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二百一十三章 风暴

第二百一十三章 风暴

    灵能风暴整整肆虐了五分钟,数以万计的灵能飞弹被释放,几乎将屏障内能粉碎的所有东西都粉碎了一遍。

    如果不是有作为屏障的符文阵法,光是这波的冲击能毁掉四分之一个天庆城区,为多灾多难的天庆城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而承受了大部分余波的符文阵法,此时看来已经摇摇欲坠,只要再往上面压上那么一根稻草,马上就会有崩溃之虞。

    不过即便如此,除去站在风暴中心的白墨以外,似乎还有几个顽强的身影在迎战暴风雨后依然屹立不倒。

    “他就是你们的空间传送能力者?”白墨指着一个被其他人死死保护住的年轻人。

    在这样一轮地毯式轰炸后,仍然还有另外七个高阶能力者,依靠着各自的能力活了下来。而且从周围的尸体可以看出,所有人在遇到攻击的时候,都下意识地挡住朝向那个年轻人的飞弹。

    “发动这样的攻击,他的消耗肯定非常严重,我们还有最后的机会!”卡奇尔没有回答白墨的问题,而是抹掉流入眼中的鲜血,毅然决然地向身后的众人说道。

    “奈尔,一会儿我们会给你创造一个机会,你必须要抓住!”他在暗地里叮嘱负责将魂晶传送走的人。

    奈尔带着坚决的眼神,重重地点了点头。

    “神与我们同在!”七人竭力咆哮,然后开始默念经文,身体不断地随着自己祷告而渐渐化为一道光流。

    七道光迅速地合流,慢慢凝成一个熟悉的光人形象。

    而此时的白墨,也因为消耗过大,融能灵枢疯狂运作,连周围那点微弱的光能都没有放过,整个人变成了一个黑暗人型。

    “光人对暗人耶,你们猜谁会赢?”刚刚收到信息才赶过来看热闹的越雨很是兴奋。

    “你们不觉得,那个光人,有点像那一次的……”

    “确实有点像,不过在那一次的事情以后,一轮教内部也分了两个派系,其中一个就是认为当时的那个东西才是真神的降临,弄出来的法术跟祂相似也很正常。”一群闻讯而来围观的能力者也在边看热闹边闲聊。

    “哪个光人看起来都差不多吧,这玩意又没有外貌可言,非得这样联想也是醉了。”人群中也有挑刺的。

    “砰!”在抓紧时间不断恢复自己的白墨,没有选择打断光人的成型,而是转身给即将破碎的阵法压上最后一根稻草,趁着这点时间差将限制自己离开的屏障打爆,然后扬长而去,留下跌碎眼镜的其他人。

    “这家伙!”原本打算继续观察、探查清楚白墨底牌的两人一时都有些恼火,但又不得不上前合力去制止这群狂信徒最后的疯狂。

    怎么说天庆也是他们管理的地方,不能被这些疯子破坏太多。

    顺利甩锅的白墨,利用自己化身黑暗的优势,没两秒钟就已经彻底消失在了夜色当中。

    “无信者,你必下火狱!”在被现场数以百计的能力者围殴死前,七人燃烧生命组合成的光人骂出了自己最后的诅咒。

    不过早已经回到了试验场的白墨,应该是听不到这属于败犬的哀鸣了。

    作为现场唯一的活口,空间能力者奈尔在第一时间就被叶紫冰封。他本身的战力并不强,只是因为能力特殊,可以将接触到的无生命物品移动到指定的位置,所以被带到战场作为最后的保险。

    “暂时不要解冻这个人,这些疯子绝对会在醒来以后的第一时间自杀,调集情报科的能力者,看看有没有办法获得情报。”叶紫让手下先将这个大冰块放入冷库。

    “偌大一个华亚联邦,居然没有能读心的能力者?”跟在后面的越雨有点疑惑。

    “即使是有,只要他还不想众叛亲离,就肯定会隐藏起来,而偏偏这种能力是非常容易藏着的。”

    “你能容忍身边有一个人,随时随地都能知道你想什么吗?”叶紫继续问道。

    “当然不行!”作为一个青春期少女,对心理隐私问题很是敏感,“体贴跟贴心是一回事,读心另当别论!”

    “人对心灵裸_露的抗拒,远远大于对身体裸_露的抗拒,这也是读心最讨人厌的地方了。”

    “日前极端武装组织一轮教在天庆市区发动的恐_怖_袭_击,共造成二百一十三人死亡,数十栋房屋不同程度地受损,重建工作目前正在有序进行中……”

    “华亚联邦宣布,正式将一轮教定性为邪教,将开始进行对其长期的扫荡打击,禁止其在境内进行任何传播的活动,禁止任何公民信仰,违者将按照相关法律法规进行惩处……”

    法案迅速引起轩然大波,一轮教在全球有上亿的信徒,华亚联邦将其定义邪教与恐_怖_组_织,马上就有了剧烈的反弹,以其为国教的国家纷纷宣布与华亚断交,终止一切贸易交流活动。

    而一直跟一轮教有大量摩擦的光圣教,教皇亲自向华亚联邦领导人发去贺电,以祝贺统一战线的成立。

    “你们这样的应对措施太过激进了!”紫鎏海里,程穆、刘震两人跟几个年轻人抱怨道,“强行将事情闹得无法回头!”

    “海洋被封锁以后,没有了美利国的牵制,我们就是整片大陆唯一的超级大国,韬光养晦已经过时,被打脸了,那就该狠狠地打回去!打怕为止,这才是超级大国的风范。”一群年轻人显然有不同的想法。

    “意气之争!”

    “人活在世上,不就是争一口气吗?他们既然完全不把我们的人当人,公然在天庆搞这种事情,那就让他们滚!我们华亚不需要这种东西!”

    随着理念差异的不断增大,陈博跟程穆三人的分歧越来越多。虽然还同处一个阵营中,但纯粹军人出身的陈博对这种不把平民当人看的行径明显更加反感。

    “一个底线,不要主动挑起热战。”即使已经是融场期的能力者,但程穆还是感觉有一点点力不从心,最后说出了这句话。

    “可以,毕竟我们还有一个虎视眈眈的外敌,我会将烈度控制好的。”陈博许下了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