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一百五十六章 低端

第一百五十六章 低端

    “纪老板,今天这么有空来百乐宫玩吗?”一个身穿西装的经理,眼尖地认出了特征鲜明的纪宣。

    “对,带着大老板来这走走,帮我安排几个人带路。”

    “没问题。”

    经理瞄了一眼跟在后面的陈曦,感觉已经不需要再安排陪玩的女郎,于是只从侍应生里面拉了三个看起来特别醒目的年轻人。

    “先生您怎么称呼?”

    “姓白。”

    “您有什么想玩的地方吗?这里各种娱乐都应有尽有。”其中一个机灵的年轻人马上就选择了跟这三个人中明显站在主位的白墨搭话。

    “先在赌场走走。”“我们各自行动如何?”他给搭话的侍应生回了一句,然后扭头对身后的两人说道。

    “嗯(好的)。”三人分道扬镳,这让原本以为不需要安排陪玩女郎的经理愣了一下。

    “白先生,这桌玩的是梭哈,您要上场试试手气吗?”

    原本不打算用能力欺负人的他,心里面突然改变了主意,他想起自己最初获得能力的时候,就考虑过用透视眼去赌场装一次逼,但是这个想法一直都淹没在各种与修炼相关的事情中,迟迟未能实现,这次也算是了了自己当初的一个小心愿。

    看见客人有兴趣下场,侍应生小黄马上识趣地为他拉开了椅子。

    白墨坐下来的时候正好一局结束,庄家开始发牌。

    “各位请下注。”发完一张明牌,一张暗牌以后,身穿兔耳服的性感荷官用甜美的声线说道。

    “刚才那位先生说今天晚上您所有的支出都记在他的账上。”坐在椅子上发呆的白墨扭头看了看身后的小黄,看见他正好拿着一篮子的筹码回来,将它们放到了他的位置。

    “哦。”

    通过神念,他在小黄拿筹码的时间里,就已经看完了所有对手包括庄家的暗牌,同时通过扫描发牌机里剩下的每一张牌的排列顺序,计算出了拿着明牌黑桃四,暗牌方块六的自己如无意外就肯定会输给起手就是一对十的庄家。

    不过为了好玩,他还是随便从篮子里拿了几个筹码抛到赌桌上。

    虽然是随手一抛,但那几个印有“五百”字样的筹码就像是心有灵犀一样,重新地在桌子中间叠成了整齐的一栋。

    这个小举动马上就引起了眼尖的荷官跟看场人员注意,不过碍于赌场规矩,虽然他们知道能做出这个效果的人不简单,但是在没有证据的前提下也只能看着。

    这几个月来曾经有过能力者凭借能力进场捞钱的举动,赌场方面后来也做了相应的准备,尽量防止这样的事情发生。

    很快,下注的人就投了一轮的注,没有任何意外,白墨拿到的第三张牌就是计算中的黑桃A。

    因为他早就已经猜到了自己要输的结局,所以只是随便再丢了几个筹码进场。

    “这个游戏唯一的一个变数,就是不知道其他人会在什么时候会选择放弃,一个人的放弃会直接改变所有人获得的下一张牌,不过不外乎也就那么几十种情况,通通算一遍就好了。”他一边用三个手指捏着手上的黑桃A玩,一边趴在桌子上无聊地发呆,完成这个就是为了测试自己计算能力的,结局早已注定的赌局。

    不过看着身边几个闲家身上散发的情绪光芒,再结合他们手上拿着的牌,他就已经猜了个八九不离十,所以还是没有什么悬念。

    剧情就这样按着他所想的一直走,庄家在这局的最后果然是横扫了其他人。

    耐着性子又玩了几局,每局基本从一发牌开始他就能猜到结局,很快他就感到了无聊,让身后的小黄将剩下来的筹码带走离座,一直留意着白墨的赌场工作人员也分了一个人跟着。

    “低端装逼原来这么无聊……看来当时的我还是太天真了,居然还会想要到赌场装逼发财,那边赌骰子估计也是一样的无聊,念力一扫想要几点有几点,还是去跟计算机玩比较带劲。”他在赌场里面慢慢地往角子机的方向走。

    “白先生,这里的角子机从一块钱按一下到一千块按一下都有,非常方便。”

    “先玩玩一块的吧,我怕玩一千他会很心疼。”

    小黄没有应话,只是默默地将白墨带到了对应的区域。

    百乐宫里的角子机都已经走上了跟国际接轨的道路,不再是以前的投硬币模式,而是先预付一张大额钞票,然后在屏幕上显示目前资产,最后结算时输出一张现金券,最后到自动转换机重新兑成现金。

    在按下按钮的瞬间,他将神念不断地压缩,提高观察的精度,想要看看到底机箱内部到底会发生什么。

    “核心地方有一块小CPU……只要能摸清背后的机理,应该就能直接通过念力从硬件层面修改软件信息。”他回想起之前在念晶里学到的大量关于计算机的知识,作为最乐于分享知识的学科之一,白墨得到的念晶有近四分之一都是关于这个方面。

    因为正好有一个做汇编语言与机器码转换方面研究的教授闲着无聊,就往念晶里面灌了大量平日几乎无人问津的机器码翻译方式,所以尽管他基本没怎么写过代码,但也凭着完成灵能化后越发强大的大脑,在阅读完这样一份念晶后,记住了各种CPU对应的机器语言。

    通过数百次的测试,也就是数百次的投注,白墨不断地观察投注后CPU的晶体管开关变动,逐渐摸清了这样一台角子机最底层的运行方式,慢慢地尝试用念力修改它的CPU里,一个个晶体管的开闭,在不影响机子运行的前提下,来影响最终出现的结果。

    当然,全神贯注在自己探索实验里的他,在身旁的小黄看来,就是一个对着角子机时而发愣,时而傻笑的失常人员。

    不过谁让他是客人呢,小黄也只能暗暗地安慰自己对方只是性格怪异,并不是傻子,然后看着角子机上的数字显示快没钱的时候就替对方加钞。

    而一旁原本打算盯梢白墨的工作人员,看到对方对着角子机傻笑以后也是哭笑不得。

    突然,一阵哗啦哗啦的声音将周围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

    “恭喜您,中大奖了!”这样的声音一出,身后的侍应生跟一旁的工作人员发现,似乎傻子不是对方,而是自己!

    “他这是怎么做到的!难不成刚才其实是在跟角子机聊天谈心?!所以才在傻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