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一百三十五章 孤独的寻道者

第一百三十五章 孤独的寻道者

    “可惜这个东西终究是治标不治本,在巨大的利益驱使下,盗版依然是野火烧不尽,不过如果能彻底根除盗版的话,评个S级又何妨。”

    “这件事情交给你来处理,等念晶有产量了以后,用灵气研究所的名义,高薪聘请国内外理工科的各个权威教授,让他们将自己领域的知识录制一些念晶,然后送过来这边。”思考了一段时间后,白墨给助手布置了这样的任务。

    “念晶的真正用法,还是在于提高学习效率上面。虽然这么做需要耗费大量的财富,不过现在贡献点系统对我来说就是个不停运作的印钞机,难得有个大量消费就能快速获取知识的地方。”

    “尽管因为盗版失去了很多的收入,但是每个月积累起来的贡献点依然是没有能用完的可能,没有花出去的贡献点,终究只是个数字而已。”

    因为他想要在自己的体内承载更多的灵图,而每一幅灵图几乎都是耗能大户,这迫使白墨需要重新规划整个体系,在限定的条件下,最大化自己的收益。

    “可以增加体内灵能,或者减少灵能消耗的灵枢种类还是太少,现有的一百多种灵枢里面,只有四种是相关的,这还是算上了我自身的吸能皮肤。或者说,是灵枢的来源太少,现在实验室灵枢的来源除了死在国家手上的敌对能力者,就是各地的能力者囚犯,也该是时候增加狩猎范围了。”

    “正好让分身去拜访一下那个老道士,还好没有活动范围的限制。”无聊间他突然想起来自己在天海废墟里遇到的那两个寻宝的,其中的中年人给他留下了他师傅的一个地址,之前一直都没记起来这事。

    按着中年老哥写的地址,完全没有质量困扰,速度快得恐怖的分身仅仅是花了一个小时,就来到了近两千公里外的一个小山村。

    自给自足,鸡犬相闻,这是白墨对这个村子的第一印象。整个村子就像是藏在了一个山坳里面,只有一条小土路通往外界,周围农田被划分成了一小块一小块的样子。

    由于灵能化身的隐形效果,正在地里劳作的村民都没有发现这样一个不速之客。

    村子不大,化身花了半分钟就用神念全都扫过了一遍,马上就确定了自己没有来错地方,因为有那么一间屋子,神念居然扫不进去!

    “乐港村9号,应该就是这里了。”化身飘到了这家在神念下青砖绿瓦,古色古香,与周围平房格格不入的建筑门前。

    “道友请进。”白墨的脑海里出现了一股声音,然后屋子的大门就自动地打开了,但从门外望去却除了一片黑暗以外什么都看不到。

    “一具化身罢了。”之前就已经测试过分身在消失后只要花费灵能就可以再生的白墨,没有半分犹豫就飘进了门内。

    穿过大门以后,他看见了一个老态龙钟,但双目依然炯炯有神的老人,老人旁边只有一个蒲团,还有几架子的书,除此以外,几乎一无所有。

    虽然肉眼看来老者面前空无一人,但他依然朝着白墨分身所在的方向转了转身说道:“在道友来到这个村子里的时候,我就已经察觉到了。”

    老人没有再用传音,而是用非常平缓的语调说着:“没想到我在寿尽前,还能遇到一个修炼鬼仙的道友。”

    “鬼仙?”

    “看来你也是误打误撞走到了这一步。在我当年所处的地方里,据说一共开创出了五条修炼之路,分别是天地人神鬼五仙之路,这五条路至少以我浅薄的修为都是一眼望不到头,而道友你的情况,则跟记载中鬼仙的修炼者非常相像。”

    “这只是我的一个化身。”白墨感觉自己面前似乎打开了一个新世界,也不屑于欺骗这样一个已经半截入土的道人。

    “一个化身?恕老朽孤陋寡闻了。斗胆一问,不知阁下走的是何种道路?”

    “我的路?我也很想知道前面是什么,我只是一个迷茫的探路人。”

    “一百多年来都是风平浪静,但最近几月却突然天下大变,这个原本末法的世界,喷涌出了大量的灵气,看来道友你就是在此中获益的‘先天生灵’了。”老人艰难地抚须一笑。

    “可以告诉我更多的东西吗?我对你们的世界非常好奇,先生看来不是属于这里的人。”

    “人之将死,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我来自一个名为天玄大陆的地方,一百多年前,当时还是练气期的我,在寻宝的过程中,无意间穿过了一个空间裂缝来到了这里。最初我把这里叫做‘绝望之地’,因为这个星球没有任何的灵气,对我这种修士来说无疑是最大的绝望。”

    “来到这里以后,我就一直在寻找回去的办法,但是很显然,我花了十年的时间,却什么收获都没有。在彻底地放弃了回去的念头以后,我开始想着改良自己手上的功法,来适应这个无灵的世界,不过更绝望的是,我发现这个世界的人类除了外表跟我们天玄人族一样以外,身体里面的结构完全不同,记忆里所有的功法这个世界的人都无法修炼,我没有办法跟其他人一起去探索,他们只会把我当成疯子。”

    “花了接近一百年,我靠着一起过来的一袋子灵石,磕磕碰碰地磨到了练气期的顶点,但这个世界完全没有灵气让我去突破筑基。四十年前,我就已经感觉到我的前路尽了,于是就想要去培养一个后辈,不求他能够修炼,只求他能陪我聊些神神叨叨的东西。我教了他一些风水算命的小术,却没想到最终会碰见了你。”

    “对,我遇见了他,他告诉了我。”白墨点了点头。

    “直到几个月前,突然其来的灵潮惊醒了我,我费尽全力想要在灵潮中突破筑基,但对我来说,这场灵潮来得还是太晚了,我的身体已经开始腐朽,充足的灵气也不过是让我苟活多一些时日,我累了。”

    ……

    白墨就在静静地听着老人在唠叨,他也是一个孤独的寻道者,只可惜生不逢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