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一百五十七章 构想

第一百五十七章 构想

    白墨擦了擦额头渗出来的细汗,刚才这样高强度的微操作对他来说也是一个巨大的挑战,芯片上晶体管比普通细胞还有略小一点,操作起来无论是对精神还是对灵能的消耗都不是一个小数目。

    虽然这仍然属于他的可感知范围,但使用念力去操作则是第一次尝试,他也只是因为看见角子机,所以才突发奇想地去做一个这样的实验。

    “先生,您中了这台机器的大奖,奖池里的奖金一共是三十万零八百五十一块。”一旁的工作人员赶忙上前去处理这种事情。

    “才这点钱怎么这么多人围上来了?”

    “因为这部机子是一块钱一次的投注,所以……中三十万已经是最大的奖了,那边有一千块一次的机器,对应的最高奖金就接近三亿。”

    “要是中了那个有机会活着离开吗?”白墨伸了伸懒腰,用开玩笑的语气说道。

    “先生请不要这样说,我们赌场是绝对的遵守规则,这关系到我们立身的信誉问题,无论客人赢了多少,都一定兑现,绝对不会贪墨。”经理义正辞严地大声说道,顿时吸引了更多人的注意。

    “真是可惜,有这么好的运气中了大奖,结果却是只有三十万,白瞎了这运气。”

    “我看他坐在那机子前面也有一个多小时了,下注都下了好几百次,这才赢了一把大的,你要是站在他的角度想,去一千块区玩,就是没了好几十万,还敢继续拼吗?”

    周围看热闹的人都议论纷纷,赢三十万对他们来说也不是一个什么新鲜事,但用投注额一块钱的角子机能赢三十万那就是新鲜事了。

    “我这样子使用念力的话,就有点像谢尔顿手心上,那个可以读取储存在硬盘上信息的灵枢一样。而在他头部,可以以电磁波形式跟互联网交换信息的灵枢,又有没有办法统合到神风霁月里面呢?”

    白墨没有理睬周围人的指指点点,反正这么大一个赌场也不会在意这三十万的出入,只要不去那台一千投注额的机子他们也不会管。

    “灵能分身是属于洞天空玄衍生出来的能力,但为什么会有念力跟神念这两个不属于这组灵图体系的能力?”他坐在角子机前面越想越远,思路又开始绕进了自己的修炼里面。

    看着面前的客人又开始呆呆地看着角子机,小黄这次也不再认为他是真的在发傻,而是猜想他在以某种玄妙的方式跟角子机沟通。

    “既然我已经开始可以做到集成电路里晶体管的微操控,后面也可以考虑一下将身体的一些部分向生物电脑方向发展,毕竟计算跟信息处理能力再多也肯定有用得上的地方。”

    “不过我对这些方面的了解还是太少,得让陈曦多砸点钱拿到前沿领域更多相关的知识,还有找机会去美利国扫荡一趟了,毕竟他们才是这些领域真正的领头羊。”

    “跟生物计算相关的灵枢在实验室里也有几个储存着,可惜除了一个已经在神风霁月里面,剩下的跟预定的两套灵图都冲突了,只能够做参考用。”

    “按照纪宣给出来的资料上面的图片以及他登记的功能辨认,这次买回来的一百多个灵枢里面,有五个是神风霁月所需要的,剩下的几个看来是要去打对应参赛选手的主意。”

    “而这一百多个灵枢里,根据他上面写的,跟计算相关的灵枢只有一个,或者正确来说,是半个,为了能够再生,出售人只卖出了半个。”

    ……

    他就这样坐在椅子上不断的思考着,而站在后面的小黄则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因为他的奖金很大程度上是要看客人的投注额,坐着发呆的白墨显然是不会给他带来任何收入的,但赌场的制度也严格地限制着他们不能够违背客人意愿劝导赌博。

    就在他内心不断地挣扎的时候,白墨站了起来,将他从挣扎的深渊中拉了一把。

    “我累了,带我到安排好的房间吧。”

    一听到这句话,他就感觉自己今天晚上白忙活了,从三个人中好不容易取得先发优势,跟上了显然是在中间位置的大人物,结果一晚上赌了还不到五千块钱,按照他千分之一的提成额,也就是今天晚上的几个小时他一共赚了不到五块钱……

    “五块钱……”小黄在一边领着白墨到安排好的房间,一边喃喃自语,“希望有小费吧。”

    “白先生,这里就是您的房间。”侍应生刷卡了开门,然后恭敬地站在门的一边,期待着有最后的收入。

    但白墨就像是看不懂的样子,径直走进了房间。

    期望越大,失望更大的小黄,也只好无奈地关上房门,缓步离开酒店区。

    就在他满带着失望离开的时候,他突然想起来白墨在角子机里赢的那三十万的现金券还没有兑现,于是打算回头去提醒一句。但就在他回头的瞬间,一只纸飞机恰好分离不差地飞进了他胸前的口袋里。

    “谁那么无聊?”他抬头往四周看了看,却没发现有人的踪迹,气氛一下子就恐怖了起来。

    小心翼翼地将飞机展开,让它重新复原成一张纸,他才发现原来是那张三十万的现金券!现金券里面还夹着一张小纸条,上面写着三个字——送你了。

    小黄往白墨房间的方向看了看,没有发现任何动静,另外他也估算了一下从他房间到自己的距离大概有二十多米,但是没想明白这纸飞机是怎么样飞越这段距离,然后恰如其分地在他转身的一瞬间,径直飞插进自己胸前口袋的。

    不过他回忆起对方就是在赌桌上随意地抛几个筹码,都能整齐地堆叠成一栋的技术,然后再去联想这件事,很多疑问就不再是疑问了。

    “果然是不懂他们能力者的世界啊……”

    “叮咚。”小黄拿着现金券,走回到白墨房间的门口,按了一下门铃。

    “白先生,刚才我在路上捡到了您遗失的现金券,现在给你送到房间。”

    门自动地打开了,然而门后面没有人。

    通过沙沙的水声,他马上就判断出了对方在浴室。

    “白先生,刚才我在路上捡到了您遗失的现金券。”他再重复了一次。

    然而并没有回音。

    接着,他突然就感觉眼前一黑,等他反应过来后,他发现自己就像是时间倒流一样,又一次站在了房门口,手里捏着那张现金券。

    “说给你就给你,别搞那么多幺蛾子。”小黄的耳边响起了这样的话,但很奇怪的是,他完全判断不出来声音的来源,似乎无论从哪里听,音量都一样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