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一百二十章 民族与独立

第一百二十章 民族与独立

    “这就是你当初所说的看到的世界不一样的原因?”

    “一部分吧。”

    “剩下的呢?”陈曦的好奇心显然被勾起来了。

    “剩下的你穿上衣服再说。”

    于是陈曦窸窸窣窣地穿起了衣服,白墨拉开了书桌的椅子,一下坐到了上面。

    “你怎么一点自觉都没有,明明身前还有人在穿衣服。”陈曦边整理胸前的扣子边笑着说道,“至少也象征性地扭个头吧。”

    “没有意义。”

    “不跟你这科学怪人扯这个,继续刚才说的原因吧。”

    “剩下一部分同样跟我的能力有关,但具体是什么我不会说。”

    “你!”陈曦气得鼓着脸说道,“那些讨厌鬼都是用尽心思想骗我脱衣服,只有你这混蛋是骗我穿衣服的。”

    白墨无言以对。

    “你有什么梦想吗?”陈曦也感觉自己刚才的话没过脑子,赶紧将话题引开。

    “我想要知晓一切。”

    “如果你在知晓后面加上‘你的’两个字,那就变成一句很美丽的情话了。”

    “为什么要执着于爱情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呢?人类的情感很大程度上不都是各种激素调节的后果吗?”

    “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

    “确实,或者有那么一天我也会去试验离开身体后我还会剩下多少名为‘情绪’的东西。”

    “为什么会有这么疯狂的念头?失去情感后,你还是你吗?”

    “我在天海的废墟看见过鬼,还跟它打过交道,所以很好奇人在失去身体后还会剩下多少情感。”,

    “你的意思是报道里面那些废墟灵异杀人事件真的是有鬼作祟?”

    “嗯,天京跟天州两地应该也还各有一头鬼王。”

    “天海的呢?”

    “我跟它的某些个人格聊了几句,挺好玩的。”

    “某些人格?”

    “嗯,它们是由无数的人格碎片重新组合成的灵体,你可以看成是非常严重的精神分裂,不过上次见面的时候它体内的各个人格已经开始互相吞噬同化,我倒是很好奇最后剩下的会是怎么样一个情况。”

    “它没杀掉你?”陈曦刚问出口发现自己这问题有点蠢。

    “我想抓住它,可惜它跑得太快了。”

    “别人看见鬼都是躲之不及,但是你还打算去捉鬼,真以为你是道士?”

    “没感觉有什么好怕的,对,说起道士,我还差点忘了要去拜访一个在乡下的道士,他似乎对鬼这种东西有挺深的了解。”

    “没想到你这样一个科学家居然也信这些。”

    “科学也好,玄学也好,说到底也不过是不同的认知世界的方式,没必要非得对立起来,换个角度看世界也很好玩。”

    “你有什么梦想?”白墨继续问道。

    “我想要到处去旅游,画画,用我的笔记录下一切美好的东西,比如说像太阳刚从海平面升起的瞬间。”

    “很晨曦。”

    “可惜不大可能实现了。”

    “谁知道呢,说不定哪天你大发雌威,将那群老头子全部干掉,然后就可以随心所欲地去玩了。”白墨开了个玩笑。

    “对他我也说不上恨,因为没有他我也不可能一出生就有优裕的生活,站在无数人之上,这也算是一种交换吧。”

    “这不是你还赖在我床上的理由。”

    “真是绝情,明明刚才还……”陈曦忍着笑,佯装可怜。

    “冷藏库挺大的,再塞一个人也没有问题。”白墨冷漠地说道。

    陈曦想起厨房冷藏库里“收藏”的样品,赶紧从床上跳了起来,她这时候才想起来眼前的这位可是会在冰箱里藏人体器官的,做出些什么都不奇怪。

    “我不习惯有室友,请吧。”

    “大晚上的我一个漂亮女孩在外面走很危险的……”

    “都灵动四层了,一拳下去再怎么着也有个五六百公斤,小混混是智障了才会找你的麻烦。”

    “你怎么会知道!”

    “几个月前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就已经是能力者了……你显然也不像是缺灵石的主,灵能化速度肯定不会慢,但灵动五层会出现的生命场你也没有,不是灵动四层是啥?”白墨挥了挥手,“走好,不送,明天见。”

    与此同时,美国内华达州。

    “熏姐姐,我们真的要加入到独立军里面?”

    “小炎,难道你还想过刚来的时候那种下等人的生活?到处都是看不起我们的家伙。”

    “可是他们后来不都全被我们杀了么……”

    “我们杀得再多,也改变不了我们在他们心中是下等人的观念,只有让我们变成统治阶级,将他们永远地踩在脚底,他们才会明白谁才是劣等人。”

    “那倒是……他们老是叫嚷着黄皮猴子烦死了,就是被我的异火烧个半死也只是喊着我们是黄皮恶魔,根本没有一点悔改的意思。”

    “虽然那个李哲一是华裔……可是不都说他是个傀儡吗?我们去投靠他们靠谱?”萧炎继续问道。

    “说是这么说,但是据称他的卫队有三百战斗素养极强,怎么看都不像是普通人的华裔能力者,你真的相信他什么力量都没有?很多人都开始猜测这是不是华国布下的暗子,三百华裔的精锐能力者部队怎么看都不像是能临时组建的。”萧薰则在给弟弟分析着情报,

    “所以我们参加这一方很有可能是替祖国解放美利坚,让华人统治世界?”萧炎豪气冲天地说道,他也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年,也有过这种屠美灭和的幻想,只是没想到自己会有真的参战的可能。

    “也不知道天海的萧家怎么样。”萧炎狠狠地说道,“最好都别死那么快,通通炸残掉就好了,这样我才好报仇。”

    “放心吧小炎,他们不会死得这么痛快的。”

    在某些有心人的推动下,这场原本的南方独立战争渐渐演变成了各个少数族裔反抗白人统治的战争,一些原本处在社会底层,一朝获得能力的少数族裔对这个纲领尤为支持,而许多原本无意站队的人都被迫因为其肤色而站到相应的阵营,天然的界线使得众人根本没有按照自己想法选择阵营的余地,只剩下了白与非白。

    政_府、军队内被迅速地分成了两派,尽管大多数在政界或者军界有相当地位的少数族裔并不想掺和这次独立,但来自周围人的边沿化依然将他们逼向了南方这边,同时各地都有少数族裔的军队暴动,政府军一时也是焦头烂额。

    “去他的政治正确!”总统约瑟夫接到这些消息后,干脆联合支持自己这方的大亨们开了一次秘密会议,签订了发动内部大清洗的秘密协定,在他们的协助下,对军队内的非白人开展了大清洗,以确保军队在战斗时不会反水。

    这一行动进一步激化了双方的矛盾,但约瑟夫的这个举动也赢得了大批外族威胁论的白人支持。

    此时在战场,依然是成建制的政_府军队占据着巨大优势,毕竟南方这边主力依然只是民兵,对付职业军人力有未逮。如果不是北方政_府为了在大清洗后稳定军心而采取保守策略的话,南方局势将更加严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