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二百七十九章 天有二日

第二百七十九章 天有二日

    “我很好奇,这个社会实验最终会是什么样一个结果。”白墨在将红雾的结构改造完成后,还试图将一部分的白雾也融入其中,以进一步扩大红雾的范围。

    “快!快停下来!”刚开始侯自还对自己不断膨胀的力量有些兴奋,但很快,这种兴奋就变成了惶恐,逼着他不断地向对方传递精神波动。

    他的灵枢同样有一个玄华的控制上限,这硬塞过来的一部分,会让他的身体产生极大的负担,如果继续这样下去的话,硬生生地被拖死也不是不可能。

    “可惜,这么快就已经达到过饱和状态。”他还不想将眼前的实验品弄死,所以缓缓地让周围的白雾重新凝结成背后固态的玄华。

    此时前后已经蔓延上百公里的白雾,其边沿的一部分甚至已经飘出了白墨的控制范围,他也只能任由它们在几分钟后自然消散。

    “你到底想干什么?”侯自在白雾彻底消失以后,发现自己的实际控制范围翻了一翻,实力也强大了一些。

    “我想看看你,能坚持当多少年的天道。”

    就在两人对话的时候,一直对这块区域有所留意的军阀们一个个也探了过来,因为侯自选的这块地盘其实可以说是富得流油,下面藏着一个富金矿跟一个钻石矿,还有一条玄铜矿的矿脉。

    玄铜是一种在灵气时代才出现的新材料,发现人正是白墨的导师赵稼森,其形成的机理暂时还没有确定,但目前各国都认为这种奇异矿材的出现跟灵气脱不了关系。

    周围几百公里,都能够感受到这场其实称不上战斗的“战斗”,不过在他们看来,如果有这么惊天动地的波动也不算战斗,平日里他们的武装火拼估计都是过家家了。

    之前白雾扩散的速度实在是太惊人,以至于除了最边沿的人以外,其他人一个都没有逃出来,通通都被困在了里面。

    现在“潮水”退却后,所有人都一副劫后余生的表情,哪怕这些雾气实际上没有对他们造成过任何的伤害。

    因为住在这里附近的人,每一个都清楚红雾实际上是吃人不吐骨头的恐怖存在,而能跟红雾并肩的白雾,又怎么可能会是真的人畜无害。

    “既然能够相变成气体……那么只要供给足够的灵能,也有办法相变成等离子体?”白墨灵图里就有将空气转变成等离子态的能力,这种小实验自然是信手拈来。

    没有管一旁正在熟悉新状态的侯自,他开始让玄华小部分升华成气态,然后一路借助灵枢提供能量,让这部分玄华渐渐变成了一圈萦绕着自己的等离子态物质。

    数千度高温的等离子玄华,散发出夺目的光芒。

    最初甚至还有人在几百米外围观,但很快,随着越来越多等离子玄华的聚集,周围的温度开始快速上升,围观的居民感觉不妥,一个个都迅速收拾了仅有的一点细软,离开自己破烂的帐篷。

    “请您上去再做这个人造太阳的实验吧,不然我保不住这些住在吉斯提斯里面的人。”侯自虽然对作恶的人极为无情,但对治下的普通人相当不错,还是拉下了脸向他请求。

    “有感情的人,是当不好无情的天道的。”白墨看了侯自一眼,然后将周围烧起来的野草一掌拍熄,托着一团巨型等离子云缓缓离开地面,升到了空中。

    经过了几番波折,侯自想要复仇的心思也变淡了不少,对方已经强得让他心生绝望,单靠灌顶都能让他爆体的白墨,根本就没把这点敌意当回事。

    高空中,等离子云仍然在不断地扩张,渐渐地,他也开始有一丝的控制乏力。束缚等离子态玄华的消耗,要远比束缚其它状态的玄华大。

    哪怕他竭尽所能,最后发现也只能将十分之一的玄华化成等离子形态,但在地面看来,这已经是近乎神迹的事情了。

    接近一公里半径的等离子光球,在大约一万米的高空上,跟原来的太阳交相辉映,形成了第二个“太阳”,无尽的光线辐射到地面上,仍然带着那么一丝热量。

    “礼赞太阳神!”

    半个非洲都为此沸腾了,无数原始部落看见天有二日的奇景,纷纷念着由各种土语组成的祷文,头戴羽毛的祭司手舞足蹈,嘴里还吟唱着不知名的歌谣。

    “还真是令人绝望的差距……确实不需要在意我这个渺小的存在,同为玄华境,差距居然也会这么大。”

    侯自还不清楚,白墨在几年前,就已经误打误撞地越过玄华境,炼出了元神,跳到了更上一层的化凝境界。

    按照更加安全的方式,应该先突破到玄华境,再到化凝境,可以说,这纯粹就是一个实验意外,属于先上车后买票,没被赶下车是运气好。

    震惊的自然不止原始部落,小半个非洲都能看到这样的奇景,哪怕是身处城市的文明人,也被这第二个太阳吓到了。

    “是哪个国家在高空引爆核弹吗?”有不了解情况的人问道。

    “白痴,哪家的核弹能连续亮十分钟呀!你以为是你家电灯?”旁边的人马上就反驳。

    身处与数千度的巨型等离子球核心,白墨依靠着不断地吸收辐射到自己身上的热能,来避免被自己烧死。

    他通过计算,发现自己体内的灵能大概还能再支持二十分钟,这个每时每刻都在对外辐射出恐怖热量的球体,需要不断地攫取白墨体内汹涌澎湃的灵能,以维持自身的存在。

    “如果现在掉下去,也许就是地貌级别的改变了,不知道能不能烧出十个足球场大小的玻璃?”他悠闲地想着这种无聊的问题。

    “果然不乱杀人还是有好处的。”早在五六年前,白墨就已经知道侯自这一号人物,也清楚前因后果,如果当时真要动手杀他的话,他早死十遍了。

    只是他一直都懒得管,甚至觉得对方这种以正义之名屠戮黑恶势力的行为挺有趣,始终就是在看热闹,有时还派出分身将追杀他的人打晕几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