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二百一十五章 富武

第二百一十五章 富武

    “或者到达万念甚至更高级别以后,我自己的全力推演才有可能跟动员全社会的速度媲美。”

    白墨思索再三,最后还是选择了将自己已经整理成文的《千魂经》里,百念级别以前的修炼方法上传到贡献点系统,让所有的修炼者共同改进。

    至少在现阶段,他自认还是开源功法的完善速度要快得多。

    作为一个已经完全不需要在意钱的人,白墨将大部分的研究成果都选择了开源,让其他修炼的人一起来完善。

    而在他闭关的这几个月里,整个亚欧大陆则随着华亚联邦跟一轮教的冷战而风起云涌。

    在华亚当局的强令下,其境内的一轮教信徒被迫要做出一个艰难的选择:到底是放弃信仰,留在原居地,还是放弃生活,远赴千里之外的迈索国。

    作为一轮教大本营的迈索国,则向这些被排挤的信徒抛出了橄榄枝,承诺会给每个离开的信徒公民身份,以当地的富裕的物质生活,这样的条件着实是吸引到了不少的人的兴趣。

    “凭什么我们就必须做这种混账选择!家园是我们的!信仰也是我们的自由!”不过在某些境外势力的支持下,一部分对华亚这样的粗暴政策不满的人们拿到了武器,组建起游击队,走上了对抗的道路。

    这些游击队一开始着实将官方打了个措手不及,因为他们每次闹腾一番以后,又利用对地形的熟悉躲到了山上或者野外,当地的民兵和警察基本也是普通人,对这种事情无可奈何,只能请求上级的支援。

    “年雄,我们已经决定了,这次将你从东部防线召回,平定各地的叛军游击队。”

    七人会议经过讨论,决定由华长江主理这件事,于是他将具体部队的作战指挥任务交给了能力者军队出身,跟自己私交也不错的年雄。在他看来,这纯粹就是个白送的军功。

    “是!谢首长!”年熊没有推脱,只是默默地给华长江敬了个标准的军礼。

    “不要叫首长了,叫我华议员。”

    “是!”年雄再次敬礼。

    为了抵御来自海族没完没了的登陆入侵,华亚联邦绝大多数的正规军都被调到了东部防线驻守,内部实际上相当空虚,这才有了叛军的生存土壤。

    这些叛军在面对普通人组成的民兵部队时会有很大优势,不过一旦面对由能力者组成的正规军……

    这群机动性爆表,拿着重型热武器,还有高精度卫星做情报支援的能力者,给各地的游击队体会到了什么叫深深的绝望。

    正面打不过,偷袭不可能,跑也跑不过对面越崇山峻岭如履平地的怪物。

    “你们连对自己人都能这么残酷,早晚会丧尽民心被赶下台的,倒下一个我,还有千千万万个我,神会惩罚你们的恶行!”叛军首领王曹在被捕后,向着前来视察的年雄叫嚣。

    “从你拿起武器的那一刻起,就已经不是自己人了,民心,那是人民的心,与你们无关。至于倒台,或者哪天整个华亚都看不见太阳了才有可能吧。”年雄冷笑着离开了战俘区。

    “千魂经……没想到你闭关几个月,又弄出来了这样的好东西。”又是两月一次的武道研讨会后,华泰山笑着跟白墨说道。

    “之前我缺席的两次都在聊什么?”

    “都是些查缺补漏的事情,跟研讨会里的人鼓捣着,将咱们之前合作的穴窍修炼法整理成了一个体系。”

    “完工了?怎么没在系统上面看到?”

    “还没完成,不过也快了,毕竟是一个大体系,里面包含了五六种不同的具体修炼方法,需要处理的事情很多。穴窍的路看起来要比灵枢广很多。”

    “根据这半年来人口抽样调查得出来的数据,有百分之二十左右的人能感知到自身穴窍的存在,大约其中的三分之一可以通过我们现有的方法修炼穴窍。”

    “可惜我是那五分之一里面的三分之二。”白墨耸耸肩。

    “再怎么说,你也是那幸运的百分之一。”

    “你那三分之一的数据也很虚,穴窍炼体法修炼时对各种灵材的数量要求高得很,需要大量的药液药膏辅助,没钱基本也是没戏。”镇耀也凑了个热闹。

    “古语有云,穷文富武,修道破家。”华泰山没有反驳镇耀,因为他说的确实是事实,而且穴窍修炼是越往后越烧钱。

    “老华现在每次突破怎么也得花上两三百万的材料吧。”镇耀背后的洪兴门就经营着灵材相关的生意,对这些自然是门清。

    华泰山打了个哈哈,没接这个话头。

    “我们来比划比划?”他向白墨提议,“正好都有了些许进展,打一架好交流心得体会。”

    “嗯,我也想看看,打开八窍的融场期能力者,能强到什么地步。”看见面目已经回到了四十出头中年人形象,体内蕴藏的力量几近满溢的华泰山,白墨完全生不出当初敬老的心思。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我要看看,跟你这个全球地下榜单第一人有多少差距。”他一脸严肃地跟白墨说着。

    “那种无谓的排名……”

    “我也知道是美利国搞的捧杀,想给你找点麻烦,不过这些都丢一边去,我就是单纯地想知道,现在的我有多强!”

    “那么多测定各项素质的仪器……”

    “战斗,才是检验力量的唯一标准。”

    因为研讨会内部的比试场承受不起他们俩的战斗,所以两人边说边走,来到了郊外的一大片荒地上,镇耀等几个高手也在外围观战。

    “还有,之前谢谢你了?”

    “嗯?”

    “我那不成器的徒弟,被你挫掉锐气以后,整个人的气质都不同了,现在天天都在苦苦打熬自己,说是要有一天反过来吊打你。”

    “不怕他绝望?”

    “年轻人,总要有一个追赶的目标,才有奋发向上的动力。”

    “看来我没什么动力。”白墨继续大言不惭地说着。

    “那我就打到你有动力为止,看招!”说罢,华泰山就抢先攻出,带起巨大的轰鸣声。

    “音障……移动速度已经逼近音速了吗?”他不躲不闪,是因为想看看对方能不能破解自己专克近战的咫尺天涯。

    “同样的招数,还想用来对付我?破幻之眼!”华泰山一直认为白墨实际上是在使用类似扭曲光线,使其发生折射影响自己判断的能力,所以上来直接就使出自己隐藏的能力,尝试找到他真正的位置。

    “怎么可能!他居然真的是在那里!不是对光的影响?!”但显然,他的能力并没有帮助他解开这个谜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