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一百八十一章 交易

第一百八十一章 交易

    “扑!扑!扑!”子弹带出的朵朵血花,终于是惊醒了剩下几个拿着枪,还打算顽抗到底的暴徒。

    面对这种普通人根本无法力敌的怪物,他们纷纷作鸟兽散。

    白墨一路走着,不时还能看见一些尸体,给人的印象就像是到了末世一样,只不过谁扮演丧尸,谁扮演人类,这就真的不好说了。

    “滚出去!”

    “这里不是你们该呆的地方!”

    “你们这群渣滓!”

    在他快走到目的地的时候,看见了两波正在激烈战斗的人:一边是五个白人能力者,领着身后一堆武装暴徒;另一边是目标苏雅跟三个亚裔能力者,带着一群小青年在竭力防御。

    看见后方突然出现的陌生东方面孔,这群暴徒连问一句都欠奉,直接就对着白墨扫射,中间还夹杂着一些灵术火球。

    任凭这些无谓的攻击落在自己的周围,白墨用念力掀起狂风,然后拔起旁边的一堵墙,让它绕着自己甩了几圈,将所有攻击拍飞后骤然放松,让巨大的离心力推动大块大块的水泥向着几人飞去。

    五个能力者中,除了一个倒霉的家伙因为离得太近,完全来不及躲避,直接被数以吨计的水泥拍成重伤以外,其余的四个人都只是轻伤。

    但即便如此,他们还是心生了退意,说到底这群人只是打算趁着混乱来抢一笔,不是什么职业军人。

    “不好对付,撤!”

    “saonima,华国鬼!”

    一群乌合之众,哪怕是已经获得了更大的力量,但小混混的习性依然改不了,只能打顺风架,一遇到点子棘手就马上准备撤退,边离开还在边叫嚣。

    “似乎力度把握不大好。”

    就在叫得最欢的那人,张开嘴发出“ma”这个音的瞬间,白墨像投标枪一样投出了一条钢筋,准确地洞穿了他张开的嘴,然后钢筋又从后颈开了个大洞射出。

    “这生命力还真顽强。”喉咙被对穿了的能力者,在同伴的搀扶下,居然还能捂着伤口继续逃跑,白墨也诧异了半秒钟。

    不过他也没有选择继续追击,因为脑里突然又有了一种淡淡的危险预感。跟这种能给自己带来危险的预感相比,放走几条杂鱼也就不算什么事了。

    原本还在苦苦顽抗的众人,看见突如其来的、犹如狂风一样的强力援军在几秒钟里将敌人赶走,都暗自松了一口气,之前他们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

    “你好。”

    白墨径直地向着苏雅走去,看都没有看其他人一眼。

    “请问您是?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苏雅突然觉得眼前的这个男人有点眼熟。

    “我是谁这不重要,只是来跟你做一个交易。”

    “什么交易?”

    “现在这个城市里一共有七个拥有生命场的能力者,你们这里两个,而剩下的五个都是你们的敌人,我不认为你能掩护里面一群老弱病残完好地逃出这个国家。”

    “你吃下这颗东西,我可以答应将他们都带回国。”白墨从箱子里拿出了一颗银色的药丸,“你有十秒钟的考虑时间。”

    “如果我拒绝,那会怎么样?”看着那颗明显不是普通药丸的东西,她感觉对方就像是从救人于危难的天使,瞬间变成了挟恩威胁的魔鬼。

    “其实没有拒绝这个选项的,只是因为今天心情不错,所以才多给你十秒钟。”

    她也清楚,在这场蔓延到全国各地的种族驱逐骚乱里,那些暴徒主要的目的是抢劫,而过程中造成的伤亡,基本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中。

    这里离美莫边境足有上千公里,苏雅冒险回来,原本只是打算将自己在多尔良市的家人救走,但没想到这里的少数族裔为了保护自己的财产跟生命安全,在聚居地组成了防御联盟,而她也被联盟里的人说服,作为一个重要战力做起了保卫工作。

    对外的飞机早就已经停止运营,她当时也是靠着自己的吉普车冲进城市里。

    “这里有三百多人,你一个人再厉害,也不可能带他们全部离开。”

    “北部机场,停了一架华国外交部的飞机。好,十秒到了。”

    “为什么我们要相信你?”

    “我就是证明。”

    “带我们到机场,然后我再吃掉它。”

    “可以,我给你五分钟的组织时间。”

    临时的防御工事里,几个小八卦看着在用精神波动交流的两人。

    “你说那个家伙跟苏雅姐眉来眼去的是在干什么?”

    “难道是旧情人?不然怎么可能突然来这里救人。”

    “嗯,很有可能,不过这人看上去好年轻的样子,没想到雅姐还有这样的小情人。”

    “别乱嚼舌根了,刚才那个长发男有多恐怖你们也见识过,几招就已经将他们全给打跑,真要动起手来,把我们绑一起都不够他一拳的。”

    “小惠,给我一个对讲机。”苏雅骤然出现在了正在窃窃私语的几人身后,将他们吓了一大跳。

    “给。”感受着“轻轻”揉着自己肩膀的那只手掌,她战战兢兢地将身上的对讲机拿给了苏雅。

    “我是苏雅!所有人现在集合,北面机场有来接应我们离开的飞机,五分钟后出发,过时不候!”透过对讲机,她给聚居地里的所有人宣告了这样一条消息。

    “真的吗?”

    “应该是真的,刚才有一个很厉害的人将那些暴徒全打跑了,肯定是国家派过来救援我们的。”

    “感谢祖国!还记得我们这些游子。”

    “别光顾着说了,赶紧收拾!五分钟后就要出发了。”

    重新点燃了希望以后,老老少少都提着自己的东西准备离开,三百多人组成了一个小队伍,开始往北面机场出发。

    “交出你们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然后滚出这个国家!”就在一行人穿过市中心的时候,城市里几乎所有的暴徒都围了上来,为首的一个能力者喊道。

    “对!”

    “留下钱,然后滚!”

    在首领发话以后,下面的人也开始起哄。

    “你们,挡路了。”

    白墨从队伍的中间飞出,像戳泡泡一样手指微动,将所有没有生命场保护的敌人一一点爆。

    由内而外的爆裂,上百的武装暴徒就像龟裂的瓷器,鲜血在遍布全身的裂缝中喷涌而出。仅仅是几秒钟的时间,对面还能站着的,就只剩下五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