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二百六十四章 一起唱歌

第二百六十四章 一起唱歌

    “还有什么需要准备的吗?”

    “一百万人应该够了。”白墨漫不经心地说道。

    “嗯?”几人心里都咯噔了一下,显然是以为封神需要献祭这么多的人。

    “找个团队,给你们俩各写一首赞歌,歌词需要明显地听出是赞颂你们个人的,然后聚集一百万人,在一个月后的登神仪式上连续唱十二个小时的赞歌。”

    “当然人多一点也可以,这个视乎你们的调度,预算主要的支出就在这一块,详细计划跟材料需要随后陈曦会跟你们的人详谈。”

    “一个月后见。”白墨说罢,分身拿着剩下的两块空玄晶走出了库房。

    “你为的是什么?”程穆严肃地问道,他并不认为那两块晶体的价值就能跟白墨说出来的计划相抵。

    “不为什么,当初依赖你们的资源发迹,这次算是将人情还掉,顺便也是一条新道路的探索。”

    “我们整个国家几乎都是无神论者,要想折腾出信仰之力,只能靠这种低效的方法进行偶像崇拜。”

    “怎么样,值得拼一把吗?”白墨离开后,几个中年人开始详细地研究整个计划的可行性跟可信性。

    “一直以来我们跟他的交易都是顺利进行,我认为这次也没有问题。”

    “何况刚刚送来的计划书上也已经相当详细地解释了大部分的原理,看起来的可行性很高。”

    “只是为什么他最近一年多都是只用分身出现?”借助手下的情报部门,他们也得知了这个事情。

    白墨除了布置暗线的时候以外,很少掩饰自己的存在。

    “不清楚,这个不是我们现在要关心的问题。”

    “按照计划书上所描述的状况,百万人同时颂歌提供的是初始信仰之力,借助这些信仰之力完成封神后,以后还需要不间断地有人念叨着,不然过不了太久就会神国崩溃。”

    “局限确实很大,只要用行政命令禁止颂词的传播,哪怕是一个普通人,都很容易就将这样的神灵逼入绝地。”在场的一个个都是老江湖,马上就想到了这点。

    “所以他做了这样的补救。”程穆拿出了第二份秘密文件,“人造圣灵。”

    “这份文件里说道,白墨之前在迈索国考察时,曾经目睹过真正的一轮教狂热信徒,他们死后的灵魂会进入一个位于圣城上空的奇异空间。”

    “于是他秘密掳走了两个活着的狂信徒,带回了实验室,通过对他们的各种研究,最后弄出了这样一种名为圣灵的东西。”

    “这种被制作出来的圣灵预计能够在神国内部存在大约三十年的时间,在这段时间里,它们中的每一个都能提供一定量的信仰之力,而且可以作为最忠诚的卫士。”

    “但唯一的问题是,这种圣灵必须由神灵亲自制造……”

    “那也至少比力量命脉流落在外好。”

    “灵魂会转化成另外一种形态存在于神国内部,不再需要肉身的支持……”几人继续看着白墨留下的这份价值连城的文件。

    “肉身则会存放在神国内部,最终被信仰之力缓慢转化,变成圣体,或者说,是神国的一部分。”

    “最后,要进一步扩大神国的话,需要大量的资源,不过这个反而不是大问题。”

    “这么短的时间里,他到底用什么方法推演出详尽到这个程度的方案?”

    “不知道,根据下面的人提交的报告,他的本体自从两年前就没有再离开过试验场,负责试验场扩建的工程队伍也被严令禁止进入他所在的核心区,卫星也被严重干扰,那里已经彻底成了一个迷雾区域。”

    “如果没有其他问题的话,接下来我们就开始筹备封神大典。”

    “没想到我们两个老头子,居然能成为第一个活着封神的人。”作为传统的华国人,他们对神的想法大多跟玉皇大帝、二郎神这些古代神话里描述的类似。

    “要是最后真能变成一个真正的天庭,管治整个人间那该多好。”刘震不禁感慨道。

    以他们的地位,几十年来已经什么都体验过,享受过,剩下的,也就是内心最深处仍然追求的东西。

    一言之下,华亚这架庞大的机器就开始缓缓发动了起来,一个月内召集百万人在同一个地方颂唱赞歌绝对不是一件易事,但在上层的死命令下,哪怕是再艰难的任务,下面的人也只能咬牙全力完成。

    事关自己的根本,一切都按照最高规格的表演执行。

    首先是整个文艺界的所有人,只要是有一点唱歌底子的,通通都被征调参加,因为他们不需要太多的训练,就能很好地唱出给定的歌曲。

    其次是普通人,基层的官员普遍都被分配了任务,每人都需要在限期内找到多少多少人,一时间各大小城市的卡拉OK都遭了秧。

    大部分唱歌听着没有跑调的,都被“请”到了临时征调的集训中心,只有少数背景深厚的能够免于这样的待遇。

    看着被一纸调令弄得鸡飞狗跳的华亚联邦,陈博赶紧连同白墨,跟程穆几人开了一个紧急会议。

    “程议长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但是请不要太过分了。”陈博对这次的事情相当的不满,但也没有阻止对方的行动,阻人道途,就真的是不死不休的仇恨了。

    “我会处理好的。”虽然面前这个年轻人年龄不过是自己的一半,但是程穆也摆不出任何年长者的派头。

    “你们直接花钱将各地的无业游民请过来其实也没多大区别的,关键只是在人数,质量并不重要,反正也不会有谁是真心的信仰。”白墨无所谓地说道。

    “我的话层层传递,到下面就变味了。”程穆也有些无可奈何,执行的人曲解了自己的意思,搞得现在像是抓壮丁上前线一样。

    为了解决这件事情,程穆亲自出面,让大多数并不愿意留下的、被强行征调过来的人离开,再从各地以三百华币一天的薪水,大量聘请全国各地的闲散失业人员。

    同一帮人唱十二小时显然不现实,所以他们的计划是三组人轮着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