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一百三十八章 武道体系

第一百三十八章 武道体系

    转眼两天过去,终于到了能力者比武大赛开幕的日子。

    得益于前期一轮接一轮大新闻的发酵,再加上无孔不入的宣传,在大赛开幕的当天,全球有数以亿计的人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在关注这样一场盛事。

    海族的袭击以及后续世界各地的战乱,给所有人的心理都蒙上了一层悲伤的阴影,很大一部分的人在过往的几个月里都有痛失亲人的经历,他们需要一场盛会来暂时忘却伤痛。

    同时,灾难跟战乱更加催生了人们心底对力量的渴望,无论是想要像埃塞俄比亚称王的加图一样干出一番事业野心家,抑或是只想保护好自己珍视之物的人,还有是企图改变这个满是罪恶的社会的理想主义者。

    没有力量,那就只能被动承受。

    当然,对这些都漠不关心的白墨,显然是不会想到这么多感性的东西,在他眼里这场比赛也不过是谋划的一个重要部分,或者说,是他能够将手上的滔天权势跟花之不尽的贡献点尽快变现成力量的一个计划。

    出于对能力者的破坏力估计,比赛场地设立在天庆以北一千公里外荒芜的大平原上,负责航拍的直升机在两边待命,由于能力者的战斗范围过于广阔,现场观众基本不可能看到整体情况,所以它们将对各场赛事进行现场直播。

    早上九点的钟声响起,会场两边的十二响礼炮齐鸣,仪仗队吹响进行曲,正式宣告开幕式的开始。

    上万的参赛人员在乐声中开始进场,除去一些像传圣火这样的虚礼以外,整个比赛的规格甚至大幅地超过了四年一届的奥运会。

    无论是最初提议这个比赛以及作为赞助方的白墨,还是华泰山他们几个代表的武道联盟,在华国都有着巨大的能量,再加上政_府本身对这场比赛的大力支持,即使是最后参赛人数超过了一万人,依然是得到了相当妥善的安排。

    “白墨还是不来参加开幕式吗?”主席台上,代表政_府出席仪式的华长江跟坐在旁边的华泰山悄悄地聊着。

    “他说要负责医疗组的事情,现在还在忙着跟后勤组磨合,没空过来浪费时间。”

    “磨合什么?他还懂医疗?!”华长江有点惊讶。

    “原来我们也不相信,但昨天他来露了一手以后我们几个也无话可说了,他对内外科手术的熟练度简直是可怕,看着他做手术简直就像是在看花式表演,很有庖丁解牛的感觉,而且他似乎是有类似念力的能力,可以同时操刀多台手术,所以我们才同意了他的请求。”

    “我原本以为他如果要搞治疗的话,会完全依赖液金的修复能力,真没想到他还懂医生这一套,真是出乎意料。”华泰山继续说着。

    “你们是打算找人一起编纂武诀,我们是打算顺带给整个世界的一大部分势力做个普查,那他到底想干嘛?”华长江在自己的弟弟面前对于一些不是太机密的事情也没有隐瞒。

    “别问我,我也不清楚,不过估计秘密都在医疗区里面,等会开幕式散场以后你可以去看看。”

    “他会让我们进去?这小子整天神神秘秘的,躲在试验场也不知道在捣鼓些啥。”

    “要是他不是整天躲在试验场里搞研究,估计你们就更坐不住了。”华泰山打趣了他一句。

    “他太强了,虽然我们也在拼命追,几天就喝一瓶药水,然后恨不得整天泡在灵石堆里,但感觉距离好像还是越离越远,他变得更加的深不见底。根据手下的通报,他在前些日子又有了突破。”

    “说到底差距越拉越大还是信息不对称太过于严重,我们有太多东西一头雾水,就算是想要自己去学也不是短时间内能有收获,只能依靠他们,到底隐瞒了多少核心内容只有他们本人知道。”

    “另外变得过分强大的不只是他,不少在灵气研究所里一心研究的研究员都已经走到了灵动高阶,这条修炼路似乎对研究人员太过优待。”华长江无奈地说,“现在圈子里有些人已经开始担心华国最后会变成科学家共和国,一切都会为研究让路,为研究服务。研究者将会取代我们成为权力核心。”华长江说到这里流露出了一丝害怕。

    “我也想过这样的问题,自然科学知识的积累我们跟这些搞研究的还是没办法比,所以我在想能不能通过《武诀》的编纂,来走出一条新路。一条不依赖知识积累,而是走精神意志方向修炼的路。”

    “按照白墨他在文献里的猜想,生命场的本质是精神意志在物质世界的作用,那我们如果直接去通过开发精神意志去升华生命场,从而获得力量应该也是可行的,武者的优势在于意志!”

    他在聊到自己感兴趣的东西时总是显得特别兴奋,华长江也知道这个弟弟一直都这样,所以没打断他的激情演讲。

    “依靠锻炼意志,再利用可以通过意志干涉现实的生命场,我相信武者终有一天可以通过意志获得改变世界的力量!”

    “老弟,注意点,现在还是在台上。”面前的这个是自己的亲弟弟,华长江也不好太过苛责,他对这条道路的前景也挺看好,而且重要的是,领头的是自己的弟弟,是自己人,不像那群冷冰冰的研究者那样全是外人。

    “长江,之前小武的事情……”反应过来的他很快收拾了心情,又问了华长江一个相当敏感的问题。

    “小武的事情是他咎由自取!他们不该将主意打到我们头上的。”说到权力纠纷的问题,这回轮到华长江开始有点激动了。

    周围的秘书跟保镖早就留意到两人聊得比较兴奋,识相地提前让所有的镜头都转向瞄准台下的参赛者,以避免领导的尴尬。主席台上的其他嘉宾自然也不想掺和到这些派系斗争问题上,于是也纷纷假装没听见。

    华长江很快就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也迅速调整了自己的状态,正了正衣襟,继续端坐在主席台的第一排,心里还有点暗暗感觉自己的这个武痴弟弟果然还是不大懂人情世故,在这种场合里问出了这样的敏感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