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一百七十五章 天倾之光

第一百七十五章 天倾之光

    由于两方有着重合的记忆,近乎一样的思维结构,所以无论光人表达出来的理念有多奇怪,白墨都能毫无困惑地瞬间理解。

    “没有什么罗意,没有什么重生者,它只是一只时间漂流瓶,唯一的目的是要找到你,记忆是我随便从当年地球时期里改编的一段,我知道只要将他唯一的仇恨的对象指向你,他很快就能跟你碰面。”

    另一个白墨对罗意跟这个自己碰面的时间估计最后还是有了一些误差,不过并不影响他的布局,以他的能力,所有的误差情况都已经做好了预案。

    “原来是带着我自己的一点记忆,难怪能弄出来灵能分身这样的灵术。”一直以来困扰白墨的谜题,关于罗意对灵术的可怕创造力来源也是彻底解开了。

    “灵子背后的水很深很深,应该是某位大人物计划的一角,因为不敢去惊动这种存在,当然也有可能是他已经发现了,但不屑于管我这种小虾米,就跟背后操控陈迪奥命运的存在一样。”

    “我到现在也只是有一点头绪,你研究的时候要万分小心。”光人为了这个世界白墨的安全起见,没有告诉他任何有关灵子实质的发现。

    “我的时间快到了,最后送你一份小礼物。”

    “光!”光人伸出手,默念了一声,然后一共三十道光芒就从它的背后射出,最终织成一张大网,笼罩了整个世界。

    “最终审判到来了吗?”这是匍匐在地的虔诚教徒们心里的想法,“希望我能够到达主所允诺的天国。”

    由光组成的巨网缓缓下压,如果有人能同时看到整个地球表面的情况,就会发现实际上每道光芒对准的,正好是盘踞在城市里的一头鬼王。

    “报告总统阁下,根据卫星的观察大致推断,这些光芒的目标应该是盘踞在各大城市废墟的怪物。”

    “不是灭世就好……”约瑟夫用食指划过额头,将自己额角的细汗轻轻抹掉。

    三十头怪物不断地用超越人类听觉范围的超声波嘶吼,企图对抗集结在头顶的天倾之光,但一切的反抗都是徒劳,宛如蚂蚁试图对抗按死它们的手指一样。

    这些能硬扛十数枚核弹爆炸的“蚂蚁”,在半秒钟内完全被巨网上的光消融,只留下作为核心的光球,以及一地的蓝色粉末随风消散。

    “你早晚都会得到它们,我就提前送给你好了。”光人一手将三十个光球捏成一枚晶体,轻轻地抛给了白墨。

    完成了最后的任务以后,光人开始不断地消散。

    “这个光人只是一个程序,你也清楚,无论是你还是我,都不可能会容忍任何有自我,有独立意识的分身。”

    “这个世界太过广大了,我也不过是沧海一粟,不过这也好,永远存在未知的东西,也就永远有着探索的兴奋感。”

    “如果有机会遇到陈迪奥的话,替我向他问个好。”

    “信封,在信送到收信人的手中以后,也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

    笼罩地球的光芒在不断退却,光人最终消失在了空中,连带消失的还有名为罗意的存在。

    凌压众生的存在感也随着它的消失而退潮,所有人都得以从这样的枷锁中脱离,白墨看着手上的结晶体,莫名地感觉到自己对这块晶体的利用方式,最终会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世界的走向。

    “刚才这是怎么了?”

    “怎么突然就晕过去了?”

    “我记得好像是有什么出现了,然后眼前一黑就失去了知觉。”

    现场的人渐渐醒转过来,纷纷开始思考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全世界的人在光人消失以后,都开始疯狂地寻找任何与它有可能相关的事情,但所有真正相关的信息都已经被抹消。

    各国的卫星在它的影响下,都只能拍到它以无尽的光灭杀去各地怪物的一幕,会场发生的一切没能以任何形式记录下来,他们只知道有一个如神祗一样的家伙曾经存在过。

    “我的能力可以将周围一个小时内发生的事情记录下来!”一个想要在众人面前出风头的年轻人,大喊着主动地暴露了自己的能力,企图获得大量的关注。

    “映!”他伸手一指,打算像往常一样用自己的能力将过去的画面投影出来。

    “以他留下的一段记录都有这样惊天动地的威能,也就这种不怕死的家伙才敢去复现了。”远处围观的白墨并不认为“自己”会留下这种漏洞。

    跟平行世界的白墨一样,他也从来没觉得过那是跟自己同一的存在,同样是以“他”去称呼平行世界的自己,“他”也只是一个可以完全理解的道友而已。

    “砰!”果不其然,这年轻人刚刚复现了一个画面,重现出对方一瞬间的气势以后,身体就因为反噬而爆开成一片血雾,溅了附近的人一身,吓得他们争相躲避。

    “呼,总算走了,还好它只是把我们当初灰尘看待。”深海底下,脑虫从威压中恢复过来以后想道。

    “杀陆上的那几十只怪物也跟碾死蚂蚁一样简单,到底是从哪位路过的恐怖存在,一个不算先进的科技文明怎么可能孕育出这样的存在,难道这个星球的历史没有那么简单?”脑虫开始了各种脑补,这也让它日后的计划变得更加的小心谨慎。

    纷乱过后,赛场的人们才发现比赛的新科冠军罗意已经彻底地消失,再结合事情正好是在罗意上台以后发生的,大量的推测马上就出现在了众人的脑海里,但这也注定是一单无头公案了。

    颁奖仪式在这种情况下也只能草草收尾,给全世界的人留下了无穷无尽的谈资,当然也激发了很多人对力量进一步的渴求。

    “吾座下的最强天使已经重归天国……”光人消散以后,被打回原形的拉姆多迅速开始重新笼络信仰,在一批骨干以及一轮教的部分高层支持下,他重新获得了原来一半左右的信仰,相比全盛时期,恢复了一半的力量。

    剩余的信徒,则是在这次的事件后,坚定地认为对方只是一个骗子,一个异端,只有那天存在的光人才是真正一轮神的化身。

    于是在另外一批高层的支持下,一轮教正式分裂成两个派别,原派,也就是认为拉姆多是异端的派别;初派,认为他是一轮神化身的派别。

    原本对光圣教的斗争处于上风的一轮教,在最强者拉姆多一下被削弱到只有原来战斗力的一半,而且内部陷入分裂以后,之前累积的优势迅速消失,前方战线一下告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