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二百七十三章 白费功夫

第二百七十三章 白费功夫

    “终于,回到最初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候了,你高兴吗?”罗莉自言自语。

    “为什么要这样做?”在她体内的罗博问道。

    “你是我的,永远都只能是我的,任何人都别想着抢走。”在飞机上,她双臂抱着自己,露出了心满意足的微笑。

    罗莉打算带着这几年自己存下来的一大笔钱,飞到宁静的异国他乡,跟她最爱的哥哥过隐居的生活。

    而罗博的神秘消失,此后也成了华亚上层的一个谜团。

    虽然有人查出他在消失前曾经见过白墨一次,暗地里猜想他的消失可能跟那个人有关,但一切都到此为止了。

    罗博的几个女人,她们背后的家族在几天后各种都收到了一份价值翻倍的礼物,也间接印证了这一点。

    查到这里以后,没有人打算继续深究下去,连罗博这样一个融场期圆满,离玄华境只差一步之遥的修炼者都能够无声无息地被消失,再插手下去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与此同时,白墨正独自漫步在南极大陆上。

    这片长年冰封的大陆,有着全世界最为苛刻的气候,极度的干燥与寒冷、平均时速在一百公里以上的暴风,使之成为了绝大多数普通生命的禁区。

    但对于他来说,这些都不是问题,他甚至只需要从凛冽的狂风中攫取动能,就足以应付自身的能量供应。

    南极洲永不停息的狂风,宛如一个敞开的能源宝库。

    走在这片面积超过一千万平方公里的冰封大陆上,看着这一望无际的白,他感觉自己还是太过渺小了。

    哪怕他拥有扫描范围惊人的神念,视野里同样是无尽的冰雪。

    整个大陆平均厚度接近两千米的冰层,能让现有的所有以攻击力自豪的修炼者汗颜。哪怕他们榨干体内的每一点力量,也不可能打穿其中的一点。

    玄华境能力者身上几十米厚的玄华层,跟这里两千米厚的冰盖相比,脆得像是一块薯片。

    一路走着,他没有用咫尺天涯去隐藏自己的光芒,身体外的数十米范围里,白光完全淹没了白墨的身体。

    再加上到处都是的冰雪,它们对白光的反射率高得惊人,让他身上的光一路向外不断传播,直至微弱得完全不可见。

    最终,一个半径接近二十公里,而且还在缓慢变大的光斑,就这样突兀地出现在了南极洲这片土地上。

    白墨抱着放松神经的念头,慢慢地向着南极点走去……

    “警告,南极洲出现巨型不明光斑!”好几个国家的卫星都发现了南极洲上的异状,向地面指挥部发送了通知。

    在海族封锁海洋的时候,所有位于南极洲的科考站都已经紧急撤离,至于渔船更加是全无踪影,这片大陆彻底地成为了无人区。

    所以贸然出现了半径数十公里的光斑,让各国的上层都十分震惊。

    “是他吗?”陈博通过手下得悉,白墨在几天前离开了试验场,一直向着南方飞行,直至飞出了华亚的边境。

    “应该是的,陈议员。”被拉到紫鎏海询问的陈曦,证实了陈博的猜想,“老板说他要到南极大概三个月的时间。”

    “他不在也好,马上就要换届了,免得再生枝节。”陈博在对方离开后,一个人自言自语着。

    如无意外,他将会成为第二届七人会议的议长,真正成为这个庞大国家名副其实的最高领导人。

    “经过几年的研究,璇玑果被我们证实了会极大增强免疫系统的排他性,进而导致曾经服用这种果实的人无法接受器官移植手术……为了所有人的知情权,我们选择冒死公开这个事实!”

    正好也是在这几天,一个无国界研究小组用“冒死公开”这样的字眼,揭露了一直以来被无数人追捧的璇玑果,其背后隐藏着这样的问题。

    他们选择“冒死公开”这样一个形容,是因为目前璇玑果的供应商乃至发明者,每一个都是掌握无数力量的财阀巨头。

    这种对他们不利的研究成果一旦公开,将可能对他们的利益产生巨大的影响。

    然而这样的发现并没有得到公众的理解,尽管这个研究小组说的都是真的,标题也起得足够吸引眼球,但绝大多数人对璇玑果的向往丝毫没有改变。

    在他们看来,器官移植手术这种东西离自己太远了,而璇玑果却是能切切实实改变自己作为一个普通人的命运。

    而且在开始能够吸收灵气修炼后,身体的状况自然而然就会好转,内部器官坏掉的可能性就更低了。

    “怎么会这样……这些麻木不仁的家伙,明知道这种人造的东西有这些缺陷,却还是不管不顾地使用。”瘫坐在旋转椅上的一个年轻人喃喃自语,似乎有些不能接受这个现实。

    作为一个有强烈正义感的研究者,他无法容忍璇玑果这样背后充满黑暗的实验产品出现。

    哪怕每个供应商都宣称他们制作璇玑果的灵枢来源绝对合法,都是来自一些修炼者为了促进人类进化事业而捐献出来的。

    这种鬼话也许能糊弄一部分人,但是对他这个从事相关方向研究的人来说,无疑是个笑话。

    事实上,绝大多数作为原料的灵枢来源,都不是出于自愿捐献的。

    这样的人会有,但数目不可能支撑起整个行业年产超过五万个璇玑果的需求。

    “长青,别灰心,只要能找到更多的黑幕,我们肯定能唤醒公众的良知的。”在萧长青的身旁,几个志同道合,属于同一个研究组的年轻人说道。

    他们一群人,对这个时代大量黑暗的秘密研究非常痛恨,所以致力于通过自己的知识揭露这些黑幕,于是成立了名为“果核”的这个组织。

    “果核”这个名称的原意,是无论果肉腐败到什么程度,都要做坚持到最后的顽固分子,直到希望的种子发芽,永远坚持研究的底线,抵制一切形式的非人道研究。

    在此之前,组织内的人曾经流转世界各地,揭露过很多小规模的秘密研究所,也赢得了一些人的支持。

    所以这次,他们决定要向一个更大的目标出手,他们瞄准了璇玑果,利用“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的原理,想要通过打消公众的购买意愿来使市场消失。

    但很明显,他们没有成功,一群全是能力者的组织成员,显然是理解不了普通人对成为他们中一员的执念,这群理想主义者考虑的东西,还是太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