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一百三十九章 修复舱

第一百三十九章 修复舱

    “……请各位选手放胆战斗,本次比赛特别配备有灵气研究所最新发明的医疗修复舱,无论伤势如何,躺进这个舱里面以后,只需要十二小时就能修复大部分的创伤,在本次比赛期间所有的修复设备将供选手免费使用!”

    在说完了冗长乏味的开幕词后,主持人在后面叙述的比赛注意事项的时候,用满怀激情的语调说出了这样的一段话。无论是场内选手,还是场外、电视机前的观众,他们的注意力都被瞬间吸引了过来。

    “连修复舱都搞了出来,华国在这段时间里确实是研究出了不少的好东西。”在电视上看着直播的美利国科研间谍在认真地做着笔记,“记忆中我们那边之前也已经弄出了类似的试验品,就是一直在临床测试没有公开,该不会又是那个该死的研究员弄出来的吧?不过内战很快就要结束,我们的精锐也可以亲自过来对付他了。”

    “如果效果真的有这么厉害的话,不知道这样的东西能不能对外发售或者是兑换,确实是一件保命利器。”场下不少经常是刀口舔血的能力者佣兵都在想这个问题。

    “原来我们的国家科学研究也这么厉害!”这是很多看电视直播的华国人心里想到的。

    而听到主持人的这段话以后,坐在中间的华长江露出了成竹在胸的微笑。

    “大哥你是早就知道了这个修复舱的存在?”

    “这是我们跟白墨做的一个交易。”

    “涉及机密吗?”

    “是的,泰山抱歉,我不能透露里面的细节。”

    “没事,你不能透露的东西都是国家机密,这是职责所在。”华泰山对跟武道无关的东西还是没啥好奇心。

    “……我宣布,全球能力者竞技大会,现在开始!”又是一箩筐的注意事项以后,主持人在音乐声中宣告了比赛的开始。

    因为比赛人数的众多,整个比赛都是采用单淘汰赛制,但为了减少抽签造成的影响,三轮后被淘汰的八分之七选手会组成败者组,通过复活赛选出其中的八分之一重新进入比赛。

    在比赛前,不少的准种子选手就已经被无孔不入的媒体发掘出来,同时也有很多感觉自己够强够劲,企图借这次的比赛名利双收的能力者,都在配合着媒体的报道,为自己造势。

    当然,记者也不是傻子,一些明显就是自吹自擂,整天就会喊着“强者就是要逆天”,偏偏自己还是个弱鸡的中二青年肯定是没人理睬。

    为了吸引更多人的眼球,一批段子手跟写手为这几个颜好够强的准种子选手写下了不少煽情的文字。

    “第八千八百四十八号选手,代号黑鸦。他从不脱下的墨镜后,隐藏的是何种深邃的眼神;暗金色的大背头,象征着对命运的永不屈服;棱角分明的脸庞,历经多少世事的斧琢。这个来自美利国的男人,在背叛与被背叛中浴火重生!”

    “第五百八十二号选手,代号剑客。生于剑,死于剑,一生唯剑。这个如剑一般锋锐无情的男人,誓要用手中的剑,劈出一片朗朗乾坤!”

    ……

    在媒体的各种鼓吹下,再加上提前拍摄的一些战斗视频,这些有颜值有力量的强者很快就有了自己的粉丝团,无论他们本人是否真的在意这些正面的宣传,至少搞新闻的媒体跟他们的经纪人是赚得很满意。

    有光就有暗,在他们大肆宣扬自己的时候,也有不少的选手认为在比赛前就公开大量与自己能力相关的情报是一种无谋的行为,不过是不是真为了这个,还是单纯的嫉妒那就有待商榷了。

    由于是第一轮的战斗,大量的战斗由于抽签的原因都变成一面倒的秒杀,所以刚开赛没多久,就有大批伤员被送进白墨驻守的医疗区。

    送进来的每一个伤者,他们都会被安排躺进医疗舱里。

    在他们躺进去以后,微量的液金加上大量研究所仿制液金弄出来,但效果并不是太好的修复液从舱内流出,这些混合的修复液主要是为了弥补液金数量的短缺,基本只对外伤有效。

    而在修复开始后,舱内会喷出大量无色无味的催眠气体,同时修复液里面也会开始注入麻醉剂。

    “我们没伤得那么重!不需要进这个舱里面吧?”参赛者里面显然也有一些对这个新出现的修复舱表示不大信任的人,他们要求用传统的方法去处理伤口。

    “当然可以,只不过以各位身上的伤势,常规处理方法估计要大概半个月以后才能完全恢复过来,但是接下来的几天里,胜利者需要参加下一轮的淘汰赛,而即使是战败的人,也可以参加相应的复活赛,你们确定是要带伤上阵吗?”一旁的医护人员苦口婆心的劝告着。

    “好像也是……”一个中年男人首先说道,“我还是进去医疗舱更好,躺十二个小时比在外面呆两个星期划算多了,虽然第一场就输了,但是我还想参加复活组的比赛赢奖金,这次可是奖励前五千名,只要能赢一场基本就有一百点奖励。”

    有了中年人的带头以后,其他人的防线也开始松动,很快原本对新事物有点抵触的这群人也松了口,一个接一个地走进了修复舱里。

    完成劝导任务,将所有人都送进各自的舱后,在舱里的中年人跟舱外的护士对了一个眼色。

    在载人修复舱存放的密室里,白墨按照约定,正在忙碌地给在修复舱内陷入昏迷的参赛者做详尽的身体扫描与信息搜集。

    这是他跟程穆秘密约定的内容,因为他们需要对华国内外大量民间较强的能力者进行详细的身体情报搜集普查,但又不想引起强烈的敌对情绪,于是就跟白墨一起策划了这么一个活动。

    为了避免出现各种漏洞,医护人员里混入了可以做精神诱导的军方嫡系能力者,专门负责说服有疑心的参赛者,同时在比赛人员里也混入了专门用来领头破冰的“托”。

    “对人心的算计,我终究是跟那些专业人士没法比。”用神念监视着一切,清楚地知道着所有人员安排,同时负责最后救场乃至灭口的白墨在密室里面拿出了手术刀感慨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