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二百六十七章 分离

第二百六十七章 分离

    程穆左手拿着空玄晶,同时开始使用事先要求学会的灵术,让自己转换成一种特殊视觉,能够观察信仰之力的存在。

    在他的视野里,整个天地到处都是茫茫的一片浅红色,红色的雾弥漫在会场各处,不断地被白墨胸前的晶体吞噬。

    “按照我目前观察到的,信仰之力的质量大致可以分成七类,从低到高分别呈现赤、橙、黄、绿、蓝、靛、紫七色,全是红色是意料之中。”

    “开始了。”

    手持晶体的程穆,发现视野所及之处,红雾都开始翻滚沸腾,不复之前的散漫,渐渐地都向着自己涌来。

    “这些不是你的力量,不想成为被信仰之力绑架的神,不要尝试去使用。”白墨一边用精神力控制着整个会场的信仰之力,一边继续跟他说着。

    “嗯。”

    随着红雾的不断涌入,程穆感觉手中的空玄晶开始发生着微妙的变化,像是有一个新世界在里面诞生一样。

    他赶忙按着之前所说的步骤,将自己的精神力跟红雾一起不断地往里面灌。

    原本大部分融场期修炼者的精神力是没有办法透出体外的,但在一些特殊灵药的帮助下,这些都不是问题。

    一个人低声吟诵赞歌也许听着没什么,但一万人,一百万人呢?低沉的音浪不断冲击着在场的修炼者。

    普通人早就已经被要求带好防护耳机,所以他们除了感觉皮肤表面的毛发像是有东西在不断地轻轻抚动以外,没有太多难受的感觉。

    以张旭为首的武者,则开始在一旁打坐,尝试尽自己的全力跟弥漫天地的音浪对抗,以寻求突破的契机。

    与人斗,与地斗,与天斗,磨砺意志已经成了这些武者生活的一部分。

    白墨用自己恐怖的精神力,不断地将红雾向着程穆驱赶,期间他胸前的魂晶也在大肆鲸吞周围的信仰之力,但实际吸收的也不过是九牛一毛。

    四个小时后,即使是有着大量药剂的补充,程穆也感觉自己的精神力已经到达了一个极限,停止对自己的压榨。

    他一步踏入这个由自己掌控的小世界,然后关上门户,在里面盘腿而坐,闭上眼睛仔细地感受着周围的一切。

    整个神国此时仿佛成了他身体的一部分,只是控制起来还相当笨拙,就像是蹒跚学步的孩童,刚刚开始学习用自己的双脚走路一样。

    “力量的感觉真美妙。”哪怕还不能很好地控制这个国度,但其中澎湃的力量依然让他心驰神往,程穆也真正明白了陈博他们对自己越发轻视的原因,力量的差异实在是太大了,用成年人跟婴儿作比较,都不足以描述两个层次之间的差别。

    不过他虽然兴奋,但也没有忘记正事,到现在为止,也只是完成了封神的第一阶段。

    白墨站在原地,漫不经心地等待着神国门户重新打开。刚才几个小时接连不断地高强度使用精神力,贸然放松了下来的他不小心让体表的几丝白光逃脱自己的掌控,窜入了人群当中。

    “可以当兴奋剂用?”他目睹着白光照进几个普通人的体内以后,他们提供的信仰之力从收钱办事的伪信徒之红,渐渐变成了红中夹杂一些橙色的光芒。

    “沐浴在少量的光芒里,思维确实会变得更加活跃,而且不会像兴奋剂一样有副作用。”

    “思维的活化会带来精神上的愉悦,这应该就是信仰程度改变的根本原因。”

    看到这样的情况,他小心翼翼地放开对白光的束缚,让微弱的光芒撒在更多人的身上,慢慢地,周围就出现了一圈的橙色,在红色的海洋里煞是显眼。

    坐在台上观礼的,自然也有不少能够观察到信仰之力的修炼者,他们对这种情况都十分好奇。

    作为一个无神论的国家,举行这种仪式的时候,理论上来说不可能像现在一样大规模地出现代表浅信者的橙色。

    “直视他会死吗?”陈博敏锐地发现白墨身上发出的光芒似乎亮了那么一点点,而橙色出现的中心也正好是他,不禁想起白墨之前说过的话。

    就在橙色不断增加的时候,半空中骤然出现了一个空洞。

    空洞自然就是神国的门户,神国的本质是一个利用空玄晶延展开来的次空间,程穆用自己的精神力炼化空玄晶以后,就开始了跟次空间不断合一的过程。

    门户打开以后,就不再需要白墨的主动引导,经过初步祭炼的神国也能主动地去吸收信仰之力。

    橙色跟红色的混合雾,被这张仿佛永不满足的的巨口不断吞噬……

    经过神国多次转化的精纯精神力,被程穆引导到自己的体内,此时的他感觉身体开始真正翻天覆地的改变,灵魂渐渐地有一种想要离开身体的冲动。

    按照白墨之前的提醒,他没有抗拒这种冲动,灵魂出窍,然后化为神魂是一个必经的步骤。

    魂壳分离以后,灵魂被强化为神魂,肉身被转化为神躯,这个今年七十多岁的老人,第一次用最独特的视角,看到了自己的身体。

    白墨感知到里面一切正常,意味着顺利封神以后,在程穆强化整理自身的这段时间里,开始了自己进一步的实验。

    他缓缓地升到半空,大约五十米高的位置,彻底放开了玄华的屏障,只留下咫尺天涯作为空间缓冲,让柔和的白光普照到大部分人的身上。

    会场内的修炼者下意识地就想要去抵御这些不知名的白光,但都讶异地发现自己身上固定的所有触发式防御灵术都没有生效,它仿佛就跟阳光一样无害而友好。

    张旭身后的武者被白光侵染以后,一个个都觉得自己思维变得活跃,不少平日里修炼的问题都找到了答案,舒爽的感觉让他们飘飘欲仙,本能地想要朝着白墨的方向靠近。

    “你想干什么?!”两年前他就已经见识过这种杀人于无形的柔和光芒,于是在拍醒其他人以后,一个冲锋来到白墨跟前质问道。

    “只是做一个小实验,不会有事的,应该说,他们还占到了便宜。”白墨继续着自己的试验,他想要知道在不杀人的情况下,橙色的信仰之力能不能再升一阶,变成代表真信者的黄色。

    他在意的只是参与唱颂歌的普通人,至于在场的修炼者,暂时并不在白墨的研究范围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