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二百一十二章 清场

第二百一十二章 清场

    确认了大批的自己人已经在外围完成了整个包围圈以后,白墨也就没有了一开始的紧逼感,开始慢慢地主动降低战斗烈度,尽量减少跟敌人的正面碰撞。

    因为他清楚,这样的屏障法阵一定有时限,特别是外面有一大批人也在不断地破解,所以即使操控法阵的人拿自己的命去拖延了那么一点时间,但面对数以百计的攻阵者,也不过是螳臂当车的绝望挣扎。

    虽说狭路相逢勇者胜,但白墨只要再拖一会儿就能不战而胜,自然也没有必要跟这种随时可以搞玉碎的狂热分子玩命,分分钟死了也不让自己好过。他向来对这种无谓的战斗深恶痛绝。

    配合着瞬移跟制造蜃影的能力,白墨继续一分一秒地拖着时间,反正大势在自己这边,拖到阵破自己就赢了。

    “这个卑劣的无信者!”卡奇尔暗暗唾了一口,“果然跟情报上说的一样,只要能不正面战斗就绝不正面战斗,一点强者的气概都没有。”

    “一轮神在注视着我们!”作为战斗牧师的他,自然深得人心控制的精髓,在手下都因为不断的扑空而变得沮丧的时候,及时地用信仰的力量去鼓舞士气。

    “万胜!”

    “万胜!”

    尽管大声叫喊着的实际上只剩下二十人不到,但却丝毫没有给人以零丁单薄的感觉,每个人狂热者的背后,都像是站着万千信众在祈祷一样,这种诡异的状况也让外面的人感觉有些不舒服。

    “他还是在意那些普通人的,接下来尽量将他们当成进攻的掩护,逼他现出真身!”卡奇尔感觉自己找到了突破口,能让对方不得不现身,于是通过精神波动将自己的意思传达到了其他人的脑中。

    对于非一轮神的信徒,这些狂热分子基本是不当成同类去看的,自然也不需要讲什么同情心跟道德,只要能够最大化自己的利益,或者是对背后的神有利,他们什么都能做出来。

    即便是卡奇尔日常作为牧师传教的时候,也基本是站在一个更高的,点化者的角度,迷途羔羊在被点化皈依前只是一块石头,点化后才是有“灵性”的存在,他可不会对一块普通石头产生什么怜悯之心。拦路了,一脚踢开就好。

    所以在云无庸跟白墨的谈判破裂后,他们也就能毫不犹豫地将他卖掉,直接引爆掉他身上的炸弹。

    又或者说他们其实从一开始就已经是准备好了这样干,不然也不会直接就让炸弹人在他身上使用能力,隐藏起大批的烈性炸药。

    接到首领的命令后,剩下的各个队员马上就执行既定挟持人质的战术。

    白墨看到这种情况,很快就计算出来,自己无论怎么攻击,都肯定会先落在自己这群同学的身上,以他们现在满身是伤的状况直面这种程度的冲击,没有任何活下来的可能。

    “交出你手上的东西,然后放我们离开,不然这些人全部都要死!”卡奇尔用流利的华文大声地叫嚣着,不仅是威胁着白墨,更是向外面包围的人施压。

    听到这话以后,外面负责暴力破解屏障阵法的人为了避免背上害死人质的黑锅,一时间都停下了手中的攻击,等待着上级的命令,反正没有太多的利益相关,一切听从指挥就对了。

    “还能不能让人好好划水了。”白墨抱怨了一句,然后也缓缓停在了地面上。

    “扔过来,交给我。”卡奇尔以为站在地面上不动的他还是选择了服软。

    “灵能——风暴。”白墨没有管卡奇尔的话,默默念了四个字,然后后背开始发出耀眼的白光……

    “你!别乱来,不想要他们的命了?”

    无穷无尽的灵能飞弹从白墨背后飞出,代替了他对这个问题进行回答。

    作为灵能飞弹这个灵术的创始人兼几个新版本的改进人之一,他对这个灵术的认知远远超过了其他使用者的想象。大脑的八个线程,开始以互不冲突的方式,同时调度着这幅身躯蕴含的大量灵能。

    每秒都有上百的小追踪飞弹从背后涌出,在神念的导引下,像雨点一样向着各个敌人涌去,散发出的灵能光芒甚至遮挡住了阵外能力者的视线。

    “我就说他没尽全力。”陈博接着之前的话,“对吧。”

    “但按照现有的记录,白墨先生明明是近战跟辅助型复合能力者,怎么现在……”旁边的手下有些不解。

    “我们是能力者,是懂得思考的人类,不是只会蛮力的猩猩,除了开发自己的能力以外,还需要用灵术去补全自己的不足。”

    “能力太过单一了,容易被针对克制,而即使是再平凡的通用灵术,只要量堆积到一定地步,同样可以毁天灭地,没有短板才是正确的方向。”

    “杀自己人连眼都不带眨的,这么凉薄无情的性格,注定没有忠心的下属。”比较有同情心的陈芳清,对白墨毫不犹豫的无差别攻击嗤之以鼻。

    “芳清,慈不掌兵,当断则断,同是军中出身的你,难道不懂这个道理?”陈博继续云淡风轻地说着。这种场面对他来说不过是小儿科,在美国血战的几个月里,更为残酷的事情也面对过。

    “不过以他的性格,确实当不了上位者,所以他也选择了真正适合自己的道路,这是一件好事。”

    一年多的时间里,陈博逐渐也适应了由自己力量所带来的新身份,自己不再是以前的那个中层军官,而是一个大国的领导者。

    “就是不知道他们争抢的到底是什么,值得一轮教派出这样豪华阵容的敢死队。”

    “他们太过嚣张了,之前就在华亚到处公开传教,特别是这个卡奇尔,公开宣扬教义高于法律,即使是今天不来送死,我也打算派人去处理掉他了。”叶紫在之前的报告里知道了这个人的行为以后,直接就给他下达了死亡判决书。

    “至于抢的是什么,事后问问白墨好了,反正他也不可能交出来,我们就看个热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