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二百一十一章 死战

第二百一十一章 死战

    “怎么……轰轰轰轰轰轰轰!”云无庸的会字还没说出口,身体就突然发生了剧烈的,接连不断的爆炸,离他最近的白墨自然是首当其冲,成为了人肉炸弹的第一受害者。

    云无庸在爆炸前的瞬间,用怨恨的眼神看着楼上的方向,眼里充满了不敢相信以及被背叛的愤怒。

    但一切都无济于事,连同着复杂的眼神,他马上就接踵而至的爆炸给炸得支离破碎,不管是悲伤也好,愤怒也好,后悔也好,通通都在轰隆声中不复存在。

    而在接连的爆炸声中,二十七层的一众能力者在进行着最后的战前交流。

    “这么近的距离,还是我利用能力特制的高能炸药,那个无信者再是厉害,肯定也伤得不轻。”

    “千万不要小看对手,这个无信者是全球能力者地下榜单的第一人,虽然这榜单是由美利国的异教徒搞的,会有一些错误导向,但盛名之下无虚士,一定要小心!”

    “不过为了先知的启示,我们必须要拿到他手上的东西!不惜一切代价!记住,不惜一切代价!”首领给其下的队员强调了不惜代价。

    “首领你怎么也学了那些说话七歪八扭的华亚人,用那种古怪的谚语去表达自己的意思。在这边传教的时候学到的坏习惯?”身旁负责爆炸工作的能力者显然是个话唠子。

    “控场手呢,封锁禁空禁电子信号的法阵都准备好了?按照买到的情报,他拥有高空飞行的能力。”为首的男人显然也知道这人没完没了,干脆没再搭理。

    “报告队长,神语之阵已经准备好,但最高输出只有十五分钟的有效时间,请务必注意。”后面一个身材细小的男人回答,他习惯将符文称为神的语言。

    “行,十五分钟完全足够了,这里是天庆,华亚的核心,我们只能留十分钟的时间,听我指令,冲!”

    “是!为了神的荣光!”二十多个狂热信徒以最快的速度完成祷告后,向着已经被提前布置好的炸药炸开的大洞冲向二十六楼。

    众人都是训练有素的士兵,一旦开始执行任务就绝不废话,但在完成包围圈以后,看到对方毫发无损的情况,还是诧异了一瞬间。

    “轰!”而就是这么一点点的时间差,让他们付出了血的代价!离白墨最近的一个队员,身体瞬间就被打穿了一个大洞。

    原本以能力者的生命力,即使是身体被破开碗口大的一个洞,也不至于马上毙命,但白墨在打穿生命场的瞬间,向他的身体内部释放出近百吨的念力,直接将对方由内而外地撕成了碎片。

    “虽然跟他们其实也不熟,但是被你们炸死炸伤还是有点不爽。”将第一个人打成血雨以后,白墨在对峙中喃喃自语。

    从神念里他很清楚,在场的一群同学里,真正当场死掉的只有云无庸跟离他第二近的一个女生。

    其他人能够活着,得感谢这个过分巨大的会议室,当然也要感谢吸收了一大部分爆炸动能的白墨。

    不过在接下来的高端战斗里,他也只能祝愿这些人运气还能一直好下去了。

    面对着二十多个高阶能力者的包围,白墨上来就是杀招,狠狠地挫掉了对方的锐气。

    “提凡已经回归了神的怀抱,我们要彻底净化这个无信者,用熊熊烈焰为他报仇!”在死掉一个队员后,其他人非但没有退缩,而是更为疯狂地攻击。

    “轰!”

    “砰!”

    ……

    此起彼伏的爆炸充斥着整个区域,无论是拳脚的交锋,还是爆炸能力者的“推送”,都给整个楼层的建筑结构造成了各种无法修补的伤害。

    慌张无助的一众普通人,就像是在暴风雨中摇摇欲坠的小舢板一样,在双方交战的风暴中瑟瑟发抖,但却无可奈何。

    “送你们一程吧。”

    在战斗的同时,白墨还不时地想要将自己路过的同学甩到战场外,但外层似乎有一个无形的屏障,让他们始终无法真正离开。

    “难怪陈博他们还没进来……明明我在进酒店前就联系他们了。”试探出外围有隔离法阵以后,白墨也没有再去做无谓的举动,这些人的生死只能听天由命了,他已经尽了自己的本分。

    “首领,撑不住了,外面好多人!”负责符文阵的中年人看见外面密密麻麻包围己方,不断进行破解的能力者,眼神变得有些绝望。

    “怎么会!这才过去三分钟不到!难道是一开始消息就走漏了?”队长一时间也分了神,然后马上被白墨重重地击倒在地。

    “队长!”

    “卡奇尔牧师!”

    眼见行动的主心骨被击落,不少人开始慌了。

    “我没事!继续杀!拼死也要完成任务!死亡并不可怕,即使是倒在了这里,完成任务以后灵魂也能升到一轮之主所创造的天国里!”卡奇尔拍拍身上的灰,坚持着重新站了起来,向着所有人大喊。

    “这人的骨头真硬!”开始战斗以来,白墨的右拳第一次受伤,尽管只是微不可查的皮外伤。

    “各位,我先走一步!”操纵隔离阵的中年人在说完这句话以后,脸上开始洋溢着诡异的笑容,有点像喜乐,但最深处又有一丝悲伤。

    他的身体开始迅速化光消融,成为了维持符文阵最后的养料。外面负责攻击大阵的人看到这种笑容,背后都莫名一凉。

    无信者还是没有办法理解这种有狂热信仰的人。

    “他们应该还有别的手段带走这东西。”白墨一边战斗,一边思考着这个问题,“外面无论是天上地下,都已经被完全包围了,要想抢到这晶体然后送出去……难道这里面还藏着一个空间能力者?!”

    随着时间的推移,符文阵形成的屏障还在不断缩小,各人之间的距离也在不断地拉近,整个包围网内变成了一个死斗场。

    “白先生他……不会有事吧。”

    外面的人看着场地不断地缩小,但是白墨面对的敌人依然还有十多个,都不禁为他捏了一把汗。

    “他还没尽全力。”陈博平静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