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一百二十四章 我看见你们了

第一百二十四章 我看见你们了

    监狱放风时间。

    “听说了吗?最近关隔壁的几个能力者消失了好几天后,回来整个人都像废了一样。”

    “听说了,不过这些危险人物都是单独关押,跟我们这些小虾米也没啥关系,倒是判了无期的刀疤哥不知道被转移到了什么地方。”

    “刀疤这个狱霸消失以后,这环境倒是好多了。”

    “就是。”

    “你们几个,嘀嘀咕咕什么呢!”一旁的狱警看见几人像是在小声密谋的样子,提着警棍走了过来,“皮痒了么!”

    几人见状,四散而走。

    沉迷在灵能组织研究的白墨自然是不会看到监狱里的讨论,就算看见了,他也不会在意这种小事。这一个多月来,经他手的能力者数目不下三百,即使是排除掉重复的,他私下编纂的灵能器官图解也一下子多了一百多个图例。

    “灵能化的器官很大一部分不会给能力者提供相关的能力,是不是应该给其中提供能力的少数分子再来个命名?就叫特异化?”白墨坐在实验室的老板椅上,右手转着笔,左手拿着杯咖啡,用念力在键盘上飞速地打字,写着准备上传到数据库的报告,结果一拍脑袋想了这么个名词。

    根据监狱方面附带提供的信息,他在进行实验前就获得了这些实验体各自具体的能力种类数据,然后建立了能力种类与灵能器官的对应表,接着再从这一百多种不同的灵能器官中选出了五十八种互相不冲突的灵能器官组织,准备给自己来一次大型的手术,尝试让自己拥有更多特异化而不仅仅是灵能化的器官。

    “陈曦!”定下这么一个计划后,白墨往休息室里传了一个精神波动。

    “嗯!来了。”踢着双拖鞋,也把这边当成半个家的陈曦叼着袋零食,匆匆忙忙地跑了过来。

    “通知试验场驻防的能力者,看紧点地下一层的人,特别是那三个,我要离开几天。”

    “嗯,我现在去。”

    交代好事情以后,白墨提着一个巨大的行李箱离开了试验场。

    一路上,他看见试验场附近还在不停地修建着各种配套设施,源源不断的物资都在运往其中,已经开始可以看到一个超大型科研中心的影子。

    难得从研究中休息半天的白墨,提着一个大箱子,慢悠悠地走在街上,时不时地光顾着各种路边小食摊。

    “跟够了吧。”他一个闪现出现在了小巷里一个在跟水果摊老板讨价还价的男人身后。

    “先生,请问你是……”被喊到的格子衬衫男人一脸无辜地说道。

    “你,还有那边杂货店买东西的女人,以及前面骑着自行车的男人别再跟了。”

    衬衫男人跟白墨走到了远离水果摊的位置说道:“白先生,这是上面的命令……你这样我们也很难办。”

    “你们这是打算保护我?”他笑着说,“跟你们的上面说,不管你们是保护也好,监视也好,别再被我发现,我可没有事不过三这说法,下一次说不定就有人会被脱光了吊在牌坊上。”

    “这……”穿着格子衬衫的男人想了想,决定还是先叫上两个队友撤退,被脱光衣服挂在牌坊上的滋味他可不想体会,眼前的这位是真真正正任意妄为的主。

    在恐吓了几个家伙一番后,白墨继续优哉游哉地周围逛着,物色着心中的人选,到了接近傍晚的时候,走在旁边的一个看上去十四五岁的少年一个踉跄撞到了他。

    “小心点。”他扶起了少年。

    “谢谢。”得手后的他给白墨点了点头,急匆匆地就往小巷里走。

    就在少年慌张地离开,背对着白墨的时候,白墨随手一探就用念力将男孩顺手牵羊后放在衣袋里的钱包拿了回来,再从地上捡起几块重量差不多的小石头放了回去。

    “今天的目标就选你了。”

    “还算听劝,没有再派人跟踪着我,不过我总感觉似乎还是有人在窥探着。”白墨用神念扫了扫,却毫无收获,“也许是某种能力?但又不大像,我的感觉告诉我窥探来自天空。”

    “天空……难道是军用卫星?那样就说得通了……”

    国家防卫厅办公室内。

    “豹子,你过来看看目标人物?怎么感觉他在对着我们微笑?”

    “开什么玩笑,还有人类能真的发现这试验军用卫星的监视?这可是用上了灵气研究院最新成果,分辨效率达到0.1厘米外挂级别的玩意!”

    “他嘴唇好像在动,豹子,你懂唇语,你试着能不能看出些什么。”

    “我来看看他在干嘛,我……看……见……你……们……了,大概是这意思?等等!见鬼,他是真的发现了?!”

    屏幕里,白墨的身影突然化为一团黑暗,连同箱子消失在了黄昏的小巷中。

    “居然还有这样的能力,在黑夜里找一团黑暗,这种事情还是留给上面去头疼好了。”代号猴子的工作人员拿起电话向上面报告情况。

    吸收掉周围的光线,化身一团黑暗以后,他向着盯上的目标方向走去。

    七转八拐走进了天庆的老城区,这个被选为首都以后蒸蒸日上的城市遗留下来的阴暗面。

    “藏得还挺深。”白墨就一直保持着一团黑雾的状态在后面远远吊着少年,附近年久失修的路灯也为他提供了绝好的掩护。

    他熟门熟路地快步走着,丝毫没有因为缺少灯光而慢下脚步。当走到一栋建筑门前,他习惯性地摸了摸衣兜,却诧异地发现衣兜里偷来的钱包不翼而飞了,只剩下了几块碎石。

    正在他愣住的时候,面前屋子的门开了,一个彪悍的大汉走了出来。

    “今天的成果怎么样?”他干巴巴地问道。

    “原本有的!那钱包我还摸了下,沉甸甸的,怎么会突然间就消失了!剩下几块石头了!”少年显然还懵着。

    “没有偷到还敢说谎?看你挺会演戏的!”大汉从身后拿出一根木棍,开始追打少年,“别跑!跑了你跟你妹妹今天就别想吃饭了!”

    听到这句话以后,原本还想躲避的少年犹豫了一下,还是停下了打算逃跑的脚步,选择了双手抱头,让大汉狠狠地揍着。

    “叫你说谎!叫你演戏!”他一边用力踢着一边叫骂。

    打过一顿,气也差不多消了以后,他将木棒放在门的一边,提着死狗一样的少年走进了屋。

    尾随而至的白墨就站在几米外的半坏路灯背光处,像个影子一样静静地看着这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