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一百八十章 殉道者

第一百八十章 殉道者

    不管索尔这边是怎么样的气急败坏,在大杀特杀过后,侯自进入了所谓的贤者模式,心无杂念。

    他通过仔细的分析,总结发现了自己杀人后获得力量的经验规律。

    “杀死恶行越多的人,能获得的力量就越多,杀死越强的人,能获得的力量也越多,只要我一直坚持正义,为民除害,总有会有实现理想的一天。”

    在血洗了一个市政_府,收割了数百人命以后,他原本受的伤已经彻底痊愈,也正式拥有了自己的生命场,摆脱了可能被范围型能力者秒杀的尴尬。

    再配合高周波刀,自身战斗力已经足以跟灵动高阶的能力者媲美。

    没有被杀戮欲望蒙蔽的时间里,清醒的他开始规划今后的路线。

    “现在做出了这样一单大案以后,已经彻底地跟他们撕破脸皮,即使是逃出国,他们也绝对不会放过我,还不如继续留在华国,贯彻我的正义到最后一刻,尽我所能,用我手中的刀,荡尽心中不平事!”

    “以我现在的情况,已经没有了吃东西的必要;有着堪比高铁的行动速度,基本也不需要使用交通工具;强悍的身体素质,睡荒郊野地不会有任何的问题。”

    “在不需要惩恶的时候,我完全可以在伪装成流浪汉,或者躲在某个山疙瘩,要追查到我绝非易事。”

    “这把高周波刀在不使用的时候跟一根破竹竿差不多,看起来这群死间谍是早就料想到了这一点,要是做成跟屠龙刀一样,伪装起来就麻烦了。”

    将自己定义成为了正义的殉道者后,侯自开始了自己不断流浪,不断逃亡,也在不断贯彻他所谓正义的路。

    “苏雅,女,三十二岁,中国籍,离异,育有一子,其子现与其外祖父母在美利国亚利州居住,此次出境很大可能是要保护几人回国,居住详细地址……”根据情报机关提供的详细资料,白墨很快查到了最后一个所需灵枢所有者的行踪信息。

    “有点麻烦,居然跑美利国去了。”

    因为美利国日渐高涨的种族主义情绪,各州都有排斥驱逐非白人的行为,华国在当地的情报网络也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

    “现在情报部的人也都急着撤离,其他人过去也帮不上忙,还是我一个人过去比较方便。”

    “陈曦,替我准备一下,我要到美国亚利州一趟。”

    “嗯。”

    经过了半年多的磨合,陈曦已经完全熟悉了这个上司的性格,他从来不会解释下命令的原因,也不需要手下提意见,只需要按着他的要求做,实际上是一个极度自我的人。

    “他要去美国找这个女人?”白墨提出的要求连同之前通过情报部门查询的资料,很快就通过专门对他的情报小组传达到了几个领导人耳中,“不管他是什么原因,让他注意点安全,美利国现在一团糟,给他安排一架我们的专机。”

    “要是研究院的家伙都像他一样省心就好了,从不在背地里搞事情,整天就窝着研究,华国一直以来的研究不行,就是像他这样的人太少,到处都是弄权的技术官僚。”

    “他这一个人,就已经产出了占整个研究院总数四分之一的资料成果,确实是不世之才。”

    “以后这种小事情就不用通知我们了。”

    “是的首长。”

    虽然明眼人都知道是华国支持的独立军,但毕竟两国还没有处于官方交战状态,民用航班都依然可以来往,只不过就是因为排外骚乱而人数大减,更别说代表华国政_府的专机。

    领导发话以后,一切自然都是用最快的速度完成,仅仅是两天后,习惯性地提着一个大箱子的白墨,就一个人登上了专门替他准备的专机。

    专机上的司乘人员也是第一次看见有一个保镖,一个随从都不带的领导登机。

    但长期负责接待高级官员的他们早就已经有了极佳的服务素质,不去问为什么就是其中一个重要守则。

    “不需要给我准备任何东西。”白墨一上机,直接就给在场的服务人员说道。

    “是的。”

    将箱子放在一边,他斜趟在座椅上,过肩的长发随意地搭在椅背,静静地合上了双眼。

    十二个小时后,白墨一个人提着箱子,出现在亚利州的摩尔市。

    亚利州是独立军没有攻入过的一个州分,不像东南部各州,饱受战火蹂躏,虽然双方都克制着没有使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但是像能力者之间的交战,各种火炮、炸弹的轰炸,依然无可避免地造成了大量的损伤。

    这里的建筑依然基本保持着完整,除了到处可见的种族排斥涂鸦,还有零星的枪声以外,跟战前并没有多大的改变。

    “二等人通通滚出这个国家!”

    “黄皮、黑皮、棕皮,你们比绿皮还低等,Waaaaaaaah!”

    ……

    街头巷尾都是各种发泄式的涂鸦标语,诉说着创作者的疯狂,白墨甚至还看到过几个人,刚刚吸过大麻,又拿起喷漆,摇摇晃晃地在一堵墙上面乱喷。

    不过这一切都跟他没有多大关系,只要自己的目标没死掉就好。白墨拿出在线地图,按着资料上面提供的地点前进。

    越往目的地走,他发现乱象就越多。无所事事的暴动小青年有拿着汽油瓶的,有拿枪的,似乎都在往一个地方跑。

    一路走来,白墨都丝毫不掩饰自己的灵能波动,强横的气息近乎实质化,压迫着附近所有的普通人,让他们甚至连呼吸都感到有些困难。

    尽管对方明显是一个东方人面孔,但大多数的暴徒都选择了躲开,只有少部分不怕死或者不信邪的,提着重型枪械的家伙还敢对他进行扫射。

    “装神弄鬼!”

    “哒哒哒哒哒哒哒!”几个两臂都是纹着“……GREATAGAIN”纹身的白人大汉,咆哮着扣动了手中的扳机。

    “人在一个疯狂的群体里,就容易降智商。”呼啸而来的子弹被环绕白墨周围的念力墙强行扭转了方向,向着它们的发射者回归。

    “我的……”上帝两字还没来得及说,拿着枪的几人就已经被自己射出的子弹打成了马蜂窝。

    如果有人留意到他们尸体上握着的枪,就会发现这样一个事情——每把枪的枪管都射进了一颗倒飞的子弹,将枪体结构彻底破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