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二百四十九章 真相

第二百四十九章 真相

    清楚张旭真实情况的几个人,此时都表现得相当激动。

    他们也没想到,一直埋头修炼,很少跟其他人交流的这个家伙,会成为第一个踏破武道天关的人。

    在华泰山逝世后,华长江几人为了继续在七人议会里跟其他两派扛下去,将手上控制着的大量资源更多地投放到了密武研讨会里。

    他们也曾经再次秘密接触过白墨,但最后还是没有劝说成功,只是得到了他的一个保证,如果最后挣扎无效,他会让他们安全地离开华亚。

    集中了一部分从华亚联邦十多亿人里选出来的武道精英,跟一部分来自国外的强者,密武研讨会原本就是藏龙卧虎。

    而位于天庆的总部,则更是一个看不到底的深渊。

    公开的武道九窍修为的人很少,一部分是因为像白墨这样被灵枢等其它体系力量阈值卡的,另外就是像张旭一样的苦修士,很少对外公开自己的事情。

    原本在协会里独来独往,只有寥寥几个好友的张旭,从净室里走出来的时候,却发现已经有一大堆人在围着门外,静静地等待着自己。

    “成功了吗?”看着全身焕发着金光的张旭,几乎所有人都在问这个问题,想要确认自己的猜想。

    经过刚才的流言传播,在场的一大堆人都已经知道面前的这个人很有可能走到了武道的新高峰。

    “嗯!”他点点头,却因为掌握不好暴涨的力量,一个不小心又将地砖踩裂了一块。

    张旭突破成功的消息,马上通过各种渠道传遍了整个世界,让所有修炼武道的人都为之一振,更加坚定了自己修炼的信心。

    同时也让不少人重新思考华亚的政局,研究这个新扰动对未来七人会议的影响。

    强者政_治已经开始深入到每个人思维,每一个玄华境强者的诞生,几乎都会或多或少改变一片地区的格局。

    因为有着重重玄华的保护,他们已经不再畏惧常规当量核武器的攻击。

    要杀死包裹在厚厚龟壳中的他们,如果只靠融场期的能力者,至少需要三十到五十个参与围杀,然后付出沉重的伤亡,才有机会凭着实力越级杀掉。

    而随着时间的推移,玄华的体积还会不断地缓慢增加,让他们一个个变得更加的难杀,最终可能变成跟萨卡斯基一样,能够以一敌数百而不落下风。

    跟只能短暂脱离身体的玄华不同,实体化的法相可以跟分身一样长时间离体,执行一些危险的任务。

    或者是变形放大缩小,加持到常用的武器上,暂时提升其强度。但作为代价,实体化的法相对身体的防护要低于玄华。

    “有人突破了吗?”在天庆的白墨马上就得知了这个消息,不过之后就没再留意。

    套着扭曲认知灵术光环的分身,独自走在苏浙市的大街上,向着约好的方向走去。

    在普通人看来,走在路上的分身就是个不起眼的路人,自己永远都不会跟他打交道。

    虽然这个小灵术对修炼者无效,但华亚的修炼者数目也不超过总人口的百分之三,对于只是想避免不必要麻烦的他来说已经完全足够。

    毕竟像鬼魂一样的能力者,在哪都是普通人的焦点。

    “好久不见。”白墨拖着一根触手,径直走进了一间屋子,跟里面的小女孩打了个招呼。

    在分身的精神视觉里,眼前穿着歌德萝莉装的小女孩不过是个外壳,后脑长出来的一株有无数根茎伸入虚空的精神树,应该才是它的本体。

    “怎么你也变成了跟我们一样的能量体?”

    “你能够使用人类的躯壳,我怎么就不能搞几个能量分身?”他笑着回应。

    “东西先还你,另外一根他不肯卖。”白墨将触手丢给了小女孩。

    “那个剑人!等我处理好这件事以后,绝对让他好看!”触手在到了女孩的手上以后,马上又再一次融入了脑后的无形巨树。

    “你要去天庆找他的话,有他们几个在,八成你会变成实验材料。”白墨调侃着说出了这样一个事实,熄灭了它的复仇心。

    “我现在该怎么称呼你?”他接着问道。

    “很快就是雨希了。”小女孩理了理裙摆。

    “你到底在搞什么?”白墨直截了当地提出了自己的疑问,“利用这些人的大脑去扩充自己的计算能力?但作为意志聚合体的你根本就不需要担心这个问题吧。”

    白墨在知道了对方是在天海遇到的鬼王以后,很快推翻了自己的猜想。

    它本身就是由数百万意志碎片组合而成的生物,如果不是精神分裂导致的疯狂内斗,思维能力绝对可以媲美白墨设想中的万念以上的层次。

    “反正也已经没办法阻止了,聊聊也没关系。”小女孩一副大反派的样子说着。

    “原本我这个意志在这几年的争夺中就已经占着优势,逼着剩下的所有人一起来对付我,后来我觉得不断的内耗除了消磨本体的实力以外毫无意义,于是就定下了这样一个计划。”

    “借助我们意志聚合体的天赋能力,用咒语吸引一批人的精神波动进入我们的精神共鸣圈。”

    “然后按照计划,让这些跟我不是一路的意志在共鸣的时候,各自进入一个人的身体进行夺舍重生。”

    “当然,这种夺舍是生死自负,但赌一把也总比最后被我吃掉的结局要好。”

    “你的计划不错,不过我还是有两个问题想问。”

    “第一个,构建共鸣网络的方法能不能教我;第二个,为什么文剑将你的触手砍下来以后,会有几十个昏迷的人突然大脑爆掉?”

    “第一个事情很难,就像你没有办法教我呼吸一样,对我这种意志聚合体来说,跟其它意志共鸣就是一种本能。”

    “在没有夺舍成功前,它们跟我依然共同拥有着这个身体,那个混蛋用的是灭魂剑!连带着它们正在夺舍的一部分都斩杀了。”

    “为什么你没有事?”

    “死在他剑下的,都是些弱小的分魂,我可是最强大的,怎么可能会有事。”小女孩鼓着腮说道。

    “少来卖萌这套,你脑后的那棵大树我可是能看见的。”

    “你对这几万人命完全不在意?”它突然问出了这样一个问题。

    “我亲自切过的人也差不多有这个数了。你在活着的时候也是个人,所有的记忆也都是作为人的记忆,这个问题不是更应该我去问你吗?”白墨反问了回去。

    “啊……人鬼殊途。”小女孩开始装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