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二百六十一章 分魂

第二百六十一章 分魂

    “到底是为什么,它会选择我?”重新冷静下来以后,宁烟火抱着一袋子的东西,开始思考这个问题。

    “难道因为我的能力是诅咒?不过就我这么弱的能力,顶多也就能让人倒霉一点,全国各地这么多有相关能力的人……”

    “随手就能甩出价值连城宝物的大人物,我这只小蚂蚁想多也是无谓,只要他真的能替我报仇,其他什么都随便了。”

    他的内心虽然因为仇恨而扭曲,但跟报仇无关的东西,还是显得相当的理智。

    作为一个极度反感宗教的无神论者,他可不相信刚才出现在身后的会是真的魔鬼。

    “我还是太弱了。”一番思索无果后,宁烟火还是按照计划书上面写的步骤,开始以最快的速度让自己变强,“不借助外力的话,也许一辈子都不可能根除这个信徒上亿的超级邪教。”

    身披黑袍的分身,在几百米外看着开始按自己计划走的宁烟火,没再有什么表示,转而思考起自己的事情。

    短短的两个月里,靠着在虚拟网络上的无尽战斗跟现实世界大量灵材的支持,白墨顶着还在不断增长的阈值,再次打开了一个窍穴。

    越来越多修炼武道的人,都开始发现这个问题,随着自己的不断变强,能够充当磨刀石的同阶对手越来越少。

    缺乏足够的意志磨砺,加上一窍比一窍难的突破,重重天堑限制了武道的发展,如果不是像张旭那样确实是此道的天纵之才,想要突破九窍,成就法相金身无比艰难。

    而此时的张旭,依然在闭关研究如何将自己的情感控制能力练得收发由心。

    他闭关的地方,周围一千米直接竖起了警戒线,没有人敢靠近,情感不受自身控制真的是太骇人了,现在每天他所需要的物资,都是由机器人负责运送。

    但这天,张旭所在的小屋里,罕见地来了一个客人。

    “怎么样,还是没法控制由心吗?”身披黑袍的白墨分身平静地问道,周围的情感影响光环没能动摇他丝毫。

    “白先生你的分魂章果然不是那么好降服的。”

    “毕竟是要不断地跟自己战斗,确实不容易。可惜我在武道上进境太慢,没办法更好地改进。”

    “我很好奇,你是怎么想出来这样一门功法的。”张旭虽然在当时看完整份功法以后,就知道这门《华盖分魂章》没有暗门,甚至可以说创意别具一格。

    但他没有办法理解为什么白墨一个武道修为不过六七窍的人,能够探索出来用于突破九窍的功法。

    “这原本就是华老的原创,是他打算突破的一个思路,我只是在其中加入了少许跟我的千魂经相关的改动,算不上是我想出来的。”白墨坦然地说出了真相。

    “难怪……原来是华老的作品。”密武研讨会的人,对华泰山大多都十分敬重,作为探索先驱的他,无私地为无数武道后来者指明了前路,“我可以将它传出去吗?”

    “我们只是合作关系,这是你的事情,与我无关。”试验基本成功以后,白墨也不大在意这种事情了,“不过建议你还是将副作用减少以后再公开。”

    “最后,我想试试,现在的我到底有多强,外面的那群家伙,都太弱了。”原本竭力收敛自己气势的张旭,瞬间爆发出恐怖的威压。

    犹如实质的强大意志压迫着整个小屋,让里面的摆设都微微抖动。

    “果然练武的都是战斗狂,不管原因,不管关系,就是要战。”白墨的分身张开星空法相,将张旭笼罩其中。

    法相内无尽的星光照耀着他,让他顿时感觉自己进入了难得的顿悟状态,脑里念头转得飞快,很多疑惑也得以解决,想要战斗的欲望消失,暂时放下了被金光包裹其中的拳头。

    “不对!”两秒钟后,张旭才发现自己中招,用法身将星光跟自己隔离,眼前顿时一片黑暗。

    不过武道修炼到他这样的境地,已经不需要眼睛,也能靠着经过多次强化的心眼去清晰感知这个世界。

    “滋滋滋……”开始抗拒星光以后,法相金身在星光下被缓慢的消融,张旭感觉周围的一切全都在排斥自己,才感觉不应该在对方的主场战斗,连忙爆发出全速,离开了星空的笼罩范围。

    “还是太托大了。”他原以为自己的武道修为远超对方,想要主动进入法相内部探一探白墨的深浅,结果差点翻船了。

    “不用再试了吧。”分身收起法相,缓缓地走到张旭面前。

    “你的意志怎么可能强大到这种地步,能够穿透我的防御,让我产生顿悟的幻觉!”他也重新收敛起气势,回到之前的状态。

    突破以后一直意得志满的他,第一次遇到了打击。

    “每个人都总有些秘密,不是吗?”白墨轻笑着说,“我之所以武道只有七窍的修为,是因为阈值太高,每一个阶梯都比其他人高很多而已。”

    两人的切磋前后不过十秒,但已经惊动了密武研讨会的大多数人。

    因为之前在苏浙市的新闻,他们中有不少人都认出了那片在网上爆红的星空背景,不过真正知道星空法相主人身份的却是少之又少。

    “谁在跟张旭战斗?”星空法相的中心,正是平日里张旭闭关的地点,也是研讨会的禁地之一。

    “好像是以前华老爷子的朋友……”一个曾经观摩过白墨跟华泰山切磋,正好记住了白墨星空法相形态的年轻人说道。

    很多人都走到了外围一千米处的警戒线位置,然后便驻足不前,他们对之前发生的事情还心有余悸。

    在他突破成功那天,几百人围着出关后的张旭,不停地在笑,哪怕是平日里最冷面的武者,也露出了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这一切,都不过是因为张旭对自己突破成功后发自内心的高兴,将周围所有人的情绪不同程度地感染了。

    “没事,只是一些友好的交流。”张旭劝退了所有打算看热闹的围观人员,再一次跟白墨聊起了华盖分魂经的改进。

    而正好白墨在之前跟雨希的交流里也有了不少新主意,两人就像没事人一样继续聊天,仿佛刚才的切磋从未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