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二百三十章 一拳

第二百三十章 一拳

    “按照当时欧高拉斯的记忆,血族的数目一共有好几百,其中的每一个都不是弱者,在一一吸收掉它们的积累晋级以后,也难怪它有单挑全世界的野心了。”

    一边是飞速的再生,一边是不断的磨灭,剑龙卷在不断地逼近萨卡斯基的核心。

    最后的十米变成了艰难的拉锯,未知物质的密度已经接近最外围的二十倍,每前进一小段都要付出极大的努力。

    其他人在经过了最初的诧异以后,也很快恢复了战斗状态,从其它方向爆发出自己的攻击,继续属于自己的战斗。

    各种各样带着鲜明个人特色的能量冲击,将萨卡斯基的法相蹂躏了一遍又一遍,但是缺少单体地图炮攻击能力的能力者,除了不断地消耗自身灵能以外,似乎并没有带来什么战果。

    “我找到了!我找到了!哈哈哈!”正当白墨控制着剑阵跟萨卡斯基对耗到最后三米的时候,战场上响起了一阵狂笑。

    全身破破烂烂,毫无平日风度的华泰山突然大笑,笼罩他的白虎虚影开始发出耀眼的光芒,他周遭来自萨卡斯基法相的不明物质在这光芒下不断地溶解消失。

    “见鬼!居然这个时候突破?!”萨卡斯基马上就反应了过来,打算抽调大部分的力量提前扼杀敌人。

    但其他人也不是傻子,距离华泰山相对较近的几个人,这时候也暂时摈弃了国籍之见,主动地为他护卫,合力抵挡萨卡斯基这个方向的攻势。

    实在是它给予众人的压力太大,每时每刻都有参加围攻的人死亡,一些人已经后悔了掺和进这个绞肉机一般的战场,只希望有人能尽快地结束这一切。

    “第一个突破的没想到是他……”现场参与战斗的华亚联军里不少人倒是有了这样的想法。

    白墨用神念扫了一扫,明白了发生的事情以后,直接就使出了灵能风暴,加紧了自己这边的攻势,紧紧地拖着萨卡斯基力量的调度。

    作为难得的一个关系不错的人,他还是不希望对方的突破被干扰。

    “轰轰轰轰轰……!”面对着周围全力输出的敌人,萨卡斯基还是决定不管不顾,也要先灭掉给它带来最大威胁感的华泰山。

    以它本体的能力,即使是任由其他人攻击也不容易受重伤,哪怕是眼前这个操控剑阵的疯子,要杀死现在的自己也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原本即使是有一个同阶的强者在突破成功后参与围攻,对方跟吞噬了数百“食物”的自己相比,积累依然是天渊之别,并不能真正改变战局。

    但是萨卡斯基清楚,在突破这一阶的前半阶段,开始天人合一的时候,如果以自身的存在为代价,可以真正撬动起那远超这个层次控制范围的,无边无际的,足以轻易灭杀自己的力量。

    这才是它真正担心的问题。

    因为大多数修炼者都无法抵御能力被放大千倍万倍以后那种无所不能的感觉,下意识地就会调动起这种力量,根本不知道预支使用超出境界的力量会付出生命的代价。

    尤其是对力量追求最为执着的那群人,这种真实无虚的,确切能够为自己所用的天地力量,简直就像是最为甜美的毒药,是根本无法抗拒的诱惑。

    眼见萨卡斯基不顾自己的攻击也要先消灭开始突破的华泰山,白墨也爆发出所有的念力,争夺着周围所有未知物质的控制权。

    但他感觉就像是在跟一条航空母舰拔河,发动机拼命地将船往远离自己的方向拉,而念力则拼命地将船往自己身边拉。

    七个分身也一一冲到跟前,以它们拥有的念力去共同牵制萨卡斯基。

    “咔啦!”半分钟后,所有人的心底里莫名出现了一声脆响。

    “成功了!”很快就有人反应了过来。

    “不要用那力量,都是假的!”白墨在知道华泰山生命场破体以后,传去了这样的精神波动,试图劝说对方。

    “这就是,能够打碎原子核的力量吗?”但他就像是着魔了一样,完全没有理会白墨的劝告,仍在细细地品味自己体内宛如无所不能的力量。

    “还有万劫不灭的圣体。”华泰山的第一个能力就是钢化皮肤,而此时在他的感觉里,这个能力就已经被强化成了真正不灭的肉身。

    “邪魔,死!”看着萨卡斯基不加收敛的杀意,华泰山仅仅是挥出了一拳,组成它法相的未知物质就跟空气一样根本不能抵挡这拳丝毫。

    它历经激战,也从未被打破的强悍生命场,在这根本不是一个数量级的力量面前却如纸一样脆弱,同样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

    “轰隆!”就在拳头接触到对方液态身体的瞬间,无尽的光跟热开始爆发,所有停留在萨卡斯基法相附近的人都不得不闭上自己的眼睛,但恐怖的光芒似乎能够穿透眼皮烧灼眼睛,迫使大多数人甚至只能扭头躲避。

    多亏了萨卡斯基庞大的法相,在中心发生的高强度核反应带来的热量跟冲击波首先被法相吸收,让其他人有了反应的时间。

    但仅仅是五秒钟后,自中心开始持续不断的核反应就已经将法相打穿,随机出现的高能粒子流开始从千疮百孔的法相中涌出。

    “砰!”不堪重负的法相很快彻底爆开,无尽的能量倾泻到众人身上,当场就有不少能力者死亡。

    毕竟这相当于近距离待在一个不断发生核爆炸的位置,哪怕一定剂量的辐射环境对能力者有益,但也是有限度的。

    连构成自身存在的原子核都被不断粉碎,萨卡斯基自然也是失去了所有恢复的能力。它液态身体生命力的顽强,主要也是建立在分子内结构不被破坏之上。

    而离核爆炸最近的旁观者白墨,则算是遭到了最为猛烈的池鱼之灾,离萨卡斯基本体不过几米的他,在华泰山那毁灭一拳出现以后深感不妙,瞬间就反应过来打算撤退。

    但无奈拳头来得实在太快,他不过离开了十多米,原子核碎裂引发的质能转换就已经开始,白墨也只能一边退一边全力抵御。

    即使是有着靠原质壮大起来的能量吸收能力,也只是为他多争取了二十秒不到的时间,但这二十秒对他来说已经足够充裕了,足够让白墨能够顺着其后冲击波的浪潮退出核爆中心。

    虽然组成萨卡斯基身体的元素并不是真正的核材料,但无数高能粒子流的冲击,加上华泰山恐怖的一拳,依然一定程度上地还原了链式反应的结果。

    “啊啊啊啊啊啊啊!”身体被不断毁灭的萨卡斯基,他惨叫的精神波动传遍了整个战场。

    不过这时候已经没有谁在意它了,大家都在竭力逃命,逃离这个无尽核爆的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