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一百九十四章 站队

第一百九十四章 站队

    “李莫夫自杀,研究所损失过半,华国吞并南方几国,成立华亚联邦?”白墨回到满目疮痍,刚刚开始重建的天庆后,马上就得知了这些大新闻。

    “总感觉离开了几天,我就被时代抛弃了。”在高空时手机完全没有信号,上不了网的他感慨道。

    作为后续权力分配的关键人物,白墨刚回到天庆,马上就被人报告了上去,正在紧张进行机构重组的众人也不得不商讨关于他的对策。

    从叶紫这边看,他没有选择站队,在战后利益分配里自然不应该给他在七人会议里留一个位子,但是他们内部的理念就是用力量来区分地位,白墨怎么说也是一个系统里的,而且也完全当得上这样一个位置,这就让她有点矛盾了。

    而从程穆这边看,他们很难遏制住能力者派系的迅速膨胀,需要有一个对等的人去抗衡叶紫。

    “所以你要怎么样?”当天下午,被找去开紧急会议的白墨被与会的双方同时问出了这个问题。

    没有太多的修饰,只有纯粹的平铺直叙,从几个当事人的口中,他们讲述了这三天来发生的事情。

    “除去研究院死伤惨重以外,其它事情跟我有什么关系吗?”听完了故事以后,白墨托着头说。

    “七人会议的席位分配那是你们的事,现有的系统管理权对我来说已经足够,其它的我不想管。”他干脆利落地拒绝了分配给他的议席。

    “主_席,喔,不对,现在应该是程议长,你们还是让陈博回来替我玩吧,正好在美利国的战事也告一段落了。”

    “我要说的就这么多,没什么事的话我先离开。”说罢,白墨本人直接就瞬移离开了会场,只留下一个蜃影在原地慢慢消散。

    一旁的几个能力者,看着渐渐消失的幻影脸色有些凝重,因为他们完全没有感觉到白墨确切离开会议室的时刻,这也意味着对方完全可以在自己反应过来以前就进行偷袭。

    “瞬移,幻影,他这是向我们示威,证明自己有确保中立的力量?”叶紫虽然也清楚拿捏这个系统对应的巨大利益,但如果维持原状就能解决白墨这个大问题的话,做一个交易也未尝不可。

    在她看来,一个系统的权限跟整个华亚联邦十多亿人相比,也算不了什么。

    天庆的重建也好,华亚联邦的重整交接工作也好,这些在白墨眼里都是无关紧要的东西全被丢到了一边。

    尽管权力的重新分配对于参与其中的人都是一场盛宴,但在他看来,作为一个孤家寡人,自己现有的资源跟财富已经十辈子都用不完,拥有的力量也足以保证自己能保持中立,根本没有必要踩进那样的大漩涡里。

    在完成灵图以后,他现在关心的,是从美利国交换回来的一些核心研究成果。

    “灵能机械是利用灵能实现目标功能的物质结构,灵枢也是利用灵能实现目标功能的结构,它们在本质上应该没有区别……不应该执着在材料上,金属跟生物材料只是实现功能的不同方式……”

    就在白墨窝在地下室里研究学习的时候,不知道是从哪里开始的流言,他作为贡献点系统实际的控制者这个事情流传了开来。原本只是一极少数上层知道的秘密,发展到后来变成为大部分人所知。

    随着系统发展的日趋成熟,无数人都看到了这背后隐藏的巨大利益,原本他们都碍于这是统治联邦的七人会议公有大蛋糕而却步,但在消息泄露以后,发现蛋糕居然被一个人独吞了,贪念顿生的人们马上就开始了各种小动作。

    特别是在高层两派都始终没有明确表示,将白墨归到自己人的阵营时。

    “抓到一只小老鼠。”白墨给抓到的人注射断灵花提取液以后绑在了实验室里。

    刚才在他看书的时候,笼罩大半个试验场的神念突然发现了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没想太多就让分身将她绑了过来。

    “陈曦,你觉得是谁?”他指着被绑成粽子的女孩问。

    “我怎么知道你是从哪绑来的人。”

    “就在上面,离你平时坐着的地方不远。”

    “她能隐形?!不过能绕过外面军方防护潜进来的,你不是已经心中有数了么?”陈曦也被她的存在吓了一跳,特别是在知道了对方被抓的时候其实已经很靠近自己以后。

    “光学隐形场,可以模拟光线在透明情况下的穿透效果,同时对自身反射的光线进行减少波长的处理,使其超出可见光范围,达到隐形的效果。当然,理论上来说买通你也是能做到悄无声息地进来的……”

    “我还想多活几年!”她像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

    “我已经知道是谁了。”白墨突然说道。

    “问的是你,答的也是你。”

    “只是一时间忘记了一些事情,刚刚想起来了,你要留下来继续看么?”他又指了指旁边的粽子。

    “敬谢不敏,进来这里能活着正常出去的人一共就没几个。”

    “随便你。”白墨耸了耸肩。

    陈曦虽然感觉眼前的女孩在用楚楚可怜的眼神望着她,但还是没打算向白墨求情,因为毫无意义。

    这个男人的无情本质早在那天晚上就已经表露无遗,认定的东西根本不会因为任何情感上的阻挠而改变。

    在陈曦离开后,白墨就一直用毫无感情的眼神看着这个被自己五花大绑的女孩,盯得她直发毛。

    “看什么看,要杀要剐随便,我认栽了,但情报我是绝对不会说的。”一开始她还能瞪回去,然后用慷慨就义的语气说着。

    “我又不需要你坦白,要知道的我都已经知道了,只是在想该怎么处理你比较好。”

    “不可能!你别想通过这样的方法打垮我!”

    “崔梦蝶,23岁,隶属原华国现华亚联邦国家隐秘能力者情报组织‘华影’,代号‘冥蝶’,编号HY00021,联络人是代号‘龙雀’的……”他开始念着通过能力天网从她跟其他组织成员的交流记录中提取出来的各种信息。

    “够了!”她被这个更残酷的真相打击懵了,自己坚持的东西原来真的是一文不值,她完全理解不了为什么对方甚至看起来比自己还了解自己。

    “开全图挂果然很无聊……一点审问的乐趣都没有了。”白墨喃喃自语,“平行世界的我到底是为了什么才将所有人都杀光,硬生生将这个外挂一样的能力废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