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二百七十四章 理念之争

第二百七十四章 理念之争

    “果核”的成员能坚持到现在,没有被利益受损的人拍死,一方面是因为真正加入其中的都是各项素质优良的精英,战斗力跟反侦察能力不可小觑。

    但更为重要的另一方面是,他们实际上是全世界范围内学派之争的一支先锋部队,背后代表着一股恐怖的力量。

    就像白巫师与黑巫师一样,全世界的研究人员在灵气时代大抵也分成了两派。

    其中一派坚持不应该使用人类作为实验材料,开展大量的非人道实验,他们是占整个学界八成以上的主流,研究领域也多半集中在原有的学科,一般自称为鸽派。

    剩下来的少数人,认为为人类开辟新道路,不可避免地需要一些牺牲,这些人的研究方向几乎全部都是集中在新出现的灵气修炼领域,对应地,外人一般称为鹰派。

    前者拥有话语权与庞大的基数,后者由于其不择手段而拥有强大的力量,并且几乎全都跟当权者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在这个新时代里,即使是鸽派的研究人员,大多数本身也是修炼者,因为力量不仅能够协助自己的研究,还能够让自己坚持信念,不需要向某些势力低头。

    而无论是鸽派还是鹰派的研究者,在全世界都是代表足以动摇国家统治的势力。

    只是除去理念之争外,再无其它理由能让这些人联合起来。两派的内部,实质上不过是大量的小团体。

    黑白之争在大多数的大型研究机构里都有上演,华亚的灵气研究所自然也不能免俗。

    白墨之前的导师,赵稼森,就是一个鸽派的坚定成员,他专注的是灵能材料科学,完全不能理解自己的这个学生,所以才有了几年前的一次劝导。

    只是他的努力无果而终,要改变一个人的理念是何其艰难,没有这种疯狂的偏执,怎么可能视人命为草芥,执行这么多的恐怖试验。

    白墨自然有分心留意着天庆的信息,他扫了一眼萧长青的报告,然后就没有再理睬。这种程度的小蚂蚁,根本不值得放在心上。

    哪怕此前他已经带队,捣毁过几个跟自己有些合作关系的国外小实验室,让一些跟自己有信息交换的鹰派研究员身败名裂。

    但蚂蚁就是蚂蚁,哪怕它咬死了另外一只蚂蚁,也不可能改变高高在上的人类对它的观感。

    当时他将璇玑果的制造工艺变着法子公开,在一定程度上也是为了绑上几个以此谋取暴利的跨国大集团,让他们去应付这些烦人的苍蝇。

    他追求的只是璇玑果的传播,拥有华亚一部分货币发行权的白墨,在很久以前就没有再忧心过钱这种事情了。

    位于南极的光斑仍在不断地扩大,并且中心不断地往南极点移动。

    白墨张开了庞大的星空法相,在周围几公里的范围里,替代了正处于极夜的星空。

    在接入虚拟网络的两年中,借助无尽的战斗跟大量来自其他人的思想火花,他在武道上的进境极为恐怖,到后来星空法相释放的星光甚至已经压制不住,只能透出体外,变成耀眼的白光。

    他盘坐在南极点上,此时白光经过冰面折射而成的光斑,已经覆盖了方圆五十公里的范围。

    此时华亚继张旭后,一共已经有四个突破法身之境的武者,白墨在一一总结了他们的经验以后,正式开始了自己的突破。

    关于灵气,有很多东西他还只能停留在经验的直观感受上,没有办法一一寻找到其中的原理,所以只能凭着感觉去做。

    他封印了自己的神念,尝试用窍穴衍生的心眼去观察这个冰雪世界,熟悉的视觉从脑海里消失,眼前是一个陌生的世界。

    漫天的风雪没能在白墨的身上留下些许痕迹,而他也无心将落在体表的雪花融化。渐渐地,一尊雪人在极点出现。

    开发到九窍的心眼在物质感知领域比不上神念,但却有一些奇特的能力,是单纯神念无法提供的。

    比如像敌意感知,身边很大一圈范围内的生物,他们一旦对心眼拥有者出现敌意,都会被及时地觉察到。

    不过这对于有情感色彩观察能力的白墨而言,只是一个鸡肋;而接下来心眼对精神波动交流的窥探,也跟神风霁月完成后的天网能力重复了。

    但对于普通的修炼者而言,这两个心眼能力无疑能极好地辅助自己,敌意感知几乎免疫了所有偷袭,波动窥探则使原本相当安全的精神波动交流产生了巨大的漏洞。

    随着白墨开始将全部的精力都专注于用心眼对这个世界的感知以后,被光辉覆盖的冰面开始有些蠢蠢欲动,不断有新的裂痕出现。

    一个个形象古怪的冰块从龟裂的冰面中出现,它们就像冰雪精灵一样,仿佛有了自己的生命,开始在风雪中活动起来。

    只是无论它们怎么活动,都没有一个离开星空法相笼罩的范围,星光照耀之地,大概才是它们生灭的世界。

    他开始将自己纷繁复杂的各种想法,各种能力尝试尽量整合成一个体系,而这也导致了投射下来的星光在不住地闪烁变幻

    伴随着头上星光的变幻,这些不科学的冰雪生物也随之不断改变自己的形态。

    它们犹如白墨脑海里的无数念头,每时每刻都在思考重组,就像是有无数把无形刻刀,飞速地改变着这些雕塑的模样。

    与此同时,他也在竭力收拢着自己身上已经打开的九个窍穴,以达到九窍合一的程度。

    在体外的表现则是星空法相也在缓慢收缩,从十公里到五公里,再到三公里,一公里,五百米……

    原本极度庞大的法相,在白墨的努力下收缩到了只剩下五十米的范围,其内的冰雪生物也在不断的吞噬变形中消失了绝大部分。

    但这样的法相仍然是太大了,法身的构建,需要将法相跟体内的九窍融合,这就意味着至少也要将法相压缩到身体大小,才能够融入体内。

    在武道上达到了自己的极限以后,白墨只能借助灵图的力量去完成剩下的步骤。

    念力在本质上也是一种利用精神力干涉其他东西的力量,这时候他开始像几年前用念力压缩灵气一样,从外面不断地挤压法相。

    这是一场艰难的拉锯战。越到后面,法相就越难被压缩,到最后二十米的时候,每前进一米的距离,就需要耗费上大半天的时间。

    身处极夜的南极点,很快白墨甚至连时间的概念都失去了,因为在这样一个地方,就连日出日落都不会有。

    此时的他,已经将原本留意着天庆情况的念头,也都全部调度到这场战斗里面,只剩下了战胜自己这样一个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