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一百七十七章 喋喋不休

第一百七十七章 喋喋不休

    “对平行世界的‘我’产生的信仰,因为他的消失,所以留到了我的手中么?”白墨心里想道。

    “那天的光人应该是一个灵能分身,当时似乎也有类似的信仰之力环绕着它,但是瞬间就被燃烧殆尽,是不是意味着他对这种力量的排斥?”

    第二个命图神风霁月几近完成之时,随着灵图的吸收整合,白墨已经有了大大小小一共十多个能力,虽然真正能跟他灵动圆满程度相匹配的还是只有神念跟吸能皮肤。

    前者作为神风霁月的核心,配合各种精神力,电磁波相关的灵枢,最后将会组成一个完备的感知与信息处理的体系。

    后者作为洞天空玄的核心,配合各种防御,移动相关的灵枢,组成了一个多重防御体系。

    念力作为第一道防线,直接或者借助周围物品构筑起防御;然后是皮肤外一厘米等于实际两米的咫尺天涯,咫尺天涯里面的空间充斥着一个等离子防护层;最后才是本体的吸能皮肤,还有一个短距离瞬移作为备用。

    作为一个研究者定位的人,他相当大一部分的能力都是为了防御跟移动,真正属于输出的只有念力,剩下的则是各种感知与信息处理,典型的乌龟流加点。

    大多数能力者跟白墨不一样,他们都有着严重的攻强守弱问题,中高阶能力者自身的防御对于低阶能力者来说可能是天堑,但是面对同阶能力者的时候就完全不够看了,硬扛同阶的攻击,基本不可能不受伤。

    “为了抗拒信仰之力进入身体,似乎每时每刻我的精神力都在以非常缓慢的速度消耗。”白墨原来也没有留意到这个事情,根据他之前的观察,人只要醒着,精神力就会处于一个动态的消耗生成平衡,骤然增加一点点的消耗很难发现。

    虽然知道另外一个自己很有可能是不怎么喜欢这种信仰之力,但是他还是选择了做这样一个试验——将一定量的这种力量融入到自己的身体观察。

    “这东西似乎跟其它的精神力有点不一样,它不会抗拒融入体内。”他以前也拿一些来自实验体的精神力做过试验,发现非同一生物的精神力有特异性。

    经过了一段时间的试验,白墨基本已经确认了自己的情感视觉实际上是对精神力观察的一种方式。

    在情感视觉下,这种精神力散发出乳白色的光,瞬间就跟他自己体内原有的精神力融为一体,然后大量来自其他人祷告的信息又一次充斥了白墨的脑海。

    “一轮教的那个拉姆多肯定拥有一个跟我类似的、海量信息处理方向的灵枢,不然短时间内吸收这么多的信仰之力绝对能在一瞬间将他洗成白痴。”

    “就跟体内那群喋喋不休的玩意一样,这种无聊的祷告词同样让人厌烦。”虽然他可以处理这个流量的信息,但不代表白墨对不断地听着这种毫无营养的祷告有兴趣。

    “既然两个都没完没了,那将这种信仰之力导入到这块亿人魂晶里面会不会有什么效果?”

    他开始小心翼翼地用念力去诱导环绕在自己身边的信仰之力,让它不断地往目标靠近,当这种力量接触到魂晶的瞬间,奇怪的一幕发生了。

    它主动地吸收信仰之力,从一开始的缓慢吮吸,到后面干脆是鲸吞海饮,很快就将萦绕在白墨身边的目标全部吸收干净,而原本五光十色的晶体,颜色似乎稍稍淡了一点点。

    “将周围的信仰之力看成雾霾的话,这块魂晶也像空气净化剂。”随便写下了一点实验记录以后,白墨带着这东西,准备去完成灵图神风霁月最后一个灵枢的收集。

    华国,洛城,两个树底下乘凉的老头。

    “听说了吗?”

    “什么?”

    “最近好像又出来了一个什么正义使者,专杀贪官有钱人黑社会的,逃到了我们这边。”

    “自从那什么劳什子灵气出来了以后,三天两头就冒出来一个愣头青干这种事情的,有什么好稀奇的。”

    “那些没闹腾几天就被抓走的小子当然没什么好稀奇,但这个不一样呀,新闻都有了,一路逃亡一路还在杀,听说就连抓他的人都被干掉了几个。”

    “这么厉害?”

    “不然跟你说什么,听说那人还特别奇怪,每次杀人都喜欢披着个破披风,上面用血写着正义两个字。”

    “这种怪人还是少管为妙,不过咱家小门小户的,也搭不上他。”

    “也是,我们这种小人物算个啥,来来来,下棋下棋。”

    “总算暂时杀退了龙组跟特警的追踪。”一脸劳累的侯自,自从在几天前回到老家,一时忍不住杀人的瘾,将正好碰面的副市长杀掉了以后,马上就引起了高度重视,调派了一个小队的人来将他缉拿归案。

    “我杀的不过是一个只会捞钱的无能家伙,是为这个社会做好事,这是正义的行为,为什么都要来抓我!”两三天没有杀人以后,他的瘾又一次犯了,精神开始不大对劲。

    “杀尽所有坏人,踩平所有不公,这个世界才能恢复正义!”红着眼睛的他,在之前一连杀掉了七八人,甚至其中还有三个能力者以后,通过自己的吞噬能力,各方面的素质都得到了飞跃,受的伤也在迅速愈合。

    正是这种以战养战的方式,才让他坚持在对方的追击中坚持了下来。

    “候自先生?”正当候自红着眼,在迅速地思考下一个作案目标的时候,身后突然有人叫住了他,他马上做出了戒备的态势,因为知道他名字的九成可能都是追捕他的人。

    结果他扭过头,看到的却是一个金发碧眼的外国人,他在用标准的华文在跟自己热情地打招呼。

    “你是……费歇尔的手下,索尔?”作为一个前情报人员,对其他国家派驻在华国的疑似情报人员也有所了解。

    只不过碍于国际压力以及没有确切的证据,上面才一直没对这些重点怀疑对象下手,他这种小卒子也没有动手的权力。

    “是的,今天是要送您一份礼物的。”索尔将手上的盒子交给了侯自,“这是美利国最新的研究成果,灵能高周波刀,以您的力量,想必能发挥出这款新型刀具的所有力量。”

    “只要将灵能注入刀中,超高频的震动可以毁灭一切。”

    “如果没什么事,你就可以去死了。”一把从里面掏出高周波刀,已经红着眼强忍杀意有些时间的侯自,直接挥刀砍向了这个来自敌国的情报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