史以来最严峻的一次考验!”拉姆多马上就召开了紧急会议。

    他知道自己应对这次袭击是完全的失策了,应该说没有人能想到会用这么迂回的方法,但他是神,神是不能自己认错的。

    “刚刚已经有传教士试验过,信仰之力能够暂时压制这个诅咒……”一个手下汇报道。

    “既然这样,暂时放开神国内信仰之力的储备,交给各地的传教士处理。”

    “是!”

    对于这个不是办法的办法,拉姆多并没有任何的欣喜之情。

    那个能重创自己的幕后黑手还隐藏在背后,据他的猜测,黑手应该就是负责拍录像的人,现阶段实际上是在消耗他神国的底蕴,毕竟只要信仰之力不绝,他就几乎不可能被击败。

    第一次全国性的瘙痒持续了十五分钟以后,终于暂时地消失了,每一个刚刚被折腾了十五分钟的人,此时都已经满头虚汗。

    而在地上摩擦的,甚至连衣服上的破洞都没有心思管,直接就整个人瘫在了地上,刚才的激烈运动过度地消耗了他们的体力。

    趁着这难得的空暇,很多人都回想起了刚才宁烟火念出来的每一句诅咒,恨不得食其肉,拆其骨,乃至千刀万剐。

    也有些意志不坚定的人,经过刚才十五分钟的折腾,就已经开始有了一点那种念头,只是在这个全民信教的国家里,他们即使是起了这样的念头,也必须严密地隐藏起来。

    痒!痒!痒!

    又是十五分钟后,奇痒再次爆发,这次换了一个地方,原来左手痒的现在变成右手,脚痒的变成脖子痒。

    而在跟欧盟作战的西部防线战壕里,情况更是绝望。

    身体此起彼伏的奇痒,让这些原本坚定的战士,现在连手中的枪都握不稳,瘙痒使得他们在瞄准时手不住地颤抖。

    原本作为鼓舞士气的战场牧师,则都在用自己的力量压制着瘙痒。对一轮神有着虔诚信仰的他们,现在也只能在苦苦支撑,并没有什么心思照顾其他人。

    “伟大的一轮神呀,为什么要给我们降下这样的考验。”无数深受瘙痒折磨的人脑子里都只剩下了一个念头。

    绝望,愤怒开始席卷这个国家,然而愤怒并不能让他们摆脱肉体的痛苦,生不如死的瘙痒让这些人连发泄自己愤怒的力量都没有了,于是,绝望在悄悄的蔓延。

    由牧师组成的救火队,根本就没有办法扑灭这已经蔓延到整个国家的熊熊火焰。

    更何况,信仰之力的止痒只是治标不治本,一旦失去压制,一样还是十五分钟就来一次。

    信仰越深,这要命的瘙痒就越严重,这些忠实的信徒,正是一轮教上层得以借助信仰之力快速修炼的基石。

    而如今,这支撑整个体系的基石,在这样出其不意的一招中,开始摇摇晃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