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二百三十七章 葬礼

第二百三十七章 葬礼

    白墨从对方泄露出来的零散信息里,得知了它才是三年多以前所有灾难的罪魁祸首,但此时在海底一千多米,冰寒高压的海水让他绝大多数的攻击性灵术都失去作用。

    而偏偏对方也是精于精神念力的存在,无视介质的念力也难以起效,他只能选择用最为原始的物理攻击。

    在白墨的控制下,先后三支玄华凝成的标枪,几乎无间断地攻击在了护壁的同一点,给瑟雷斯身上留下了一个小口子。

    “我记住你了……”最后下达了让护卫自己的六只虫子拼死拖住对方的命令以后,它丢下狠话,消失在了几近无光的深海中。

    这六头虫子在白墨看来,完全就是送给自己的试验品。虽然外壳足够强悍,但是在无孔不入的念力面前,也不过是一个念头就能杀死的事。

    只可惜现在是在深海,他没有任何杀死脑虫的把握,所以才任由它离开。

    再次分出一个分身,让他带走自己使用灵术冰封住的墨绿色能量样本跟几头虫子的尸体,本体则慢慢浮出水面跟大部队汇合。

    “下面都是你干的?”继续负责领队的陈博问道。

    “绝大多数不是。”

    白墨给对方简要地解释了一下事情的经过,顺带也提到了灾难的罪魁祸首其实一直潜藏在海底,之前其实是杀错了(外星)人。

    ……

    在两人目光交接的瞬间,精神波动的交流就已经完成。

    完成交流后,陈博直接就下令联军解散,不再追杀匆忙四散的海族。

    因为他已经接到来自指挥室的报告,原本从全球各地前往北冰洋的海族部队渐渐散去,开始回到各自的海域。

    而且在海洋里追杀一群数量比自己还多的鱼,怎么看都不是一件靠谱的事。

    至此,这场伤亡惨重,却又虎头蛇尾的战斗总算是告一段落,随之而来的,则是残酷的战后利益重新分配。

    而这些纷扰,都没有真正打扰到白墨的生活。

    战后第七天,华泰山的葬礼。

    出席的人数目跟规格都是空前,很多在战场上承了他情的外国能力者,也提前赶到了天庆。

    五个在战场上突破的巨头都亲自出席,哪怕是最桀骜不驯的蒂奇,也收起了终日萦绕在身边的黑烟,整了整穿着不大习惯的黑西装,表情变得肃穆起来,给这个牺牲在探索之路的先驱鞠了三个躬。

    白墨静静地站在一旁,从最初跟这个老头子见面的情景一路回忆,轻轻叹了一口气,然后也向着他的照片三鞠躬。

    葬礼持续了整整一天,最后才将他的空棺埋入事先准备好的衣冠冢里,《武诀》、《形意道》、《窍典》三本纯金的阴文刻制卷作为陪葬品也被一同埋到了里面。

    临离开以前,白墨看见坐在一角眼圈通红的华箐。

    “白叔叔……”

    “你之后有什么打算?”白墨很久前就知道,一生寻武的华泰山并没有妻儿,这个孙女实际上是他在八年前在孤儿院里领养的小孩,现在他的骤然离开,让华箐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人在华家倍感尴尬。

    “我也不知道……”谈到未来的时候,她也感觉很迷茫。

    “以后跟着她吧。”白墨指了指身后的陈曦。

    “谢谢白叔叔。”华箐揉了揉通红眼睛。

    “没想到你居然会做好人。”在回程的路上,陈曦也不避讳坐在隔壁的华箐,径自跟白墨开起了玩笑。

    “他最后让我的眼睛失去了所有的能力,重新用一个正常人的视觉来观察这个世界。”白墨没有回答,而是自顾自地说着。

    “所以你现在看到的跟其他人的一样?”

    白墨点了点头。

    “挺漂亮。”他索性回答了她下一个想问的问题。

    “你怎么知道我想问这个问题?!”

    “猜的。”

    “你为什么能够总是这么云淡风轻的样子?”难得跟这个神出鬼没的老板聊天,陈曦也多问了几个问题。

    “我现在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大概就已经有四百到五百年的寿命,在以百年为单位的生命面前,很多东西都不过是过眼云烟。”

    “像个老头子似的。”陈曦嘟嘟嚷嚷,“你怎么知道你能活多久的?”

    “感觉。无论身体怎么不朽,只要还跟外界有着信息的交换,就不断会产生新的记忆,而大脑处于保护的目的,会选择性地遗忘一部分。”

    “思维就像是一个磁盘,记忆擦一些写一些,总会带来损耗,到报废的这段时间大概是一百五十年到一百七十年,但实际上身体的‘保质期’会比这个时间要短很多。”

    “你的意思是人类寿命原来的短板是肉体,现在有了灵气对肉体的改造以后短板就变成了思维?”

    “差不多,在灵气没有出现以前,人类的身体改造也好,思维上传也好,实际针对的都是肉身,不过那时候没有精神力的扫描,没有人能够确认类似灵魂这样的存在,延长身体的保质期才是正道。”

    “但普通人的思维终究有它的承载极限,哪怕是一路走,一路遗忘,能够坚持的时间也不会多太多,因为如果遗忘的内容一多,那跟阿尔茨海默病的患者也没有了多大的区别。”

    “至于记忆芯片乃至辅助脑芯片……CPU跟内存、硬盘终究还不是一个东西。”

    “还是那么神棍的发言,看来即使是眼睛正常了人还是原来那样。”半懂不懂的陈曦笑道。

    “承载思维的身体跟代表自我的思维本身同步前进才是正途,思维不够强大的人,活久了以后自我可能会一点点磨灭,哪怕肉身已经不朽,也不过是个活死人。”

    “所以思维到底是什么?”一旁一直没发声的华箐问了一句。

    “我也没弄清楚,只有一个模糊的感觉。”

    “敢情你刚才全是在吹?”

    “研究的事,要叫猜想。”

    无论是从飞船上抢救回来的小块残骸,还是几头外星虫子的尸体,还有那种诡异的墨绿色能量,通通都值得他花上大量的时间去摸索。

    另外关于新层次力量跟表现的总结,萦绕在自己身上的封印向灵术的转化,这些每一项都需要细致的分析。

    经过简单的讨论,无论是奇异物质本身,抑或是融场期之后的这个力量层次,最后都被命名成了玄华,陈博等人所处的新层次,也给出了官方命名——玄华境。

    毕竟参战的人几乎都欠了华泰山一个人情,所以当白墨在会议上提出来这个命名方式以及理由以后,没有人提出反对。

    至于他私下里走出的化凝道路,白墨并不打算在自己灵能网计划完成前公开,因为这很有可能会影响到整个计划的实施,他不想再生更多变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