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一百二十三章 断灵花

第一百二十三章 断灵花

    “平均五株下来大概能活下来一株,灵液里的异种灵能排斥性确实是太强了,拿活人去做实验的话代价太大,但如果只是消耗这些野草一样的东西那要多少有多少,总的来说还不算亏本。”

    一连多天,白墨都在地下二层的实验室继续着自己人工培育灵草的研究,他测试了三百多种草本植物,到现在才选出了十多种灵液催化成功率相对较高的植物进行进一步的实验。

    为了支持大规模的测试实验,二层现阶段一大半的反应炉也都已经开始运行,近八十个单人反应炉源源不断地提供着灵液。

    每次新弄出来一种灵草,他都会先在下面亲自摸索一番其性质,确定没有能坑到自己的可能,再交给上面的安排的中草药专家去研究。

    “这东西就叫断灵花吧,花瓣可以很大程度上降低灵能的活性,用来控制能力者应该不错,真没想到路边到处可见的野菊花灵能化以后居然会有这种奇效。”白墨在研究所的灵植记录数据库里又录入了一种新植物。

    为了测试它对高阶能力者的效果,他甚至还亲自尝了一点,不过瞬间就被体内汹涌的灵能给消化掉。

    “看来也只是水与火之间的关系,一滴水是浇不灭大火的。但说不定这东西还能二次进化,到时候有没有效还难说,之后得做进一步的实验。”他在自己的实验记录上给这种东西又打了一个着重符号。

    “帮我约见一下那群大忙人。”完成实验后,白墨拿起试验场的电话拨给了陈曦。

    “收到!”

    “一个多月过去了,这次又是有什么新发现?”几次接触后,刘震也知道白墨不喜欢客套话,干脆直入主题。

    “这次就你一个人?”

    “你什么原因都没说,突然就是有事要见面,我们各人的时间表都是秘书给安排好的,很难变动,所以就只有恰好有时间的我过来了。”

    “算是我唐突了,来看看这花。”白墨给刘震递过了一朵断灵花。

    “有点像野菊花,这花有什么特别吗?”

    “如果是你吃掉这一朵的话,大概能虚弱上一个星期,同时这段时间也会失去能力。要尝尝吗?”

    “免了。”

    “以普通野菊花的巨大基数,就算是一千株里有一株是自然变异成这样的,那也是个恐怖的数量。”

    “你到底想说什么。”

    “没什么,感觉国家管理犯罪的能力者也是挺麻烦的,倒不如交给我?”白墨突然话题一转。

    “虽然管理他们确实是个问题,犯的罪也远够不上死刑,监狱的管理人员对于这些拥有超凡力量的人也不好管,但是他们可不是死囚,贸然死亡太多也是会引起关注的。”

    “麻醉了以后,送过来我这边处理一周,然后再送回去,在每天的饭菜里加点这种菊花的粉末,以后就好管理了。”

    “给饭菜加料我可以理解,但是为什么要先送过去试验场那边,你是有什么用吗?”

    “暂时保密,等出成果以后再揭晓。”

    “别弄死了,处理起来还是有点麻烦的。”

    “放心,我下手很有轻重。还有,试验场地下二层的监控摄像头已经全部被我弄掉了,我不喜欢工作的时候有人窥探。”

    “我知道。”

    “我知道你知道,不过还是提醒你们一句。”

    “他眼睛的能力到底是什么,除去可见光谱不一样以外肯定还隐藏了其它,不然这么隐蔽的间谍摄像头不可能被发现。”刘震在心里默默思考着。

    看见刘震沉默不语,白墨继续说道:“不要去猜我的能力是什么了,有那功夫还不如多修炼。”

    “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

    “别瞎猜了,我的能力不是读心,就算真的是读心我也不会让你猜出来。”白墨从他身体发出的蓝光读出了他内心的恐慌。

    “看来这次灵能组织的融合是完全成功了,终于获得了一个完全版本的能力,不枉我送出去了一滴血。”看着刘震身上代表略微恐慌的浅蓝色,他心里暗暗想着。

    就在白墨躲在大后方天庆做着各种各样的人体实验的时候,海族方面也送上了几波的自杀式冲击宣示着他们的存在感,但在有着充分准备的各国军队面前除了耗费弹药以外并没有什么用,不过不断的送死也开始麻痹着各国的神经……

    海族的再一次登陆使得美国政_府方面需要从内战前线抽调部分兵力进行防御,独立军面对的压力减小,在反围剿中获得了喘息的机会。

    海底深处。

    “大长老,计划准备得怎么样了?”

    “大概还需要两三年吧。”

    “加紧速度!”

    “嗯……”变异鲸慢悠悠地回答道。

    “这群毫无时间观念的家伙,都是些什么鬼工作效率!跟当年手下的虫子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安排这样一个计划居然还要搞两三年!”脑虫突然想到了一个叫“怒其不争”的成语,“还是我亲自去监督比较靠谱。”

    “虽然始终没有高烈度的战争,但失去了海上贸易的支持,原本的经济体系都受到了严重的影响,光是天文数字一样的失业就有够老头子他们折腾的,毕竟他们一向是坚持稳定压倒一切。”他看着电脑上的新闻,无聊地伸着懒腰,肌肉活动时迸发的巨大力量让周围的空气都不住震颤。

    自从在这个地下室呆习惯了以后,白墨干脆是让人从天庆贡献点中心拉了一条专线到这边,再重新接上几十台电脑去继续审阅资料的工作。

    这种不干权的实验宅表现自然是得到了上层的一致赞赏,多拉几条光纤,多耗点钱物那都不是事,需要什么就给什么,只要他真的言行一致不去夺权。他们对于头上的这把达摩克里斯之剑很不放心,但偏偏暂时又不得不依仗于他。

    说到底,他们只需要白墨这张大虎皮去震慑下面的能力者,而不是要一只真老虎踩在头上。

    对于他们至少是表面上无可挑剔的合作态度,白墨也是乐在其中。

    每天他都忙着给从外面送进来的能力者囚犯开刀取走一部分灵能组织,只保留维持生存的分量,然后在接下来的一周内,再做着各种折腾性的测试实验来获取相关数据,在超大剂量的麻醉剂供应下,整整一周这些囚犯都会处于昏迷状态,直至被重新送回到监狱。

    虽然都是身体强于常人的能力者,但经过这么一番折腾,基本每个人都相当于大病了一场。渐渐地,这样的例子多了以后,监狱里也多了一些流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