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二百八十二章 烟火

第二百八十二章 烟火

    最后的战争渐趋白热化,白墨加的料也越来越重,让这几个怪物之间的高强度战斗能够一直维持下去。

    而在周围守卫的士兵看来,这几个月里,除了苹果林的面积锐减,幸存的苹果树发生了变异以外,并没有什么战斗的迹象,植物间波诡云谲的斗争跟他们不在一个时间层面上。

    变异苹果树间的战斗,每个回合都是以天来计算,而动物间的战斗,大多会在几十分钟内解决。

    再经过了接近两个月的厮杀,伴随着满地的“尸骸”,这个角斗场才诞生出了最后的赢家。

    这棵活到了最后的苹果树,白墨将它命名成“烟火”。

    烟火的周围,布满了其它失败者的枯枝,这些枯枝通通都已经被榨出了最后一丝养分,传递到了幸存者的身上。

    无论是胜利者还是失败者,为了赢得这场生死角逐的胜利,都生长出了远超实际所能支撑的攻击型结构。

    它们中的每一个,都参与了这场疯狂的、不计代价的军备竞赛。

    所以在将最后一个对手击溃后,已经有了相当灵智的烟火,很快就让这些结构从自己的身上枯萎脱落,以减轻自己的负担,避免被这些已经失去意义的“军备”拖死。

    犹如世界大战过后的大裁军,仅仅是两天后,长在它身上超过八成的变异枝叶根茎脱落,笼罩这片地域的绿色屏障变得稀稀落落。

    白墨的分身就一直站在烟火的旁边,本体也已经从天庆的试验场赶来,等待着它完成自身的精简工作。

    几个月来,留意着这里发生的一切的人,自然不止是白墨。华亚联邦的上层,知晓并且参与这次交易的人,通通都在关注着这个苹果园发生的事情。

    从上次封神大典过后,他们就一直对白墨展现出来的力量有些隐隐的忌惮,尤其是陈博对那句自己撑不过十分钟印象最为深刻。

    再加上后来查到的,在非洲发生的天有二日事件很可能也与他相关,华亚的上层对这个特立独行的不稳定因素的忌惮进一步加深,只是这一切,现在还都隐藏在和平而虚伪的笑脸里。

    不过友好的合作目前仍然是两方的基调,无论心里面怎么想,该进行的交易还是要进行。他们仍然需要这个走在最前面的男人探路,而白墨也需要他们为自己提供着源源不断的资源。

    因为如果缺少了一个稳定的政_府,作为半官方货币的贡献点也很难独善其身,这明显不是他想要看到的。

    眼前的这棵在大幅“瘦身”后,占地仍然超过十公顷的巨树,已经完全没有了苹果树应有的样子,更像是一棵独木成林的榕树。

    几个月里几乎全程观察着战斗的白墨,知道此时的它在漫长的融合战争中,已经获得了一种他目标中的吞噬能力。

    一直以来的养蛊,他的根本目的也就是这个吞噬能力。

    现在的它能够吞噬的,已经远不止同类,甚至还包括人类等的其它生物。而且在吞噬了智慧生物后,还有可能获得对方的一部分思维。

    名为烟火,有着自主意识的这一棵变异苹果树,显然也能察觉到前方白墨的存在。

    本能告诉它,一旦成功地吞噬掉这个生物,自己的存在本质就能够获得一次飞跃式的进化,再也不需要受限于这片土地。

    只是两者的时间观念显然差了好几个数量级,巨树还习惯于一天一招的生长式战斗,对它而言,小时级别以下的时间,就跟人类对一眨眼的时间一样毫无感觉,哪怕它的思考速度上限,其实要比普通人类高得多。

    等它要对白墨有所行动,也许就是第二天的事情了。

    白墨禁止任何人进入苹果园,甚至让军队在外围看守的原因,也正是因为这样。

    原本的它们再怎么折腾,也只是诞生出简单的灵智,因为在这个环境下,它们无法获得多少来自外界的、能够促使灵智成长的信息。

    但如果有一个人类在被吞掉后,他脑内的信息被解析出来的话,这个思维远比正常人乃至绝大多数能力者恐怖的种族共同体到底会有怎么样的变化,就连实验的设计者白墨本身都难以预测。

    它现在就像是一个思维堪比万念层次的婴儿,仍然在好奇地认识着这个世界。

    也许放在这里几十年不管的话,一棵智慧古树就从这里诞生了。

    不过已经将它看成了自己计划一环的白墨,怎么可能放任这种事情发生。他开始发动布置在周围的大量符文,让它们配合烟火体内药液的添加剂里应外合。

    “他这是生命炼成阵?”从军用卫星处,得到监控员提醒有异动的刘震几人,将画面转到了苹果园这边。

    为了更多地了解这个意义不明的庞大实验,他们甚至拿了一颗卫星专门负责跟踪汇报。

    “有点不一样。”旁边的程穆投影回答。

    几个老人经过这几年的教训逐渐也清楚了,自己在这个新时代里如果要想不将命脉交到其他人手上,除了资源以外,必须还得自己掌握至少一个方向的核心知识。

    不然就连封神转化这种关乎身家性命的东西,都要交给外人主理,有没有被埋下暗手,也完全依赖于对方的道德水平。

    经过了一番的研究,他们最终都选择了符文学,决定走上封神路线的一群人,都认为将符文改进成强化神国神躯的神纹相当可行。

    而且更关键的是,这个这样一个相对崭新的学科,没有太多的历史知识负担。不会像灵枢体系一样,无论是灵术的构建,还是本身道路的开拓,都需要大量自然科学的知识为前提。

    对于这群长期处在统治者地位的人来说,自然科学的东西早在几十年前就忘得差不多了,要重新补起来很不容易,倒不如专修相对独立的符文一道,所以现在一个个在符文上都有相当的研究。

    随着外围符文亮度的增加,很快游走在烟火体内的添加剂也开始生效,外围的枝干不断地湮灭成灰,像是要将所有的精华都集中在核心部分一样。

    到了这种时候,哪怕是再迟钝的生物,都不可能无视掉现在的情况。只是在符文阵的里应外合,跟白墨的亲自镇压之下,所有的反抗都毫无意义。

    它的身躯从外围开始,不断地向内部灰化,就跟被一把无形的大火极其彻底地燃烧着。

    过了整整三个小时,这把恐怖的无形之火,将烟火从占地超过十公顷的单木林,烧到了只剩下真正主干的树心。

    只是这种烧灼更像是一种提炼,在这个过程里,它的本质几乎没有任何受损,所有的精华几乎都被集中在了这样一截树心里面。

    一旦被再次移栽到地上,它甚至能够在几天里再一次恢复成树的形态,炼成阵并没有抹杀掉烟火的意志。

    不过要恢复到之前独木成林的层次,就至少也需要数十年的时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