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二百五十六章 强大是原罪

第二百五十六章 强大是原罪

    如此猛烈的爆发,自然是引起了森林里许多变异生物的关注。

    萧明月也清楚过不了多久,就会引来更多的敌人,现在毫无反抗之力的自己没有任何胜算,甚至连抵抗一下的力量都没有了,于是果断地选择了结束试炼。

    虽然是身处在虚拟世界,不会有真正死亡的风险,但他也不想体验一回任人宰割的滋味。

    全身因为灵能透支而酸软无力的萧明月,在结束自己的试炼以后,马上就被传送到了位于天丛殿一层的恢复室。

    一阵白光从上面骤然出现,将他整个人笼罩在里面。十秒钟后,他感觉自己消耗的灵能已经全数恢复,身上受的伤也通通愈合。

    “果然不行吗?”脑里的灵术模型还是只剩下一个,另一个并没有恢复,萧明月叹了口气。

    他记得贡献点系统上面也有一个类似的高级灵术,只不过兑换它的修炼方法要三千五百贡献点,也就是三十多万华币。

    这显然超出了萧明月的接受范围,作为一个基础素质大约只是普通人两三倍的底层能力者,他每年的收入大概是四十万华币。

    这个数字看起来挺不错,但是扣掉税收,正常的修炼开支跟全家人的日常消费以后,真正的闲钱不过只有两三万,当然主要原因还是坚持修炼需要的支出太高了。

    论克卖的灵石,系统上售卖的修炼经验,每一样都是个无底洞,多少钱都不够用,更别说那些能让普通人延寿的灵材,他也是有父母亲人的。

    而且坊间也一直有传言,说灵气的浓度实际上已经开始了缓慢的下降,所有人的修炼都会变得越发艰难。

    原本像最初获得能力的一帮人,就算是躺着也能慢慢踏入融场期,唯一的关卡是脑部灵能化,到现在很多人都会卡在命场期里面。

    这些恐慌性的传言,每一个都在隐隐地为灵材的涨价推波助澜,让普通人的生计变得更加艰难。

    “很抱歉,你未能达到通天塔三层试炼开启的要求,谢谢你的参与。”试炼空间里响起了这样的声音。

    “下面是你这次的测试成绩。”声音到这里就戛然而止,接下来的部分只有萧明月一个人能听到。

    “点攻击力:2.13,面攻击力:1.92,防御力:3.89,速度与闪避能力:2.72,体质与恢复能力:1.85,精神力与感知:4.01,战斗直觉与经验:3.12,综合评估:一阶上层。奖励点数:12,请到天枢堂换取奖品。”

    在屏幕前收看真人秀节目的观众可不清楚这么多,他们只看见萧明月在一轮爆发将怪物全部杀死以后就选择了结束试炼,顿时就有不少人开始骂娘骂怂。

    当看客看别人打架自然是战到浑身是伤再倒地不起最燃,但作为亲自下场打的人,眼看肯定不敌以后,最好的处理方法当然是退出。

    又不是什么生死仇敌,不过是虚拟现实里的一堆数据,较真死撑就输了,痛觉可是百分之百传递的。

    “萧先生,为什么不继续呢?坚持下去你能够取得更好的成绩吧?”测试结束后,主持人也向他问出了这个问题。

    “我不是演员。”浪费了一个价值几十万的精神印记,萧明月这时候的心情显然不大好,直接给主持人搪塞了这样的一句。

    整个直播就这样虎头蛇尾地结束了,屏幕前的观众在谩骂过后,也将自己的注意力投到了别的地方。

    “白墨,你这样跟给他们送钱有什么区别?”华亚政_府里有不少人都有了这样的疑问。在他们看来,耗费了国家无数财力构建的标准测试不但一分钱不收,还看表现倒着发奖品,简直是不能理解。

    “在你们眼里,也许经营一个国家是要永远只做赚钱的生意,但在我看来,这不过是个游戏。”

    “就像有些人喜欢打赏主播一样,我看谁顺眼,就给他送几个火箭罢了。”

    “贡献点系统里积累的钱已经多到要发霉,我让它们出来晒晒太阳有什么问题。盈余不过是个数字,流动的才叫货币。”

    他说到这里,已经俨然是将贡献点系统当成了自己的私产。

    而且在这些中年人看来,作为一个年轻人,这种话几乎算是指着他们的鼻子骂无能,让在场不少的官员都感觉自己下不了台。

    “你!”其中一个官员忍不住说了一句,“我还不需要你教我们怎么做官!”

    白墨没有管这个来自财政庭的官员,直接关掉了视频通话,他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好不容易才抽出空参加他们的视频会议,并不是来浪费时间探讨管理学的。

    “真是目中无人!”被气得不轻的中年人,在黑屏以后再骂了一句。

    “李庭长,消消气。”

    “对,别太怄气了。”

    其他人都说着些安慰的话,但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就不得而知了。

    “这家伙太嚣张了,我们难道就扶不起来一个能跟他们对抗的人物吗?”

    “陈博跟白墨都是程议长他们扶起来的。”马上就有人在心里想到,“只是人家现在凭什么还听你的,不公开唱对台戏就已经是情分了……”

    当然这些话很多人都心知肚明,只是碍于现场的气氛也没人说出来,好好的一个会议就变成了诉苦大会。

    他们基本都是原来的中高层官员,以前哪个研究员对他们不是客客气气的,都生怕被卡经费被整。

    但现在世道变了,他们变成纯粹的盖章工,只要研究所那边申请经费,他们基本都得马上同意,完全就是一副管家样子。

    曾经有过摆架子卡经费的,但没过几天就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上。

    灵气研究所有着两百多个融场期的研究员,他们根本不会讲官场的这一套道理,完全不按游戏规则来,说杀人就杀人。

    特别是背后还有白墨隐隐的支持,即使是顶层的那几个人也有些无可奈何,偏偏很多东西还离不开他们,所以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而有些人单是存在本身,哪怕什么都不做,也跟太阳一样无法被任何人忽视。

    华亚的几大派系虽然矛盾重重,但一直没有彻底地爆发出来,勉强地维持着均势,就是因为白墨这个不安定因素的存在。

    虽然他一直对外的态度都是不参与派系争斗,但再大部分人看来,这都认为这不过是要当黄雀的掩饰。

    一旦拼到几方都元气大伤,他就会出来收拾残局。

    强大也是一种原罪,哪怕什么都不做,弱者也会猜疑重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