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一百七十四章 漂流瓶

第一百七十四章 漂流瓶

    “谁?!”西伯利亚深处的森林里,一个面无表情的男人突然张开眼睛,感受着来自数千公里外南方的巨大威压。

    “可惜,偏偏在这种时候功亏一篑。”他强忍怒火,看着身前两个跟自己有八分相似的男人,“又要再花上一两年的时间。”

    突发变故后,白墨环顾四周,发现周围除了自己以外,全部人都已经昏倒在地就已经意识到对方是冲着自己来的,但是他想了很久,还是没想明白自己有什么值得对方惦挂的。

    “你好,如果你能听到这段话,说明我的实验成功了,平行世界真的存在!”光人对着白墨一指,在他的脑海里生成了这样的信息。

    “首先,我做一个自我介绍,我是来自平行世界的白墨,或者正确来说,这是我造出来的一个时间漂流瓶,里面装着的是我写给你的信。”

    “这封信的打开方式是核心思维方式匹配,精度是99.99%,因为我也不敢保证上一刻的我跟这一刻的我是完全相同的。如果真的有其他人能打开这封信,那也无所谓了,思维方式已经跟我重合到这种程度,跟平行世界的我已经毫无区别。”

    “这封信设定的到达时间是灵潮在全世界爆发的那一天,可能会有些误差,毕竟是第一次做这种实验。”

    “很多年前,也许对你来说只是十年前,我记得初中的时候教语文的老师曾经让我们写过一篇作文,让我们给过去的自己写一封信,没想到真的有寄出去的一天。”

    “我想了很久,到底应该写些什么,以我现在的力量,在想这封信的时间里,我可以吃掉十个太阳,离当年看星星时打算变成苍穹的愿景挺近了。”

    “从灵河之秋到我投下这个漂流瓶为止,已经过去了一千三百年的时间,在这一千多年的时间里,我做过的最后悔的事,就是一念之差,杀掉了九成九以上的人类,剩余的六百万人通过飞船逃离了太阳系。”

    “我当时没有继续追击,而是选择了他们离开的反方向做太空漂流,因为我那时候已经有点后悔了。”

    “或者现在的你会好奇,未来的自己到底怎么样做到这一点,至少在这个时间点,跟你一个战斗力层次的人还有一些,整个人类社会有着各种各样的天才,怎么可能被一个人灭族。”

    “关于这个我不想说,以后你会懂的,只是希望你不要再重蹈我的覆辙,虽然人类里面有太多的垃圾跟无用的东西,但杀光他们始终是一个很浪费的行为,他们应该有更好的用途,哪怕是做生化反应炉,也比变成一具尸体好。”

    毕竟只是处在平行世界的同一个个体,两者的价值观虽然诡异,但绝对是高度的统一,光人根本不担心白墨不接受自己的观念。

    “四十年前,一个叫陈迪奥的家伙突然就出现在我面前,自称是一个时空旅者,可以穿越到不同的位面,目标就是不断地寻找知识。”

    “虽然他的态度相当的高傲,一脸高维生物看不起我们这种‘思维落后’的‘土著’样子,不过已经孤独了很多年的我还是想找人聊聊天,不为什么,就是因为在杀尽人类以后我已经很久很久没听过不属于自己的观点,这个宇宙太大了,我一直没找到其它的智慧生物。”

    “我们就飘在漫无边际的太空里聊了好几天,基本就是他说我听,听完了他的故事以后,总结成三个字就是‘搞事情’,到每个位面去搞大新闻,不过这也没什么,要是我能到处穿估计干的也差不多。”

    “按照他的说法,原本穿过来是想把地球当成摇篮位面那样玩,研究所谓法则变化的,结果人都被我杀光了,地球被我吃了,想搞事情也没法搞。”

    “我们一个是不把人当人,另一个是不把NPC当人看,原本三观应该挺合的,可惜他觉得我也是NPC,聊了几天以后还是想把我切片。”

    “于是我问了他一个问题,我问他有没有想过最初能穿越的原因,然后他愣住了。这个在我看来理所当然要搞清的问题,他似乎从来都没有考虑过,或者说,下意识地忽略了。”

    “他似乎是在拼命地回忆,试图回答自己这个问题,单纯是思维的力量,他已经足以扭曲附近的引力,不过还是没想出来能说服自己的原因。”

    “然后我给他说了五个字——楚门的世界,作为一个穿越过许多世界的人,他马上就明白了我的意思。”

    “我看他的表情很是矛盾,一方面很不想承认自己经历过的一切很可能都是别的存在安排的,但是另一方面又找不到证据去反驳。以他的层次,一瞬间就可以将自己从出生到现在所有的事情都回忆起来,但是偏偏就是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所有位面的命运都应该由我来安排,它们都是我的实验室,我的命运不可能是被安排好的!’他在挣扎了一会以后,打开一扇时空门准备离开的时候,说出了这么一句话,话里似乎带着点颤抖。”

    “在他完全消失前的一瞬间,他反问我,为什么不认为自己也是活在楚门的世界里。”

    “‘我这样一个没有金手指,不是重生者,就是在太空孤独地不断漂流的人,可能是主角吗?’得到我这样的回答以后,他无言以对地离开了。我不清楚他之后要干什么,或者是要逆天改命?”

    “自从迪奥离开以后,我开始研究平行时空方向的问题,花了三十多年的时间才弄出来这样一个漂流瓶。研究的过程里,我一直都在后悔当初为什么要将所有人都杀掉,多一群等级差不多的探索者跟我一起研究,也许就不用浪费这么多时间了。”

    “写这封信只是为了做一个实验,说到底,你是你,我是我,尽管思维模式非常相近,我们终究是两个思维独立的个体。对我而言,你只是一个能够完全理解我的道友而已,你的命运改变再多也好,都不过是平行世界的你获益,与我无关。”

    “我不会给你留下什么传承,那种东西除了塑造出另外一个更像我的‘我’以外,对我本身来说毫无意义,最重要的是会剥夺了你获得探索过程本身的乐趣。”

    “独立解决问题以后的兴奋感,跟看完一遍答案完全是两回事,我知道你可以理解我的话,所以我更希望你能走出自己的路,享受寻找本身的乐趣,而不是像那些位面穿梭流小说主角那样变成各个位面知识纯粹的掠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