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二百二十九章 参战

第二百二十九章 参战

    听到陈博的话后,白墨总感觉这推理好像有些问题,因为有很多事情未免太过巧合了,但是他又说不出来问题到底在哪里。

    而且最为关键的是,他的直觉也告诉他应该亲身去跟萨卡斯基战一场,他有预感,参加这场战斗会对自己有很大程度的改变。

    原本以他的地位,即使是来自军方的召集令,也可以选择回绝,不过一直以来都从这种莫名其妙感觉中受益匪浅的他,最后还是决定改变自己的计划,亲自到前线去一趟。

    在仇恨的驱使下,战斗开始变得白热化,更多的人拿出自己的底牌,对萨卡斯基发出更为猛烈的进攻。

    “很好,你们这些虫子也配我拿出更多的实力了。”它看着自己恢复速度渐渐跟不上破坏速度的法相,说出了让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震惊了的话。

    萨卡斯基周围出现了一个保护性的能量场,一些拥有精神感知能力,或者学习了相关灵术的能力者,他们很快就发现原本畅通无阻的感知在淡绿色的能量场出现后都被阻隔在外。

    “他居然也是有生命场的,而且还能够离体!难道说突破到下一层次的关键就是找到生命场延伸出体外的方法?!”在场的都是一方翘楚,很多人在对比了自己跟敌人的异同后都萌生了这样的念头。

    “同样是生命场离体,为什么我会生成了原质?”看到这一幕的白墨却是想到了这个问题。

    生命场出现在离它体表大概二十厘米的位置。而在场体出现以后,它对法相的控制力再一次大幅度地提升,再生速度重新压过了众人的破坏速度,很快恢复到了超过百米的高度,而且还在一路继续膨胀,大有超过原来的趋势。

    密度也不再是均匀分布,变成了越靠近核心,未知物质的密度就越大的情况。

    而且所有来自其他人的攻击,哪怕是突破了层层阻碍,通通都在生命场面前止步。

    “居然还隐藏着实力……”一路顺风顺水,靠着手镯里的灵魂指导起家的克里斯丁,面对着这个完全摸不到底的敌人,开始有些灰心丧气。

    “还差一点。”华泰山却是丝毫没有一个老人的样子,从头到尾都在疯狂地进攻萨卡斯基的法相,全然不顾自己的白虎法相还只是个虚影,并不能真正地给自己提供保护。

    身上到处都是小伤口的他,在激战中找回了那个作为武痴的自己,沉醉在了战斗当中,哪怕是敌人再一次变强,也丝毫没有动摇他的意志。

    他强任他强,无非一战!

    同样疯狂的还有来自大和的山本,他在领导大和抵御来自四面入侵的海族中,以一人一刀杀出了自己的赫赫威名。

    他在跟萨卡斯基的战斗里,每一刀过去都是一道吞噬万物的火龙,一个人就压制住了敌人庞大法相一侧的再生。

    但即便如此,萨卡斯基力量的再次提升,很快还是给联军带来了新的伤亡,尤其是一些出于仇恨新加入战团,战斗力跟最初参与围攻的人还有相当差距的能力者。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几乎是每过十秒钟,就有一个参与围攻的人毙于萨卡斯基之手,但想要亲手杀死它的能力者却一直都没有变少,越来越多的人不顾白墨最初的“劝告”,以各种方式来到战场的中央。

    一个小时后,从军用战机上在众人正上方,抱着一大堆剑直接跳下来的白墨,俯瞰着此时法相已经接近三百米高的萨卡斯基被蚁聚一样的能力者包围的情景。

    北冰洋的海面上,不断有舍生忘死战斗的人落入海中,他们中的一部分很快又脱离水面,拍拍身体继续战斗,而另外一些则是慢慢沉入海中,永远地成为北冰洋的一部分。

    在离萨卡斯基上方还有大概一千米的时候,白墨将手上拿着的其中几把特制长剑换作念力操控,让它们飞速地旋转,做成一个剑龙卷的效果。

    “那是什么?”所有人都注意到了那从天而降,不时反射出金属光芒的龙卷风。

    “嘶嘶嘶嘶嘶。”剑龙马上就在法相的表面咬开了一个口子,飞速地往里面钻着洞,几乎是所向披靡。

    但随着不断的深入,不明物质密度的加大,隧道开拓的速度渐渐变慢,而且更为危险的是,最初钻开的部分已经开始快速地愈合……

    要么不做,要么就做绝。

    已经观战很久的白墨,自然是不会犯这种被能够疯狂再生的敌人在体内包围的低级错误,身后的分身一一出现,哪怕是之前就在战场上划水的黑袍分身都到了自己的身后。

    每个分身控制着一把剑,各种来回扫荡着法相想要再生的部分,以避免操控钻头的本体被困在里面。

    同时大量的灵能飞弹从他的身上涌出,一路拓宽着自己挖开的隧道。

    虽然密度没有当时的灵能风暴大,但是每一个飞弹的攻击位置都经过计算,完全没有浪费。

    对付这种地标级别的怪物,就得用地图炮级别的攻击,既然决定了应战,他也会尽其所能。

    除去已经用于铺设灵能网络,实在不方便从符文中再次脱出的部分原质以外,白墨为了这一场战斗,带来了其余所有的原质,以最大限度地发挥自己的能力。

    本质上两者都已经是超越了融场期的存在,只不过萨卡斯基走的是生命场向外扩张,用自己的意志感染外界物质的道路,而白墨走的是生命场向内坍缩,从而制造“真我”的道路。

    “没想到被你骗了。”萨卡斯基马上就认出了这些灵能分身,反应过来当时其实被糊弄了,对方根本没有死。

    “其实我原本是不打算过来的。”白墨没有向敌人解释原因的打算。

    当初的突破试验的确算是成功了,但半途而止的实验却实打实地消耗了他近半的生命场强度,这大半年来其实都处于缓慢的恢复当中,一直到现在也不过是恢复到了接近原来八成的水平,这也是他一个不愿动手的原因。

    其次,接近三分之一的原质都已经以符文的形式刻在了灵能网络之上,他在其它地方发挥不出来自己全部的实力。

    不过在预感的指引下,他最终还是来到了这里,真正参与了围攻萨卡斯基的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