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二百一十章 聚会

第二百一十章 聚会

    “同学聚会?我的同学应该多半都死在天海了吧?”实验室里,白墨放下手中的工作,接过陈曦递来的请柬,感觉有些疑惑。

    “谁会没事找事搞这个?还用这么正式的请帖。”

    “我也不清楚,这是邮寄到您屋子那边的东西。”陈曦也感觉有些奇怪,同学聚会居然会用烫金的请帖,而且还不署组织者的名,只说了时间地点,要不是里面的邀请人名字能对上号,估计她也以为是送错了。

    只有这个时候,她才想起来身前的这个人其实不过是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而不是一个六七十的古怪老头。

    “行,我自己处理就好。”

    陈曦听到没自己的事以后,便转身离开了地下。

    “事情似乎变得好玩起来了。”白墨看着请帖上细不可查的精神力丝线,嘴角稍稍扬起。

    因为时间尚早,他将请帖放在了一边,继续完善自己对灵能网系统的规划。

    借助铺设在试验场周围,仍在缓慢延伸的网络,他可以在这核心区域上使用五倍强度的能力。

    “我这算不算是最原始的地仙?”白墨想着想着又偏了。

    而限制他继续扩张强化的主要因素,是能量的供应。单靠吸收游离的能量,完全不足以支撑起整个系统,必须依赖外来输入。

    但整个试验场的电力系统早已定型,目前已经接近最大负荷,重新改造需要一定的时间。

    “一、二、三、……二十三、二十四,二十四个命场期以上的在二十七楼,看来是要搞个大新闻。”

    白墨按着请帖上约定的时间,来到了举行聚会的金壁大酒店,结果发现自己头顶上有二十多个神念无法穿透的存在。

    “先生您好,请问是参加天海大学物理学院本科一一届毕业生同学聚会的吗?”楼下的服务生看见门外有人拿着请帖在晃,赶忙上前询问。

    “嗯。”白墨点了点头。

    “请跟我来,聚会是在二十六楼的会议室举行。”

    每个负责接待的服务员,都提前收到了一笔不菲的小费,所以表现得十分热情。

    不过遇上了一直冷脸的白墨,他也很快反应了过来,同样调整成沉默状态,只保持着标志性的微笑。

    “请。”出电梯以后,他走在前面,使劲地拉开大门,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

    会议室里稀稀落落地坐着七八个人,其中最显眼的就是坐在中间一身名牌的年轻人

    “云无庸,原来是你组织的聚会?”

    白墨那一届整个级也就不到五十人,相互之间基本都认识。

    “你也到了。”云无庸从座位上站起了来,“真没想到你这家伙不声不响就进了大名鼎鼎的灵气研究所,真让我一顿好找才将请帖送到了你住的地方。”

    他的一番话顿时将正在三三两两聊天的众人注意力吸引了过来,毕竟在场的每个人都清楚灵气研究所在华亚联邦的地位,白墨这番际遇很不简单。

    “侥幸而已。”

    “四年没见,你变了很多。”云无庸看着白墨的一头长发笑道。

    “发生的事多了,自然就会变。”

    “也是,谁想得到突然就在天海来了这么一出。”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有些发自内心的神伤。

    白墨没再接话,一个人坐到了角落。

    “这倒是一直没变。”周围的人看见白墨跟当年一样,习惯性地坐在一角后暗暗想到。

    看得出来,作为聚会主办人的云无庸,为这个只有二三十人的聚会花了不少心思,或者说是花了不少钱。在五星级的酒店里包下了整整一层,各种酒水食物也是极尽精致。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对比起偌大的空间,整个环境显得有些过分冷清。白墨在位子上坐了近半个小时,来的同学也一共才二十人出头。

    坐在一个角落里,他尝试着去听楼上一群人的对话内容,但结果发现他们之间的交流用的是一种自己以前没有接触过的语言,只能无奈放弃,不过利用天网对云无庸的观察,倒是基本猜到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白墨,你戴着的这条链子镶的是什么宝石?看着很不错。”

    毫无征兆地,云无庸走过来,问出了这样一句话。

    “我也不清楚,只是随便捡到的一块石头,看起来挺漂亮,于是就做成链子戴着。”

    ……

    “我爸也对这些石头的收集很入迷,他老人家大寿我还正愁找不到礼物,可以请你割爱将它卖给我吗?同学一场,价钱一定让你满意!”毫无营养的一番对话以后,他终于问出了铺垫已久的问题。

    “有人告诉你它能够让在天海死去的人复活?”白墨反问了一个牛头不对马嘴的问题。

    “说什么呢,和田玉做的玉玺也没见过能复活哪个皇帝。”他开始慌了,不过表情还是保持着镇静,继续开着玩笑。

    “搞这么隆重的一个同学会,就是为了它?”

    面对着丝毫不懂得说话拐弯的白墨,气氛一时间变得尴尬了,四周的人都在窃窃私语。

    之前云无庸铺垫了那么多的废话假话,也都是为了自然地引出自己想要买下链子的行为,但却被直截了当地揭穿了。

    “对!有了它,我们可以复活在天海死去的人!”眼见事情已经无可挽回,他索性抛出了这个秘密,让其他人制造群众压力。

    “你说的是真的?!”坐得最近的一个女孩双眼发亮地问道。

    她在当年的袭击中也失去了几个亲人,不过在场的人无论是谁,都在袭击中失去了不少的亲朋好友,这番表现也属正常。

    “绝对!我以人格担保!”

    话音刚落,顿时白墨就感觉周围的人情感色调全都变了,虽然还没有说出口,但目的已经呼之欲出。

    “是楼上那群人告诉你的?”他已经将天网玩成了读心术一样的能力。

    “你会读心?!”云无庸下意识地往后缩了缩。

    第一个问题已经让他有些疑惑,而现在白墨问的第二个问题更让他确信了对方拥有读心的能力。

    “没有,我可没有读心这种高大上且犯众憎的能力。”

    “不管怎么样,求求你了,这块石头对你来说只不过是无用的装饰品,但对我来说则是关乎几个至亲的复活,你开个价,多少钱都行!”沉默了一会儿,他最后还是决定鼓起勇气,打着亲情牌试图感动白墨。

    “如果我不卖的话,楼上的人就会直接动手抢?”白墨抬起头,看着二十七楼一群能力者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