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一百二十一章 皇冠于我何加

第一百二十一章 皇冠于我何加

    在政_府不计代价,日夜三班倒的赶工下,试验场的第一期工程在一个月后如同奇迹一般完工了。

    得益于平日对军队思想工作的落实,华国目前对军队的掌控力度依然相当的高,各地虽然不时有闹事的能力者,但没有像美国一样形成割据武装势力。

    就在试验场完工之际,白墨接到了来自胡风的电话。

    “白先生,试验场第一期工程已经完工,刘先生想问一下实验什么时候能开始。”

    “如果材料,设备准备好,那随时都可以。”白墨放下了手中的笔说道。

    “那就好,两天后上午的十点,会有专车将你接送到实验场。”

    “车子要大一点的,我要运大概五百斤的东西过去。”

    “是的。”胡风再次被白墨的直接给呛住了一下。

    “嗯,还有什么事吗?”

    “没有了。”

    “再见。”

    “这段时间正好有了些小成果,顺便也带过去算了。”挂掉电话后,白墨又开始计划着之后的工作。

    两天后,白墨提着三具“尸体”跟一些必要的东西走上了接送自己的军车,虽然车上的卫兵有点讶异,但是已经提前被打过招呼的他们依然是当成什么都没看见。

    军车一路驶到了天庆的郊区外,白墨坐在车上,右手撑着头,静静地看着窗外的风景。

    “车上的东西送去我的实验室,那三个不是死人,不过也堆在一边好了。”到达守备森严的试验场后,白墨向旁边的卫兵吩咐道。

    “是的。”

    “这边走,先到一趟会议室。”接到通报的胡风走上前去迎接白墨。

    “各位上午好。”白墨走进门里,发现里面就像以前常在电视看到的一样,一群领导人围成一圈在谈论国家大事。

    “来了?”主_席发话后,会议室里顿时安静了下来。

    “主_席。”白墨点了点头。到了今天,在场的已经完全没有人将他当成后辈看待。

    “各位可以试试我这个月弄出来的新东西。”白墨一句废话都没多讲,直接就从口袋里拿出了几试管茶褐色的药剂。

    “这是……?”

    “通过对液金的一些特殊提炼后配置出来的药水,效果相对温和,不会像液金原液一样火辣,同时可以一定程度上加速灵动初期的灵能化。”

    在场的众人虽然听到这样的话都有点心动,但是长期以来的谨慎让他们没有选择马上行动,而是你看着我,我看着你,气氛一时变得尴尬起来。

    “我先来试试吧。”知道消息后,跟他的兄弟一起到了试验场的华泰山站了出来。

    “好久不见。”

    “有些时间没见面了,没想到这么快你就走到了这一步,真是后生可畏。”

    “打开木塞封口喝掉就可以了,我没有调味的功夫,可能入口不怎么样,而且你的灵能化程度比较高,这药剂对你的效果不会太好。”

    “我练了一辈子的武,怎么可能这点苦都吃不了。”华泰山笑着拔出木塞,将药剂一口吞掉。

    将药剂喝进嘴里以后,华泰山的表情有些奇怪,原本笑着的脸突然间眉头皱了起来,眼角隐约还有点泪水。

    “这……”看见华泰山骤变的表情,旁边的华长江有点坐不住了。

    “我没事,就是这药剂太酸了!”华泰山艰难地说了这么一句。

    “药剂大概在十分钟内起效,你大概是灵动几层?”

    “我按照公开的描述对比过,应该是五层,初入生命场的层次,那个具体的层次描述是你写的吗?”华泰山很快就恢复了过来,开始利用生命场感受身体的变化。

    “嗯,我写的大致描述,然后上传到研究所内部的数据库让他们整理去了。”

    “咳咳。”程穆轻轻地咳嗽了两声,提示他们不要旁若无人地聊天。

    “白墨,你有查过你的名下有多少贡献点吗?”

    “没有,反正就是一个数字。”

    “当初提出这个制度你是抱着怎么样的想法?”

    “提出这个的时候,我没有想过这么快就能爬到金字塔的顶端,原本我的预计是五到十年我才会走到这一步。”

    “世事难料,谁又想到我们这群老头子居然也有重拾青春的一天。”程穆感慨地说道。

    “你为什么会选择跟我们合作,而不是参加到推翻我们统治的运动?以你的力量,大概有机会当上开国皇帝吧。”他坦然地问。

    “就算当上华国皇帝那又有什么用?”白墨笑道,“三宫六院么?”

    “也是,你的视觉……”

    “这只是小事,最关键的是,这个世界现在什么都没有,没有前人的功法,没有远古神器,就连法宝都没有一件,通通都要去从零开始探索,我当这皇帝什么都捞不到,还不如跟你们合作专门搞研究,也不用管那么多麻烦的政事。”

    “各取所需。”

    “怎么样,这药剂的效果。”白墨算了算时间问道。

    “不错,再来几瓶就能到灵动六层了。”华泰山难得地笑地说。

    “每天的上限是一试管的量,这里还有两管。”他将两支试管都放到了桌面。

    有了华泰山在前,程穆跟刘震两人很淡定地就将这茶褐色的药水喝掉,那股酸涩的味道自然也折腾了他们一番。

    “这就是灵动期一层?”十分钟后,刘震一时没控制住从指尖冒出了电火花。

    “这药剂只是有一定可能会直接进入灵动一层,不过暂时还没测试出来耐药性。”白墨对着没有激发出能力的程穆说道。

    在看到往日的同僚获得能力,踏入新天地后,其他人也开始坐不住了。

    “这种突破药水就我手上的原材料大概可以制造三十管,迟点我再将其它成品拿来。在新材料到位前,估计就只有这个数字,至于你们怎么分配,那不是我要关心的事。”

    “白墨,我想跟你聊聊”趁着其他人在进行着利益交换的时候,程穆走到白墨身前问道。

    “怎么了?”

    “你怎么看待这个世界?”

    “这问题太抽象了。”

    “那具体一点,你觉得未来应该是怎么样的一个制度才合适?”

    “你还是去问研究社会科学的吧,我只知道等级制是无可避免,生命之间的鸿沟太大了。至少我是不会跟一个念头就能杀死的人讲什么平等的。”

    “包括我们?”

    “可以这么想,不过我们现在还有共同的利益基础,很长一段时间里还可以继续合作。所以,你们要抓紧时间变强,说不定哪天我就不讲道理了。”

    “你是个坦率的疯子。”

    “上一个这样说的人,他已经死了。”白墨露出了魔鬼般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