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二百八十章 华焰

第二百八十章 华焰

    “玄华的控制在本质上,跟我的念力有很多相通的地方,也许后面可以往这里做些文章。”

    一番思索后,白墨停止了对等离子球的供能,任由它在寒冷的高空上,随着热量的快速流失而回复原状。

    从地面上看,则是这个一度能跟太阳争辉的光球,开始渐渐暗淡起来,直到最后彻底地消失在所有人的视野里。

    不少原始部落的祭司们,此时都已经脑补出了太阳神与太阳之子,那爱恨交加缠绵曲折荡气回肠的一百个版本的神话故事,留待后人去发掘其中的真相。

    他原本是打算深入吉斯提斯内部到处看一看的,但是在给对方调整红雾结构的时候,已经将里面的情况探查了个一清二楚,所以也就没必要再去浪费时间了。

    “回来了?”白墨刚回到试验场,就遇上了正打算汇报情况的陈曦。

    “嗯,让华箐过来,我有些东西要给她。”

    “这是苹果园在这段时间的报告。”她将手上的文件交给白墨,然后将住在自己家的华箐喊了过来。

    “看来快要成功了……”他用几秒钟的时间就扫完了整份报告,然后盘算着时间,打算亲自过去一趟,做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步收尾工作。

    八年前白墨遇上华箐的时候,她还不过是个跟在爷爷身后的贪玩小女孩,但现在已经长成了一个亭亭玉立,初显倾城之姿的美少女。

    只是经历过一系列的变故后,她的心理远比一般的同龄人成熟,眼神里看不出一丝未蜕的稚气。

    华箐的能力经过多年的训练拓展,到现在甚至能够体会到一部分其他人的感情,所以她才义无反顾地离开了华家,因为在里面她能感觉到,没有一个人对她有好感。

    “你说这么漂亮的女孩,当时华家怎么就没人接收呢?”陈曦将华箐带过来以后,对着她开了个玩笑。

    在场的三个人都知道,以当时华泰山背后家族的势力,什么样的美女都能找到,留着华箐在家族里面,并没有什么意义。再加上她本身就是领养的人,实际上没有一点血缘关系。

    “之前也没留意,原来你们还有这样的关系。”白墨回了一句奇怪的话。

    “什么关系?”陈曦开始慌了,她觉得白墨可能知道了什么。

    “我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就问过我是不是同性恋的问题,没想到最后弯的却是你。”他饶有趣味地看着两人,眼神让她们心里有些发毛。

    “老板你该不会是歧视我们吧,还是记恨我挖了你的墙脚,抢走了你养成多年的萝莉?”陈曦决定豁出去,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

    因为经过了这么多年的共事,她也能隐约地猜到他很可能有类似读心的能力,说假话估计下场更惨。

    她一把死死地抱着华箐,装作不让面前大魔王抢走的样子,而华箐则害羞地低下了头。

    “这是给你的。”白墨并没有在意陈曦的举动,只是从身后拿出了那把暗金色的长剑,抛到了华箐的手上。

    “这是……?”她接过长剑后,马上就被它晶莹通透的剑身吸引住了所有的目光。

    “他最后留给我的遗物,被我重新祭炼后形成的一把剑,我将它命名成华焰。”

    “谢谢!”华箐眼眶有些通红,接着剑的手也有一丝丝微不可查的颤抖。

    身后的陈曦温柔地摸着她的头,轻轻地安慰着华箐。

    “你不需要吗,这是一把很好的剑。”尽管十分不舍,但华箐还是拱手回递给了白墨,无功不受禄的道理她还是清楚的,哪怕这把剑是自己爷爷的遗物,但既然他决定了交给眼前的人,所有权就不是自己的了。

    “我不会用剑,徒增麻烦。”说罢,他化作一阵轻烟,回到了阔别已久的试验场核心。

    在他误打误撞修炼出元神,导致基因完全崩溃了以后,白墨就发现自己一部分的欲望在快速消退,对自身作为一个人类的认同感也降低了很多。

    刚开始他还以为这完全是自己力量提升太快导致的一些心理改变,但后来经过长时间的思考,白墨觉得更大程度上应该是基因消失以后带来的副作用。

    繁殖的欲望,他认为很大程度上就是基因对于自我复制的渴望,结合他几年前出现的,关于基因是共生在人体内一种生物的念头,他开始觉得,这个也许不一定只是狂想。

    尤其是白墨这种,喜欢将各种东西往阴谋论上联系的家伙而言。

    只是他现在的思考重心并不在这里,无论真相如何,他体内的基因都已经全数崩溃,如今维持这个身体的,是元神这个更为神秘的存在。

    “白墨弄那么多的苹果,到底是想要怎么样对付一轮教?”

    在接任议员一职后,云劫也知道了这场他跟其余几个人的惊天交易,白墨用突破下一境的一些感悟,来换取华亚在大半年后整个国家的配合。

    “不清楚,但根据下面的人报道,他购买的上千公顷苹果园里,培育的不是一般苹果树,但具体是什么变异,这点他们也查不出来。”旁边的陈博说道。

    “一轮教拥有上亿教众,信仰之力如渊似海,在首都上空据闻还有一个次空间神国,跟我们用钱烧出来的伪神是两个概念。哪怕强如他,我也不认为能让一轮教覆灭。”

    当时的秘密协议里,白墨向陈博保证了,华亚能吃下半个迈索国,这点就是他最想不通的。

    整个亚欧大陆六大势力里,以华亚人口最多,总体实力最强,但是社会内部矛盾也最为尖锐,贫富差距悬殊。

    迈索国整个国家就是一轮教的一个教派,在信仰的领导下,哪怕底层同样贫穷,但大部分的社会问题都能通过升入神国得到解决。

    光圣教则依靠着更为庞大的泛信仰人群,超然于世俗上,内部除了愈演愈烈的圣女与教皇之争外,没有什么人口包袱的问题。

    毛俄实力不足,基本处于看戏状态。

    大和自顾不暇,同样对无心外交。

    最后的欧洲联盟,本身科技实力强劲,也属于富裕国家,社会矛盾较少,但联盟内同样不是一条心。

    总体情况就是华亚联邦庞大而内部问题重重,无力对外开拓,光圣教跟欧洲联盟在外一致对付一轮教,内部同样勾心斗角,其他人各玩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