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二百八十七章 凡人的诅咒

第二百八十七章 凡人的诅咒

    一整个晚上,白墨就坐在宁烟火的家里,看着因为大仇即将得报的他,在隔音屏障里歇斯底里的叫喊。

    两年前,在突破融场期后的第二天,宁烟火就秘密地潜入了迈索国,将当时杀死他父母后却逍遥法外,最后在几年前的排轮法案中移居国外的几个一轮教信徒灭族。

    这件事在迈索国引起了轩然大波,特别是其中三个死者在死前还遭到过严重的亵渎,被硬塞着吃下了五个苹果,然后又被五马分尸,死状惨烈。

    只是经过当地警察的全力追查,发现凶手早已经潜逃到了混乱大陆——非洲,哪怕是他们的追查队伍,也没办法在这种军阀遍地的地方行动自如,最后才让宁烟火逃脱了追捕。

    他在辗转几个月后回到了华亚,然后还没有消停,将当时参与判决的各个官员,他们的情况查了个底朝天。

    这次他没有再选择杀人,而是将这些官员的黑材料交给了他们的政敌,然后将他们名下的各种财产一把火烧光。

    让这些人积攒半生的财富化为乌有,然后在政敌的勒索下惶惶不可终日,他觉得这样的惩罚更加有用。

    当然有很大原因是他也看到了侯自的下场,才选择了不去杀死这些官员,即使是强如侯自这样的怪物,经过近两年的追杀后,到底还是消失在了公众的视野里,没有再出现。

    附了一点念头在宁烟火身上的白墨,全程看着他所做的一切,没有给他建议,也没有阻止他所做的事情

    他只在意自己的计划会不会有影响,其它事情,并不在白墨的考虑范围里。

    “你们这些因为自己信仰而横行霸道的蛆虫,明天就是你们的末日了,哈哈哈……”

    “羞愧吧,自杀吧,为你们以前那不值一钱的信仰洋洋自得的垃圾!”

    ……

    宁烟火继续发着疯,发泄着自己潜藏了近十年的情绪,而白墨依然是无喜无悲地看着他。

    第二天的中午,手上拿着增幅祭坛的宁烟火,在周围几个摄像头的关注下,缓缓地开始了最后的复仇。

    他喝下了一瓶药剂,开始让自己的生命场缓缓破碎,慢慢地进入合道状态。

    一念之下,周围顿时狂风怒号,飞沙走石。要不是提前来到了郊外,附近的一排房子可能都保不住了。

    由于事先已经跟华亚联邦的官方约定好,此时整个华亚的官方媒体,突然都开始插播起摄像头的画面。

    “怎么回事?我的电视突然变成了这个画面?”

    “首都电视台居然被黑客入侵了?!”

    “那个奇怪的男人是谁?”

    “他要干什么?!”

    ……

    无数正在午饭时间看着电视的人,都目睹了信号被切换的一幕。

    当然也有极少数懂行的修炼者,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选择了闭口不言。能够在视频上目睹其他人渡合道劫的过程,是一次非常宝贵的经历。

    打破自己与这个世界的藩篱后,宁烟火感觉自己就像跟整个世界融为一体,一举手一投足都有着无匹之力,自己的诅咒有如金科玉律,几近言出法随。

    如果以现在这个状态一路杀过去,迈索国内绝对没人能挡住自己三招。

    只是他的绝对自信,在看到身后的“魔鬼”以后,马上就遭到了沉重的打击。

    “不靠着这个机会的话,我连他有多强都看不见吗?”宁烟火站在了这样一个新高度以后,才知道这个让他看不清距离的男人,实力到底有多么的恐怖。

    他感觉哪怕是自己一直维持着现在的状态,跟他交战最多也就是两成的胜算。

    “这等存在,为什么不亲自上阵,平推一切呢?”他转过了这样的念头。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今天,我终于可以复仇了!”

    一口将藏着身上的木心片吃掉,宁烟火开始了自己最后也是最为灿烂的演出。

    “……信仰一轮教的白痴,你们这些为那不值一钱的信仰而妄自尊大的废物,现在来看一看,这种垃圾是有多么的脆弱……”

    借助同样事先预备好同声传译,宁烟火的话被一字不漏地翻译成各种语言,马上出现在了世界的每个角落。

    有很多人听到这里已经觉得很不对劲了,公然怼一轮教那群疯子,哪怕是在排轮法案生效的华亚联邦,也有一定的危险。

    只要敢在公开场合提到这样的言论,一轮教甚至能够做出牺牲数十个精锐杀手的代价,来换乱说话的人他的命。

    就靠着这种极度野蛮的做法,一轮教哪怕退出了华亚联邦,也很少有普通人敢于大肆抨击。

    就算是喷子,也是惜命的,遇上这种不计代价的疯子,没有谁愿意招惹。

    而在神庭里的拉姆多想得要比其他人多得多,能够让他有极度危险的预感,冒着巨大反噬也要完成的占卜,绝对不会就是一轮嘴炮那么简单。

    虽然走的是神道路线,没有经历合道劫这种东西,但他同样也清楚对方现在处于随时会爆发的状态。

    “这种只有一击之力的废物,到底能怎么样威胁到我?”只是身处神国内部的他,并不认为对方能够打进来然后将自己杀死。

    “……我在这里宣告,所有信仰一轮教的人,每天必须吃一个苹果,然后大喊一句‘我绝不信仰一轮教’,否则将会奇痒缠身,无药可治!”

    一番小孩子赌气一样的话语,但没有人有笑话对方的想法,也没有人认为他是在开玩笑,因为所有人都能看到,这是一个以生命为代价发出的诅咒!

    双手枕在增幅器上的宁烟火,随着自己说出来的每一个字,身体在不断地消失,等到说出无药可治四个字后,身体已经消失了百分之八十,只靠着那满载生命力的树心片维持着仅有的存在。

    “信仰越深,症状越强,无信者无碍。”最后他还补充了这样一句。

    此时的宁烟火只剩下了一个头,但脸上却挂着满足的微笑,让无数屏幕前的观众感到不寒而栗。

    很多大人都捂住了自己小孩子的双眼,只是很多天真的孩子,都还没能理解这一幕的恐怖。

    也许等他们再过十年,对这个世界有了更多的了解以后,在某个闲暇的下午,蓦然地想起十年前发生的这一幕,才能读懂这个超越所有恐怖片的微笑。

    继续是华亚联邦在背后的煽风点火,宁烟火的每一句话,都被马上翻译成了超过十种语言,让全世界绝大多数的人能够听懂。

    “他这是要绝我的根基!”拉姆多很快就想通了这个疯子的意图,他从来就没打算过直接攻击自己这群实际上没有信仰的高层,而是直接釜底抽薪,折腾底层真正的信徒,让他们失去信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