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二百零六章 仇欲报敌已成灰

第二百零六章 仇欲报敌已成灰

    “这拳是替我师父打的!”

    “轰!”虽然他嘴上不饶人,但心里还是将对方当成了一个劲敌,一开始就用上了九分力气,身后出现华泰山的真传白虎虚影,直接就打出了音爆的效果。

    “找死!”李洛大吼。

    攻城锤一般的拳头砸向白墨的前胸,但他不闪不躲,就静静地站在原地,等待着拳头的到来。

    看到这样的情景,连周围武者的眉头都皱了一下。

    可是没有出现预想中的强烈撞击声,而是李洛一拳打空,整个人因为巨大的惯性向前扑倒。

    然后白墨微微一侧身,任由对方在自己面前扑倒。

    幻术?障眼法?围观的人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他们也目睹了整个过程,如果那是实体的话,毫无疑问会被打中,但事实却是完全地落空了。

    “其他人眼里也透着讶异,所以他们看到的应该跟我看到的一样,在场的没有一个是弱者,要对他们所有人施放幻术也基本不可能,更没有这个必要,基本排除幻术可能。”

    李洛不断地试探着敌人的虚实,而白墨则基本就站着不动,只有在对方扑空,然后向着自己这边摔的时候才会轻轻躲开。

    “到底是为什么!他的能力到底是什么!难道我们练武的就真的比不过那群全靠变异的能力者?”百思不得其解下,他变得有些急躁。

    无论是勾,踢,扫,撞……各种各样的招式他都试了好几遍,但对方就像在了另一个世界一样,所有的攻击无一例外,都是落空。

    如果不是他开启了自己打通第六窍时获得的心眼去观察,确认了对方真的是实体存在于自己面前,李洛都开始要怀疑自己是不是打了假敌人。

    白墨灵图洞天空玄的能力之一,咫尺天涯,可以扭曲自己体表一厘米的空间,将其拉伸成好几米不定的距离,应付不了解的近战武者非常好用,能让对方不断地打空。

    “不玩了,我还有事。”他一个瞬移出现在李洛的左边,在他的左额角旁边轻轻地弯曲手指,准备弹着玩。

    “手下留情!”华泰山顿感不妙,但也来不及阻止,只好通过精神波动提醒白墨。

    “砰!”在白墨刻意留手下,李洛的脑袋当然没有像西瓜一样爆开,只是人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看到这里,华泰山才放下了心来,在之前到他的试验场研究发力技巧的时候,整整一堵厚砖墙,也被白墨一个弹指以完全不科学的方式给打穿了一个大洞。

    但即便如此,李洛也被打击得不轻,原本的意得志满随着那一下通通都被打散,眼睛有些失神。

    旁边的华泰山只是静静地看着,没有任何安慰的意图,等待着自己的徒弟独自消化掉这一次的失败,成为走得更远的资粮。

    “我们练武的,以前打不过热武器,现在还是比不过靠变异的能力者吗?”过了半分钟,李洛慢慢地从地上爬起来,向正准备离开的白墨问道。

    “你觉得什么是武?”他停下了转身,反问一句。

    “如果硬要跟热武器还有能力者两个概念区别开来,那武就是用身体近距离进行纯粹力量上的攻击?”白墨没有给他回答的时间,而是继续说着,“那百亿吨级别,能够一掌抹掉整个城市的力量算武吗?”

    “武者怎么可能有这样的力量?!”李洛马上反驳道,在场的人也纷纷表示不可能。

    “你们猜那个光人能做到吗?”

    众人默然,渐渐回想起一年多以前,那个顶天立地的存在。

    “可那根本不是人类!”李洛还在坚持。

    “什么才是人?就身体内部结构而论,不说远的,五年前的解剖教材,上面的人体结构图,跟诸位至少已经有了三成的不一样。”

    “我们的外表没有变……”这次他有些心虚,显然也知道自己只是嘴硬。

    “那么问题来了,如果外表是判断依据的话,我们跟像白蛇传聊斋这样的神话志怪小说里,各种化形成人的妖又有什么区别?”

    “而且各位都拥有肌肉皮肤精微操作的能力,修改外表已经不是什么难事。”

    “一掌拍扁地球的力量是武,一拳能打碎原子核的力量也是武,弱的不是武,是……”后半句的声音越来越小,显然是白墨已经在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了。

    “哲一,你最近的修炼怎么样了?”华亚联邦武溪市,同样在锻炼身体的萧炎问道。

    当时在陈博收到消息,自己突然就升任国家领导人位置的时候,他顺势就将独立军里的嫡系都带回了联邦,重组成为手下的新班底。

    特种部队里出生入死的兄弟,萧炎萧薰姐弟、还有名义上的独立军领导人李哲一等人,跟投奔独立军的一群华裔,通通都回到了华亚联邦。

    “还行吧,终于突破到命场期了,不过离炎哥你还有点距离。”李哲一淡淡一笑。

    “哲一,你别回眸一笑了,虽然你是男的,但我还是怕把持不住自己。”萧炎赶忙摆手,他远远已经瞥见萧薰快要冒火的眼神。

    一年多过去,原本只是有点秀美的小男孩逐渐长开,尽管现在穿着的是男装的衬衫,男装的外套,但仍然难掩那种中性美。

    “要不是你小子有喉结,声音也像个正常男人,早把你当勾引咱家小炎的狐狸精打跑了。”萧薰走了过来,用满脸“和善”的眼神盯着李哲一,然后像护崽的母鸡一样抱着萧炎。

    “熏姐,查了大半年了,你们萧家现在的情况怎么样?”哲一没有在原来的话题深挖下去。

    在美利国的时候,他们姐弟就已经知道整个天海都毁于一旦,无论是自己爱的,还是自己恨的,很可能都化为了一抔黄土。

    原本十年之约的复仇,仅仅是几个月后,仇人就被路过的核弹炸死,姐弟俩一时间失去了生活的目标。

    而就在这苦闷的时候,正好跟同是天涯沦落人,不幸成为独立军傀儡首领的李哲一碰面,三人很快便熟络了起来。

    “没有了,我后来亲自去考察了天海的废墟,萧家大宅附近正好是核弹爆炸中心,无论是屋子,还是之前的实验室,通通都没有了。”

    经过姐弟俩大半年的调查,确认整个萧家除去一些完全没接触的远房亲戚以外,无论是痛恨的主家人,还是亲近的分家人,已经全数遇难,所有的恨意都消散如云烟。

    后来两人默默地在遇难者公祭区放上了一束鲜花,权当告别过去的一切。

    “子欲孝亲却不在,仇欲报敌已成灰”,花上留下了这么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