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二百七十五章 拔剑

第二百七十五章 拔剑

    转眼就是大半个月,整片星空最后还是被白墨一点一点地塞进了自己的体内,进而跟已经被强大外压完全固定住的九窍融为一体。

    而正正是在这时,法相内残留的少许冰雪化成了一把剑,径直地要插进他的胸膛。

    白墨没有用任何的防御手段,任凭这把剑捅了进去。

    但非常诡异的是,他的身体没有留出一滴鲜血,而且从紧咬的牙关可以看出,此时的他正经历着剧烈的痛苦。

    剑身开始慢慢变色,从原本的雪白逐渐从内而外地染上一层暗金色。随着颜色的变化,白墨脸上的表情也渐渐恢复平和。

    早在大半年前,当他突破到九窍的时候,借助心眼的自视,白墨看到了一个代表自己的光人,它绝大多数表面覆盖的,都是同一种颜色白色。

    不过星星点点地,也有一些斑驳的异色,这些其它颜色的色块都在缓缓地融入主体,不断地影响着主体的颜色,其中最大的是一滩暗金色。

    通过不断的测试,他最终确定了这种心眼观察的对象是自己的思维。

    白色代表他的主体,星星点点的异色则是外来信息对他的影响,最大的一块暗金色色块,则是来自于华泰山。

    虽然他能够观察到这种现象,但并不代表白墨能有意识地影响自己的思维,能用抹布定向地抹走这些外来的影响。

    而且只要他还接触这个世界,就免不了会被其他人的信息所影响。

    思考了很久,也跟张旭几人交流过,白墨最终才想到了这样一个不知道能不能成功的方法。

    在成就法身的同时,拔除华泰山在死前对他最后的思维影响。

    在牺牲前,华泰山就已经有了关于共感的一点眉目,于是在最后的时刻,试图用这种方法,用自己剩余的意志去影响白墨的思维,将他扳回自己认为正确的道路上。

    华泰山携带着封锁天地这一招的意志,实际上并没有消散,而是散入了他身体的各处,用潜移默化的方式引导着他性格向希望的方向转变。

    只是白墨当时的武道修为还不到九窍,觉察不到这一招暗手。

    控制自己的肌肉,一点点地将暗金色冰剑从自己的体内挤出来以后,白墨将它平放在了手上,仔细地端详着。

    刚才还没有拔出来的时候,这把剑就在不断地将他体内想要流出来的血液吸收,使得出现了诡异的不流血现象。

    似乎是由于分别融合了两个强者的鲜血跟意志,构成的剑身的材料发生了一些独特的变化,变成了一把暗金色的,剑身晶莹剔透的长剑。

    “可惜不适合我。”白墨看着这把长剑,也没有记恨打算用这种方法试图改变自己的华泰山,毕竟人都死了,还有什么好恨的。

    以他现在的恐怖恢复力,不到三分钟,胸前的创口就已经消失,他提着剑,一边散步一边看着周围因为自己的突破而变得一片狼藉的冰面,渐渐陷入了沉思……

    用金身来形容他现在的状态或许不大合适,不像张旭突破时宛如铜人一样的身体,他更像是披上了一件上面画着满天繁星的法袍。

    原来按捺不住的白光已经全数消失,新生的星空法身能够容纳的星光,显然要超过之前还只是虚幻的法相太多。

    远看此时的白墨,就像是看着一片移动的星空,上面的星星看起来离观察者无量远,但星光却诡异地能够对他产生作用,让人逐渐被思维同化。

    随着他的思考,散落一地的冰屑又一次产生了异动,开始自主地组合起来,周围的磁场也开始躁动不安。

    大量的冰屑在飞舞,不断地这这片坑坑洼洼的冰面上刻画更多的东西。

    冰面上出现的并不是什么已知的文字,而是一些信息量更大的符文。

    白墨将自己这几年里看到过的,想到过的跟修炼有关的东西通通都回忆了一遍,将它们整合起来,以符文跟电磁波的形式贮藏在这个地方。

    “星辰无相”,他在地上挖了一块冰砖,用长剑在上面刻下了这四个字,然后将冰砖像石碑一样竖在了旁边。

    借助自己施加的灵术,他在这一片极地上留下的痕迹能够保存很多年,等待着也许会有的有缘人前来发掘。

    到了他现在的程度,很多东西也就看得更开了,之前敝帚自珍的一些经验与知识,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

    拥有的力量很大程度上决定着格局跟气度,一个每天都得为了活下去而拼命的人,思维里自然不会有多少的礼让与分享。

    只有站在顶点的人,没有生存压力,也无需担忧被竞争对手超越的他们,才会去更多地考虑这些。

    芸芸众生中,总会有一些惊才绝艳的人。

    早在《枢机》一书面世前,就已经一直有人研究移植灵枢组合的可行性,但就跟白墨一样,他们都将自己的成果隐藏到了最深处。

    直到一年半以前,他从一个参加战力测评的四阶能力者记忆里发现了第三幅拥有强大衍生能力灵图的存在,这是白墨第一次完整地发现其他人想出来的灵图。

    这些人在兴奋于从昊天镜获得丰厚收获的同时,自身隐藏的所有秘密也被镜的主人全部掏了出来。

    有一就有二,接着第四幅、第五幅灵图也相继被他从一些参加战力测评的人他们的记忆中搜刮出来,但很可惜对他而言,都只剩下了参考价值。

    不断在体内体外生长的两幅灵图,已经是两个灵能无底洞,他不可能再去支持第三幅灵图的存在。

    《枢机》一书里,白墨也有简单地提到过灵图的存在,但没有对自己身上拥有的灵图进行任何的描述,也算是为这个自己隐藏了近七年的秘密划上一个句号。

    萧长青的团队,一定程度上也是看到了璇玑果会抹杀灵图出现的可能性这一点,才决定针对它发起舆论进攻的。

    只是要搜集齐指定的十多个灵枢谈何容易,真正有意愿有能力凑灵图的人少之又少。

    而且现在有了多种多样的灵术,浪费大量时间跟资源凑出了灵图,很可能还是被花费同等资源时间,选择了升级的人吊打。

    “制造眷族吗?”已经踏入武道法身境界的白墨,稍一反推,就找到了一些好玩的东西。

    通过模仿华泰山的手段,他尝试着将自己的精神意志投入到一块随手捡起的冰块里面。冰块仿佛像有了自己的意识一样开始变形活动,就像之前那群只能在星空下活动的冰精灵一样。

    “可惜只是个没有自我的傀儡。”这实际上不过是一个类似分身的东西,上面寄托了白墨的一点意志。

    虽然实验没有成功,但却给他带来了一个想法——武道后续的道路可能是以自己的意志,从思维感染到“点化”死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