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一百九十五章 分身与融合

第一百九十五章 分身与融合

    “你……你还想干什么?”她在经过一番打击后,开始往某些不好的方向去想,身体也往远离白墨的方向缩了缩。

    “我在考虑做什么菜。”

    “?!”崔梦蝶虽然在任务前就知道目标性格有点怪异,被捕以后也做好了各种被折磨的准备,但从来没想过对方会吃人!!!

    “给我个痛快吧。”她用快要哭出来的语气恳求道。

    平日在基地里,她也有接受过有关反审讯方面的训练,但偏偏现在是落在了完全不按常理出牌的吃人变态手里,所以是彻底没辙了。

    “厨师会听鱼的意见么?”白墨用念力封住了她的嘴,让她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时间就在沉默中一分一秒地过去,崔梦蝶从来没有感觉过时间是这样的漫长,每一秒都是这么的难熬。

    “果然当时负责培训的前辈说得没错,死没有那么可怕,可怕的是等死的过程。”她的脑海里就一直在重复播放着这句话。

    良久,白墨终于想到了什么,从身后拿出了一把手术刀,向着眼前的实验体走去。

    “终于要动手了吗?”她合上了双眼,选择安静等待最后的时刻。

    “有生命场就是麻烦,哪怕是最初始的,分身都不能穿过去。”他拿着手术刀,将一部分的绳子解开,撩开了她的衣服,在后背上切了一个口子。

    “居然是要把我做成刺身……这个疯子!”她能感觉到刀口很浅,但开的口不小。对方显然是不想马上杀死自己,再加上剧烈的疼痛,让她彻底地绝望了。

    但是她等了一会,也没有等到第二刀的降临,反倒是好像有些暖暖的东西不断地从伤口涌入,让附近都感觉有些麻痒。

    “传说古代剥皮就是在头上开个口子,然后往里面灌水银……”她越想越觉得伤口周围很痒,要不是手被绑住了够不着,肯定已经伸了过去。

    “分身还是第一次控制有生命场的活实验体,之前他们送过来的有过生命场的全是死人,有不少的实验都没法做。”

    白墨让分身进入了崔梦蝶的身体以后,就将所有的绳子解开,尝试着控制整个身体的活动。

    “你对我做……”她刚喊了四个字,就发现连喉咙附近的肌肉都失去了控制,空有发声的念头,却一个字都再也说不出来了。

    “可惜,控制拥有生命场的能力者,每一个操作都会受到来自原体的压力。”从崔梦蝶的嘴里说出了这样的话。

    “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继续是崔梦蝶的声音。

    “你也能感觉得到。”现场变成了她的自言自语。

    “你控制了我?”

    “嗯。”

    随着控制的不断持续,白墨能感觉到分身的存在被不断地消磨,能量的消耗速度比前几天的大战还快。

    “这个分身大概是我三成的力量,按照估计也只能控制对方一天左右,这还不过是一个控制一个刚刚踏入生命场阶段的能力者,跟控制死物相比很不划算。”

    不过遥控人显然是要比遥控车好玩,虽然消耗惊人,但白墨还是玩得挺欢。

    他控制着崔梦蝶的身体在实验室里跳舞,翻跟斗,就跟小时候拿着机器人玩具一样。

    “啪啦!”就在完成一个后空翻的时候,一个信息交换仪掉了出来。

    “HY00021号,收到请回复!”他点开显示屏,看到了连续几条这样的信息。

    “梦收到,已到达目标区域。蝶。”白墨按着从天网中看到的特殊输入格式回复了过去,以免对方看出问题。

    一天后,他在分身能量快要用光的时候,又送进去了一个新的分身让两者融合。

    这次他讶异地发现,在控制时受到的阻力不大明显地减少了一点!

    “难道说,可以通过不断地跟生命场对耗,不断地磨合或者融合,最后达到无损控制的效果?”白墨冒出了这样一个猜想。

    “没有了视觉跟听觉,连身体的一根手指头都控制不了的小黑屋感觉如何?”继续是从崔梦蝶嘴里说出来的话。

    “我认输了,我同意你的条件。”她万分无奈,“我会继续作为一个正常人生活着,绝对不会透露出有关的任何信息。作为交换,你能够给予我多强的力量?”

    “在你动嘴动笔的瞬间我就能接管你的身体,别想那些歪门邪道了。至于力量,你现在基础攻击跟防御都接近融场期能力者,但具体能力的开发那与我无关。离开后,我要先借你的身体做点小事情。”

    因为白墨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不愿意自己耗精神去无聊地控制对方的一举一动,而且披着一个马甲有很多时候干黑活要方便不少,所以才跟她进行了这样的协定。

    “不是经常控制的话,消耗会低得多,分身的存在时间大概能延长十倍,按这样的速度推算,估计三个月以后,她的生命场就会完成改变,正式被炼化成我的实体分身。”

    “一个,两个,……一共十二个,搞定。”把崔梦蝶放回去以后,白墨另外派出了一个灵能分身,将从天网中查出来的十多个对自己打主意的人通通偷袭干掉,一时间到处风声鹤唳。

    “你这说杀就杀,就跟那个正义屠夫一样,真的是完全不讲道理。”同样是七人会议里一员的刘震得知消息后打了过来。

    “我知道这里面你们两边的人都有,但是要逼我站队何苦用这样的烂招。”白墨呛了回去,“按理说叶紫她们应该懂,我们辛辛苦苦地修炼,说到底很多时候不就是为了能不讲道理地任性而为么。”

    刘震瞬间无言以对。

    “你好自为之吧,虽然是合作伙伴,但是下面的也是自己人,我们只能两不相帮;而叶紫那一系的能力者估计会比较直接,冲上来让你血债血偿也很有可能,比起脑子,这群野蛮人可是更喜欢用拳头思考的。”他言语中对叶紫一系的能力者一点好感都没有。

    “记得我当时跟你第一次见面时说的话吗?”白墨微笑着说。

    “哪句?”刘震感觉到了其中的不怀好意。

    “我们已经死了六千万的人,再倒下几十万连零头都不算。”

    “你一个人能应付数以万计的能力者?”一年后再次听到这句话,他能听出来白墨这次也是认真的。

    “有足够的时间,我现在就能将整个天亚联邦的人口减半,你猜我能不能应付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