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二百零三章 怨恨

第二百零三章 怨恨

    “那个‘正义使者’,他已经闹腾得够久的了,前前后后死在他手上的已经有上千人,整个政_府中下层都人心惶惶,你们还要继续放任下去吗?”程穆选择直截了当地质问叶紫。

    这么长的时间里,拥有如此武力的特战部,居然一直让一个杀人犯逍遥法外,还能不断继续作案,在他看来完全就是不正常的现象,必定是有人从中作梗。

    “程议长,话可不能这样说。为了围剿这个疯子,下面已经付出了几十人伤亡的代价,不少重伤员还躺在病房,你这话将那些烈士的努力置于何地。”叶紫不咸不淡地应着。

    她私下里确实一直暗示着手下放任侯自的行为,派遣的围剿人员也基本是些边缘人物。

    因为她获得权力的方式太过微妙,根基仍然不稳,在中下层的影响力很小,不少人都认为她这是属于“篡位”。

    倒不如让这把刀给自己的嫡系多抢些位置,反正现在死的也都不是她的人。

    而且通过手下的报告叶紫也清楚,如果真要绞杀这种级别的疯子,要付出的代价绝对是空前的。

    哪怕是她亲自动手,在对方一直选择逃避的情况下,事情会变得很难处理,而且还没有必杀的把握。

    一旦他潜入大城市里,两个天灾级别的能力者对战,分分钟又是像之前天庆一样被毁掉。

    还有要是侯自的拼死反击中受伤,那就更加得不偿失,她现在的话语权同样是建立在作为顶层战力一员之上,一旦倒下,后果不堪设想。

    而大半个月前,负责统管整个联邦大型工程事项的建设总长,被发现死在了一家高档会所里,旁边用他的血写下了八个大字——“天诛国贼,正义不灭!”

    这让程穆再一次地将这件事在七人会议里提了出来,建设总长在高层里也是他的嫡系,这样的损失对他们一系是个沉重打击,要重新让自己人拿回这个位置,付出的代价绝不简单。

    尸体旁边“天诛国贼”四字,对他来说更是火辣辣的打脸。

    自从大半年以前,侯自在每次动手杀人以后,都会在尸体旁边贴出对方的详细罪状,然后拍成照片,上传到互联网上面,变成一种另类的直播。

    至于罪状的来源,大多是通过对受害人残酷的折磨,迫使对方在短时间内交待出来各种黑材料。

    而一直在追捕他的专案组,每次通过网络手段查到侯自发帖的地址都是不同的黑网吧,但即便是调取周围的监控摄像头信息,也对这个可以通过身体微控而大幅改变面目的家伙毫无办法。

    习惯于站在正常人角度的警察们,还很难将自己的办案经验延伸到从能力者角度去思考,在他们学习破案的年代里,根本就不可能会有针对瞬移犯罪的内容,也不可能会有念力隔空杀人这个概念。

    但不得不说,侯自这种“替天行道”,杀人以后在尸体旁贴上犯罪记录的行为,让网络上大部分人对他的行为并不那么反感,甚至隐隐还有些支持。

    特别是经过核实,这些罪状都是确有其事以后,更多的人转而认为这些人是死有余辜。

    他在精神正常的时候头脑很是不俗,自然懂得如何通过舆论不断地让公众认同自己,侯自追求的是他眼中的正义,而不是举世皆敌。

    效仿他行为的人一直就没有消失过,每个星期都会有那么一两个人追随他的正义脚步,但是在强力的国家机器下,没有像侯自一样拥有杀人变强、以战养战能力的他们,最后都只会在无止境的追杀中被碾成渣。

    底层积聚的怨气并没有随着社会的大变革而消失,反而在阶层被进一步撕裂后变得更加严重。

    尤其是周围不少原本已经踏入花甲古稀之年,身体每况愈下的富人,却依靠着巨大的财富购买到各种昂贵的修炼资源,硬生生地堆出了青春健壮的身体以后,对上层的怨恨与嫉妒变得前所未有的强烈。

    原本得知没有灵根不能修仙的凡人,大多只会怨天,但如果他们知道灵根五十万钱能买到一条,可是自己买不起的话,怨恨的对象马上就会变成卖灵根的人了。

    或者不是每一个人都希望过锦衣玉食的生活,但只要是正常人,都希望自己能活得更久,身体能永远健康强壮。

    但系统上一贡献点一克的灵石价格,将大多数中老年人隔在了修炼以外,他们相比起幸运的年轻人,想要达到相同的修炼效果,前期付出的就得是他们的十倍以上。

    衰败的身体对灵气的吸收效果很差,而光是修复身体所需要的灵材,就价值数以万计的贡献点,这还不算灵石蜡烛这些灵气吸收辅助品的消费。

    即使是普通的年轻人,要追上天才们的步伐,也需要数以千计贡献点的资源,折合成现行货币则是数十万华币。穷文富武,修道破家,成了不少人的口头禅。

    在无法延寿的时代,或者所有人最后都只能默默死去;但这是个奇迹的年代,每个人都明知道真的会有延长生命,恢复年轻健康的天材地宝,却因为没钱这种理由而失之交臂,自然而然地会对整个社会产生深深的不满。

    因为人总是习惯将不好的因素都归结于外,没钱首先矛头肯定不会是指向自己的不努力,而是社会分配的不公。

    不过这一切的怨气现在在拥有空前力量政_府的弹压下,都还只能潜藏起来,静静等待着爆发的一天。

    “养寇自重!”程穆放下这四个字,然后转身离开了会议。

    “今天就到这里吧。”两方不欢而散。

    能力者更多的是支持叶紫这一方,而程穆代表的则是原有的普通人势力。

    他虽然也很想将这个已经搞了无数大案的侯自处理掉,但是奈何手下要负责的事情太多,调配不出来足够的高阶能力者去独立完成围杀,再加上美利国间谍偶尔的从中作梗,让每次的行动都无疾而终。

    “或者他说得对,时代确实变了,集体跟个人的强弱关系,没有那么的绝对了。”程穆尽管也是踏入了融场期的能力者,但还是感觉有些力不从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