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二百零五章 切磋

第二百零五章 切磋

    “但是论精神力,在场也不缺乏这方面的强者,怎么他们就一直都没有发现窍穴的存在?”很快就有人察觉到了这个问题。

    “事情是这样的,当时手下的人在用灵植制作用于炼体的药液,但是由于操作失误,将配方上原来没有的天星草也加了进去,结果我在服用以后就察觉到了窍穴这个神奇的存在,后来才发现它有着让未开发的窍穴短时间浮现的效果……”

    华泰山也坦言,这就是个美丽的错误,纯粹是自己的机缘。

    “大家最关心的,还是效果,下面各位请移步演武厅。”说罢,他就让在门外一个身穿绿黑间条衣服,身材笔挺的年轻人走了进来。

    “这是小徒李洛,目前已经打开到了第六窍,下面由他来为大家展示。我们不说虚的,直接以拳会友,用拳头来交流。”华泰山显然对自己的这个得意弟子很有信心,这次也是抱着带他来众人面前露露脸的心思。

    很快,人群中就走出来一个浓眉大眼,肌肉匀称锃亮的中年大汉。

    “某家李贤,贤侄请。”大汉自持身份,让李洛先来。

    “李贤师傅可是一代宗师,以前还曾经担任近卫队的教官,小洛你要多向他讨教。”

    “是的师傅!”

    “白墨,减少场地破坏的任务就交给你了,他们俩交手的余波也不简单,我可不想这么快就全被拆光了。”华泰山又笑着一把从人群后方,将各个线程都在思考状态的白墨拉到了第一排的位置。

    “喔。”白墨随口应了应,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但一直跟他有打交道的华泰山,自是知道只要他有反应,就一定是听到了。

    这几年来,各种各样的能力都涌现了出来,有专门负责补救的能力也很正常,没有人怀疑华泰山对这个沉默寡言年轻人的安排。

    一番寒暄后,两人开始了切磋。

    “轰!”李洛右脚蹬地,通过反作用力爆发出了恐怖的速度。

    武者速度、防御、力量这些基础素质的爆发性增长,令大量只适合于普通人的招式要么被淘汰,要么被修改。

    四两拨千斤再厉害,也拨不动呜呜驶来的火车头;但四两拨铁轨,就能够让呼啸而来的火车往着自己想要的方向前进。

    两人在地面上以极快的速度进行交手,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咏春拳练打木人桩的极速版。

    没有任何思考的空间,速度只要慢上一点点,对打基本功只要差上一点点,在每秒超过二十次的攻防互换面前都会被暴露出来。

    而白墨的主要工作,就是用自己能力进化后能够离体的吸能光环,尽量减少无谓的破坏。

    于是每当二李的攻击落空,巨大的动能只能往周围物件释放,在接触撞击物譬如柱子的瞬间,他们就会感觉自己的一拳像是打在了海绵垫上,充盈全身的动能被传送到了一个无底洞里面。

    这种感觉说不上憋屈,能够对身体进行细微操控的他们很容易就能调整过来。

    但是平日里见惯了一拳过去,沙石纷飞的场面,一时间两人对这种只有在格斗游戏中才能遇见,比武场无限耐久度的情景还是有些不习惯。

    不止是他们,就连周围观战的人看着也有些别扭,明明大家看来都是足以踩裂地面的一跺脚,硬生生地变成了跟普通人一样给地面挠痒痒,没有了各种炫目的特技效果。

    不过在调整过来以后,李洛跟李贤都体会到了这样战斗的好处,平日里各种破坏力惊人的大招都能够随便用,不需要担心地面变得坑坑洼洼,还扬起漫天粉尘,影响视线。

    “承让!”两人交手千招后,很有默契地同时停了下来,李洛作为后辈抱拳一礼。

    而地面除去一些小裂痕外,一点也看不出来刚刚经过了两个可以肉身拆房子的怪物洗礼。

    “各位,这就是六窍的威力,只要继续开发下去,我相信武道一定会是未来的主流!”收获了众人惊讶的表情以后,华泰山一脸兴奋,因为他离长久以来的夙愿又近了一步。

    “灵枢体系,武道体系看起来都有了一个大方向,而作为原质的我,未来又该何去何从?”白墨悄然退回了后排,继续思考着自己的事情。

    他突然有一种挥之不去的孤独感,就像是夺舍修士以后的天魔一样,周围熙熙攘攘,但却更感孤单。

    “怎么样,这样的武道,值得你投入时间跟精力吗?”华泰山走到白墨面前,他还惦记着两人最初见面时,白墨说的那番话。

    “事情变得越来越有趣了。”他没有正面回答。

    关于窍穴的研究,两人已经合作了挺长的一段时间,白墨自然也在自己的身上尝试过开发,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生命本质的改变,还是自身力量的过分强大,连带着现在身体的窍穴都在飞速游走,根本无法冲击。

    “白墨,我想要挑战你!”一旁的李洛对白墨这样子不大尊重自己师傅的语气很是不爽,自视甚高的他也想借故再出一把风头,但是碍于在众人面前也不能直接发飙,于是选择了武者解决纷争最常见的方式。

    作为华泰山的高徒,李洛自然也是修炼探索队伍的一分子,但他一直以来都只知道白墨分身的形象,知道那个黑袍下的身影非常厉害,但是却从来没有见过他的本体,所以做出了这样作死的举动。

    “你知道我是谁吗?”白墨对自己的这个得意作品自然是印象深刻,下意识问出了这样一句话,但在不明真相的其他人看来,这就带着浓重的挑衅气息了。

    “我管你是谁!”李洛听到以后火更大了。

    “也算是给这小子一个教训,免得他过度骄傲自满了,自打开始窍穴修炼以后,跟同辈的人比试就没输过。”清楚前因后果的华泰山,心里面想的却是怎么样借这件小事打磨打磨自己徒弟的性子。

    “不过白墨这家伙,还真是一如既往地不会说话,完全不考虑对方会不会曲解里面的意思。”

    “如果你能碰到我,我会给你一个机会的。”

    “你!”李洛直接被这话呛住了,“找死!”

    “师傅,别拦住我,我今天一定要将这混蛋打一顿狠的!让他再也不敢装!”他接着对身后作势似乎想要阻拦自己华泰山咆哮道。

    周围的人虽然觉得白墨的话说得有点过,但是能参加研讨会的哪个是简单角色,自然是不会提前表态,纷纷转做看热闹的群众。

    武人一道,拳头为先,打赢了,你说的都对;打输了,说的都是狗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