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一百五十五章 拍卖

第一百五十五章 拍卖

    “筑基丹?那是什么东西。”现场的两人都没有接触过网络小说的经历,自然对所谓的修仙知识一无所知,对道家的那一套了解也基本为零。

    “没什么。”白墨已经自己很久没有感觉过这样的尴尬了。

    见他不愿细说,两人也不再追问下去。

    “这么说,你见证了一只鬼王的诞生?!你是怎么逃出来的。”虽然纪宣凭感觉隐约也知道眼前的人很强,但跟那如同天灾一般弥漫整个城市的鬼王相比,显然还不在一个数量级上。

    “我‘制造’了半只不受约束的鬼王。”他用平淡的语气述说着一个恐怖的事实。

    “那种纯粹只有毁灭意志的东西,你放出来是为了什么?半只是什么意思?制造又是指什么?”纪宣对这种神秘系的事件很感兴趣,马上就抓到了一堆关键点。

    “我另外扶植了一只小鬼,让它将其他五个鬼王候选人都吞了,然后作为交换,拿走了那朵聚魂花。”

    “还有,‘它’是可以交流的,并不是只有纯粹的毁灭,正确点来说,它更像是一个严重的人格分裂患者,体内有着无数的独立人格。但没有完成蜕变的它,战斗力也就跟灵动九层的能力者相当,只是能力有点棘手。”

    “可以交流?可是天州的鬼王除了混乱跟疯狂以外,我什么都感受不到。”

    “它们连身体都没有,又怎么会有发声器官。它们是通过精神波动交流的,觉醒了生命场的能力者就可以学习使用精神波动交流,具体方法在贡献点系统的高层区可以看到,兑换基本是不要钱。”

    “最近是做过手术吗?”白墨接着问道。

    “你是怎么知道的?!”“抱歉,我失态了。”纪宣脸色一变,但很快又平复了下来,想到对方还是自己的大客人,本身也是位高权重,赶忙道歉。

    “是移植手术?”看着面前的胖子发出了代表惊慌颜色的蓝光,于是将自己的猜想说了出来。

    在他看到纪宣的第一眼时,就发现了对方身体上有一条还没完全愈合的手术疤痕,顺着疤痕扫描进去,里面正好是他的灵枢。

    纪宣感觉眼前的这个人似乎早就看穿了自己的一切,紧张的他开始手心出汗,额角也渗出了冷汗,说话再次带上了敬语。

    “别那么紧张,不就是一个小小的灵枢移植手术,又不是什么惊天大案被发现。灵枢有成功移植的可能也不是绝密了,来向你买灵枢的组织,多半都是跟这些相关,所以可以聊聊给你做手术的人吗?”

    “抱歉。”

    “一千万,能带我见一下吗?”白墨伸出了一个手指头,直接就开出了一个大价码。

    纪宣犹豫了一下,虽说他是地下市场的一个管理人,但也仅仅是一个管理人,绝大多数的利润都是要交给背后支持的那些人,一千万对他来说也不是个小数字。

    “两千万。”他伸出了第二只手指。

    “先生您找他们是有什么事吗?”他的态度在银弹轰炸下变得更加软化。

    “只是单纯的学术交流,做移植手术我还不需要找他们。两千万的领路费,我都觉得有些奢侈了。”

    “给我做手术的朋友是一个热爱自由的独行侠,还担心您是要代表上面的名义去收编他,既然是学术上的交流,想必他也很乐意,这些钱我不能收。”

    “随便你,你联系上他陈曦说一下就好。”

    “好的。”纪宣强忍心疼地拒绝了这两千万,因为他感觉搭上白墨这条线以后绝对比两千万值,再怎么说对方也是中央重点关注对象,本身也是个强大的能力者,连灵动九层的鬼魂都不放在眼里。

    “那朵聚魂花,白先生您不打算用的话,可以考虑一下在这地下市场拍卖,绝对可以作为压轴品,卖出一个天价。”

    “自从灵河之秋以来,就有人将从全世界冒险者收购来的未知材料中选出一些看着就不像凡物的东西,替代以往无聊的古董,在这里进行每月一次的大型拍卖。”

    “真找到奇遇的,会有人拿出来卖吗?”他有点不解。

    “一边是看着就不平凡,但是完全不知道有什么用的东西,另一边则是可以立刻改变生活的一大笔钱,会去当冒险者进各种天地秘境拓荒的有几个是有钱人?还不如换成实实在在的钞票改善生活。”

    “他们大多都是烂命一条,贸贸然地获得了一定的力量,但去抢也干不过国家,打不过龙组,我们这边只要多宣传一下探险得宝的故事,让他们有一个天天有人中奖,天天有人发财的错觉,探险敢死队就不缺人了。”

    “下一次的拍卖在明天中午,您可以考虑一下。”纪宣对那朵花仍不死心。

    “聚魂花我已经用掉了,而且我也不缺钱,不过明天还是会去拍卖会看一看,我买的东西统一送到天庆的试验场里面。”白墨决定用分身替代自己去处理比赛场上受伤需要送入医疗舱的选手。

    “既然这样,那就屈就您在这里的酒店住上一晚了。”

    “嗯。”

    “现在还有点早,您要到那边的赌场试试运气吗?”

    “赌就不用了,没意思,纯粹是欺负人,不过吃完饭到到处逛逛倒是不错。”

    金碧辉煌的地下赌场在地下的另一角,时值晚上九点多,正是夜生活开始的时候,很多人就在里面玩乐赌博。

    他们中不少都是一方黑组织头目,或是刚刚做完一笔无本生意的亡命之徒,一个个坐在大班椅上,搂着衣着暴露的女郎,拿着大把大把的钞票,在这个销金窟里尽情挥洒,每张大班椅的后面,都站着一个侍应生随时准备着服务。

    赌场也从不在意这些钱背后是不是染着血,只要不是假币那就一切安好。

    在赌场外的舞台上,还有热辣的脱_衣舞表演,一堆人围着中间的舞娘,不住地往她身上所有能塞钱的地方拼命塞。

    “大概来这里扫荡一次的话,整个华国的犯罪率都会有肉眼可见的下降?”他感受着神念里的一切,笑着跟其他两人说。

    “有能力做的,没人会去做这种往死里得罪人的事,地下城背后有那么多大佬的支持,没能力做的,那就不说了。”

    “谁知道呢。”白墨耸耸肩,继续往赌场里面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