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一百九十九章 第二个身体的意义

第一百九十九章 第二个身体的意义

    在重利诱惑之下,历经大半年的搜寻,能够用作璇玑果制造、具有与人工诱导变异果树相同性质的天然变异果树,先后在全世界的好几个地方被找到,各国对应的生产才开始真正走上轨道。

    但即便如此,璇玑果的价格依然是高居不下,在不少地方,一枚璇玑果甚至能换到一套房子。

    因为变异植株的繁衍并不像普通植物一样容易,扩大种植规模难度很高,然后灵枢的来源大多依然是来自灰色渠道,原料成本高企。

    从变异植株的繁衍困难,不少研究者也将目光首次投到了能力者自身的生育问题。

    因为能力者占总人口的比例不高,现阶段占总人口比例不过百分之一,甚至比同性恋的比例还低,所以对总出生率的影响微乎其微,一直以来都没有引起太多的关注。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各国的统治阶级都开始逐渐被能力者所取代。

    在思考速度、力量等各方面素质都远胜普通人,本身也拥有着可以媲美热武器力量的能力者,在社会阶层中自然而然地不断占据着更多更为重要的位置。

    原有的统治阶级利用对灵石等各种修炼物资的掌控分配权力,获得了远超普通民众的进化比例。

    而正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很大程度上加速了上层的能力者化。

    不过由于其总人数的问题,在进化基本靠随机的情况下,出身中下层的能力者数量依然占绝对优势。

    两方的能力者一个自下而上,一个自上而下,在不断的磨合中逐渐形成一个复杂的金字塔。

    而对于忙着分身试验的白墨来说,无论里面蕴含着多少的利益,璇玑果的事情也已经没有再去理会的必要了。

    他制作分身主要的目的并不是战斗,论战斗能力,高速加几乎物理免疫的灵能分身要好用得多,实体分身实际上是他用来试验踏入更深层进化的试验品。

    已经摸到了一点边,找到了大致的方向的白墨,一直犹豫在了最后一步,因为自己的命只有一条,他有预感过这一关会有真正的生命危险。

    在此之前他也想过“请”人来做实验,但明显可行性很低。

    一方面能够作为这个实验试验品的能力者,本身至少得达到融场期,这样的能力者整个华亚联邦时至今日也不过是只有千余,他们的贸然消失基本无法掩盖。

    其次万一实验体成功突破,白墨也无法预计突破后的力量会到达哪一个地步,最大的可能是自己压制不住,然后被复仇的实验体碾死,成为无数做邪恶实验被实验体暴走干掉的疯狂研究员之一,之前捡到的移动硬盘就是前车之鉴。

    至于公开邀请志愿者……能成为融场期的能力者每一个都拥有着非常优裕的生活,争夺国家统治权或者能让他们拼命,但是为了这样一个连提出者本身都没有把握的实验,基本不可能。

    而现在有了分身,或者叫第二个身体以后,不少危险性较大的突破实验他可以亲自用自己当实验品。

    失去一个分身跟原身少掉一只手的影响完全不是一个概念,即便是快速恢复药剂,能做到的也只是伤口快速愈合,离断肢重生还有很长的距离。

    用着崔梦蝶的身份,他让分身从秘密情报机构中请辞。

    原本想要依从自己的意志,在这种间谍机构中脱身基本不可能,但是在将所有打算阻拦她的人都打趴下了以后,一切问题都不再是问题,作为崔梦蝶的她正式消失在了所有人面前。

    “分身的内部结构,在生命场的覆盖影响下不断地跟原身趋同。”他发现新身体原有的灵枢渐渐地会退化消失,原体的灵图则开始在体内生长。

    新身体内灵图生长的过程一直消耗着他大量的灵能,在这段时间里,白墨甚至连制造分身的灵能都不够。

    分身的缺乏自然也遏制了他想要继续“吃人”的想法,因为消化周期实在是太长了,中途还不能再吃,从最初的布局到最后分身完成所有的变化,已经耗费了接近一年的时间。

    白墨已经没有耐心,去等待制造第二个分身以后再开始自己的实验。

    因为从罗马回来近两年的时间里,他身体的所有结构都已经顺利融入生命场,无论再怎么折腾,力量也再无一丝一毫的增长。

    所以在第一个分身彻底完成转变,跟原身除去外表以外已经几乎没有差别后,迫不及待的他马上就开始了实验。

    天庆郊外,地下二层实验室。

    所有的精神力都被白墨集中到了女版的身体,原身跟分身的地位瞬间对调。

    他第一次将神念关闭,自从两年前视听觉都被合一为神念,融入了生命场以后,他就再也没有过关掉它的想法,因为神念的存在实在是太过方便,处理输入信息的速度跟原来完全不在一个数量级。

    失去了对外界绝大多数的感知后,他骤然陷入了一种空灵的感觉之中,就像是原本水流湍急的河道突然干涸。

    作为实验的主要内容,白墨开始用精神力去冲击原本用于保护身体的生命场,这个思路是他经过各种总结后提出的最有可能的猜想。

    生命场作为一个能量场,弥漫在体内的每个角落,无论是对内还是对外的防御力都是一致的。

    一开始试探性的冲击完全没能撼动厚实的场体,虽然不至于是蚍蜉撼树,但也不过是拂面微风。

    而随着冲击不断的加大,白墨能感觉到身体里的某些东西开始破碎,原本强大的身体从内而外出现裂痕,嘴角也溢出血沫,用于消耗的精神力迅速减少。

    “来了!”全神贯注的他没有在意身上的伤,而是按照自己在实验前的推演,拼尽全力地用快要见底的精神力冲破生命场,然后在它碎裂的瞬间让精神力离体而出。

    瞬间他就像来到了一个新世界,眼前只剩下一片无尽的白光,来自灵子的信息如渊似海,不断地往脑子里塞。

    “这是天人合一?”白墨只来得及闪过这样一个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