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一百六十八章 侵染

第一百六十八章 侵染

    “海族背后的黑手果然是神通广大,不仅能破译核弹引爆密码,还能布下这样的阵法,看来老头子那边推测黑手是外星人还是挺合理的,阵法这些明显带有其它文明痕迹的东西,已经不是单纯一个灵气异变可以解释的了,这里面的水很深。”

    在分身不间断地连续攻击了上百下以后,每次攻击时显现出来的屏障已经是摇摇欲坠,而与此同时,与屏障命运相连的光球也已经像风中残烛一样,只余下一点微弱的光,远不复白墨刚刚遇见它时候的明亮。

    “其他两个灵动高阶的研究员大概会在十分钟内到达,我要在这个时间内带走这份样品,不然又是各种麻烦事。”

    他思索着自己的对策,虽然两人即使是合力也不是他的对手,但跟从来都是独来独往的自己不同,这次来的两个人背后都有着一群灵动高阶的研究员支持,积聚起来的能量就有不小的分量。

    白墨从负责到处走去搜集情报的分身里也了解到,研究所里对自己这个过分年轻,特立独行的空降副所长一点也不感冒,如果不是有像璇玑果这样引起轰动的发明支撑着,早就有人跳出来为难他了。但即便如此,暗中对他的负面评价也是相当的多。

    比如评论他不像一个研究人员,而更像是一个独来独往,暗中策划各种阴谋的巫师,虽然白墨也觉得这评论其实挺中肯的。

    而且最根本的问题是,他们清楚贡献点系统的意义跟代表的利益都十分重大,但白墨以研究所的名义,实质上自己一个人控制着贡献点系统利益的绝大部分,严重地损害了他们的利益。

    “按照分身到处走得到的信息,老头子们跟少壮派的矛盾是越发尖锐,上一次杀掉‘四公子’的行动只是强行压制住矛盾,下一次的爆发只会更加严重。”

    “而研究所的所长作为一个典型的科技官僚,在获得了力量以后也开始结党插手两方的斗争,看样子他似乎是要将筹码压在少壮派,所以也对我这个站在老头子们这边的家伙看不顺眼,然后三者之间还有各种互相渗透……真是烦人。”

    他扭了扭头,强行让自己将注意力先集中在眼前的事情上。

    突然,分身手上的光球像是回光返照一样地强烈闪烁了一下。

    “在彻底消亡的威胁下,终于是按捺不住了。”强光并不影响白墨的感知,他能够清楚地“看”到光球在最后灿烂的瞬间,里面的东西裹挟着蓝色物质,冲进了分身的内部。

    以他的反应神经,自然是能够操控分身完美地躲开,只是他不甘心再次只收获一点完全不知道用途的蓝色物质,所以才放任它们的行动。

    光球里的东西进入分身以后,他最后尝试着强行攻击了一次屏障,果然跟他猜想的一样,攻击后被削弱的对象变成了分身本身。

    它们马上就开始了极速的扩散,仅仅是几秒钟后,分身就已经几乎是全染上了极浅极浅的蓝色。

    然后他就发现,自己对分身的控制力度在迅速下降,所以干脆就打着最后放弃这个分身的想法,去观察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情。

    虽然要夺回所有控制权很难,但是让分身自爆依然只是一个念头的事情。

    感觉自己的“夺舍”已经接近成功,重获新生的鬼王开始迅速地吸纳城区里残存的阴气去恢复自身,同时再次生成大量的未知物质去作为自己的保护层。

    尽管它的精神问题非常严重,有着极强的混乱性,但身体的恢复是近乎本能的东西,无论它再怎么疯,也干涉不到自然而然的恢复。

    或者这对于它来说只是一些本能的东西,但是对于同在体内观察感知的白墨意志来说,就是最为珍贵的知识。

    一直在思考到底该怎么样迈出下一步的他,总算通过对比,有了突破性的进展。

    “原来,所谓未知物质的生成,其实是‘我’这个概念在体外的延伸,代表意志的生命场突破到体外,利用精神力侵染周遭的物质使其改变性质。”

    “而一旦这种物质脱离生命场的支持,则会在短时间内恢复原状,所以我刚才挖下来的其实就是一块被改变性质的空气,难怪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重新汽化。”

    “所以说要突破融场期的话,实际上是要让生命场突破身体的限制,延伸到体外,这也是突破需要大量精神力的原因!”

    “这似乎跟小说里的法则领域有点像,不过差得似乎还有点远,连雏形都算不上。”

    重新分化出分身对他来说只是虚弱半天的事情,但如果被这头生命层次比自己高的鬼王恢复后,通过分身跟本体的联系找上自己,那就是个真正的大麻烦。

    在瞬间想通了这些以后,白墨看着已经几乎完全失去控制的分身,果断地下达了自爆的指令。

    “你!”夺舍而入的鬼王在白墨传达自爆信号的刹那就发现了不妥,但是已经无力回天。

    “事情不会就这样结束的……”它只来得及扔下这么一句狠话,就随着自爆的分身灰飞烟灭。

    “哐当!”随着载体的彻底毁灭,白墨似乎听到了一声屏障碎裂的声音,原本笼罩在整个天州的阵法开始崩溃,原本因为屏障而积聚起来的阴气也开始往各处飘散。

    他有一种预感,那头鬼王还没死绝,但是现在也是该离开的时候了。

    白墨一把卷起那点蓝色粉末,开始往南方战区的总部走。

    “白先生,你是第一个到达现场的,现场有什么发现吗?”刚走了没多远,研究所里两个三十多岁的灵动高阶研究员就在前面拦住了他。

    “没有,而且我是你们的副所长,不要拦路。”刚说出口,白墨就发现不对劲了,他的声音变成了像是无数人声音混杂起来一样的复音,听起来煞是恐怖。

    “你不是白墨,他不会这样说话,肯定是那头鬼王已经夺舍了他!”两人中走在前头的周佳文说完这番话后,迅速地向天空发射了警告信号,然后提醒同行的李佳做好迎战准备。

    “无聊。”察觉到自己的声音出现了问题以后,白墨改用精神波动去交流,在他的普及下,基本拥有生命场的能力者都学会了使用精神波动。

    但是,鬼王最后的侵染似乎没有那么简单,就连他的精神波动,传递到两人的脑海里时候,也发生了扭曲,给他们的感觉也像是有很多人在表达同一个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