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一百五十一章 竭泽而渔

第一百五十一章 竭泽而渔

    将谢尔顿的灵枢装到了标本箱里面以后,白墨开始思考今后的事情。

    “突破的事情依然是毫无头绪,只知道巨量的精神力可以辅助突破,但这些精神力又应该怎么样作用到生命场上面?”

    他在之前就已经查找过不少有一丁点可能相关的文献,也跟研究所里面其他人交流过一些猜想,但都没有找到一个相对合理的推论,就连老道士留给他,天玄大陆练气晋升筑基的方法描述也已经看过了好几次。

    “他们从练气进阶到筑基,说到底就是要凝结一个能量核心,因为身体结构的不同,他们要做到这点相对简单,但是我们的灵枢跟身体结构决定了现阶段很难走出这一步,我们的身体是多核心的,不像他们练气期一样能在体内开辟气海,可以将各种中枢都向气海集中。”

    “体内原有的灵能器官融入生命场本身就需要相当长的时间,而我不断地往身体里面移植新的灵枢则更加加剧了这个问题,即使是不断承受着核废料高强度的辐射,在这方面的效果也只是微乎其微。”

    “还有,当时罗意口中的道武双修到底是什么意思,他似乎有另外一套的修炼理论,找个机会要去打听一下。”

    “最后一个问题就是他身上的类似以前见过的‘基因锁’变身,这个人背后藏着的秘密相当的多,相信他们也已经发现了一些端倪,只是碍于罗意自身的战斗力,没有去强行试探,而是选择了拉拢。”

    而另一方面,资料泄露事件还在进一步地迅速发酵。

    因为白墨提前就隐瞒了璇玑果所需的灵能水果它的实际培育方法,在资料上写的是从大量野生品种寻找到的特殊品种,所以大家都有着自己也能有那运气找到适合植株,从而一夜暴富的想法。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不少人开始往山上,往果园里跑,盲目地去寻找各自各样的灵能水果,希望能撞大运找到璇玑果的载体,好赚上一大笔。

    一些打算往这个方向发展的公司,也开始在暗地里收购各种各样所谓的“灵能水果”,同样是企图找到真正的载体。

    而对于他们来说,他们基本都是采用的广种薄收的方法,即利用从系统里面换来研究所发明的,可以单纯检测物品有无灵能反应的仪器,以一到两贡献点的价格,去大量收购民众采集而来,通过仪器检测确有灵能反应的水果,其后再进行进一步的筛选,或者是作为中间商再卖给下家。

    灵气研究所作为华国在这方面直属的最高级别研究单位,自然也在收购大战中分到了很大一块蛋糕,每日都有一车一车通过灵能检验收购而来的水果被运到各地实验室,交给相关的专业人员进行各种细致的分析。

    在第一批“上山下乡”的人尝到了甜头以后,更多的人开始往山野里面钻,很快,在寻宝的人多了以后,矛盾自然而然地产生了。

    也许是为了争吵一株价值数十贡献点的变异果树到底谁先发现,或者是上面的果实该如何分配,反正就是些鸡毛蒜皮的事情都能吵上一场。

    虽然没有谁会为了单个价值一两个贡献点的灵能水果干出杀人夺宝的事,但是在利益冲突下,一些口角争执也是在所难免,不过这种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无头案,基本上最后都是不了了之。

    另一方面,璇玑果的另一个主材料则引起了一些的争议,部分人始终认为,从能力者体内提取出的部分灵枢作为食用材料跟吃人无异,应该禁止这种疯狂的行为。

    但其他人则认为这样的行为只是跟注射疫苗差不多,灵枢完全可以跟紫河车一样看成一种药材,不应该太过于纠结,真正应该关注的是制造璇玑果的灵枢来源是否合法。

    在整个社会越来越趋向力量导向型,也就是俗话说的强者为尊的风气下,前一种说法没有什么市场。

    华国现在大约有一千多万的能力者,大概占总人口的百分之一,吃一个水果就能进入到这百分之一的圈子内,怎么看也是个划算的买卖,别说吃人体组织了,就算是吃屎估计也有不少想要改变命运的底层人干。

    处理好受伤参赛者以后,忙里偷闲的白墨掏出手机,看着这几天的发生的新闻。很快一篇名为“地下灵枢黑市——不能承受之痛”专题报道就吸引了他。

    “……有需求自然就会有市场,就像卖血黑市一样,暗流下也隐藏着极少数急缺钱的低阶能力者。”

    “他们为了一笔相当可观的收入,而选择在地下黑市卖出自己的灵枢,但当上了手术桌,生死操于人手的时候,其中的一些人才发现,不是每个医生都会按协议只切除一部分的灵枢……可惜已经太迟了。”

    “……”

    文章很长,主要是通过一些受害者的口述,来突出黑市的黑。

    “要不要跟他们商量一下,通过政_府或者他们私下的势力,建立一个正规的灵枢市场,利用贡献点系统结算,从而进行正规的灵枢交易?”

    “至少这样以政府作背书,搞出来的市场有着正规管理,说切半个就切半个,不会像报道里面那些地下黑市那样直接就切成废人,这样子太浪费了,一点可持续发展的观念都没有。应该适度开发人体资源,全切掉就没办法再生了,真是竭泽而渔。”

    “不过老头子们似乎对形象看得挺重,都怕弄脏手,干这种事情还得巧立些名目。”

    默默地将这个想法记在了笔记本上,他继续浏览下面的新闻。

    “国际人权组织要求研究所公开此前一批五百个璇玑果的所用到的灵枢来源?”继续躲在赛场医疗室的白墨看了一眼下一篇新闻的标题。

    他完全没有管人权组织的事情,在白墨看来,整个人类社会推行正式的等级制度只是时间的问题。当统治阶层的力量通通都来自于自身,而不是来源于其他人的认同的时候,不搞奴隶制度就已经是文明的体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