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一百一十八章 助手

第一百一十八章 助手

    当天晚上,白墨坐在电脑前看着新闻。

    “特别通报,今天在天庆市中心查获一起境内外黑恶势力密谋发动恐怖()袭击的案件,在军警合力处理的情况下,涉案人员目前已全部击毙。警方在此提醒民众,如有发现类似事件,请第一时间拨打报警电话通知警方。”

    “收尾工作做得真好,顺带也借我的名头狠狠地震慑了有异心的其他人。”白墨翘着二郎腿笑道。

    “利用了我这一把,该拿回点什么当报酬呢。”他想了会儿,可惜还没头绪,于是选择从书架上抽了本书继续看。

    第二天,白墨再次回到了贡献点中心大楼,这次进门的待遇完全不一样,在上面的有意招呼下,他还没走到门口就已经被工作人员认出,然后被主管非常热情地领到了位于地下的总控中心。

    “白先生,这里一共有十台,都是链接核心数据库的电脑,以前的判别工作基本就是在这里进行,旁边有实验室,可供各种资料的验证,权限设置是利用瞳孔,指纹跟密码去认证。”主管详细地给白墨介绍着各项设施,“能够上交到总部验证的,作者至少是支付了B级鉴定的费用,所以每天的数量不会很多,C级及以下的因为数量关系,都放在了各地的分部处理。”

    “那我这边也可以评判C级吗?”

    “可以,这里拥有最高权限,理论上可以评判所有上传上来的资料。”

    “那就好,还有什么要提醒的吗?”

    “上面给白先生您安排的助手到了。”

    “我看见了,谢谢提醒。”白墨继续盯着屏幕,设置着自己的密码。

    “没什么事我就先离开了,这是我的名片,有疑问可以通过这个电话找我。”主管给白墨递出了一张名片,然后名片突然就脱手飞到了白墨的衣兜里。

    “电话我记住了。”他还是看都没往主管这边看一下。

    “果然跟上面说的一样是个怪人。”主管在离开后喃喃自语。

    “不要乱说别人的坏话。”脑海里突然出现了这样一个声音,吓得他赶紧离开了这地下。

    “进来吧,我看你在门外站了挺久了。”白墨打开了机房加密的门。

    “白先生,我们又见面了。”陈曦走到白墨身后说道。

    “没想到他们居然会派你来,你知道我们要做的是什么实验吗?”

    “知道,昨天晚上爷爷跟我说了,他们也是考虑到我在之前跟你有接触过……”

    “随便了,我不想知道原因,反正能帮忙就行。”白墨没有管对方的说辞,“现在没什么要你帮忙的,你先去搞一个进来这里的权限吧,每次都要我开门挺麻烦的。”

    “这个……可以吗?这里不是机密场所?”

    “进入这里的权限现在就剩我跟上面的主管,我没空整天给你开门,他更加不想下来这里。”

    “是的,谢谢你的信任。”

    白墨没在回话,同时用神念看着十个屏幕的资料,用念力控制着十台计算机的运作让他已经没有太多心思去管别的东西,他不断地去翻看历史记录,无论标记的是哪一个级别的信息,只要他有兴趣的,通通都点进去看,虽然大多都没什么营养,都是些不切实际的想象,但偶尔还是能看到一点思维的闪光。

    “陈曦!”

    “在!”

    “替我去我家一趟将这些书拿过来,还有厨房冰柜里有这些标号的样品。”白墨在纸上刷刷刷地写了十多本书的名字跟几串号码,然后将钥匙放在纸上面一并飞到了她面前。

    “白先生,你家是在……?”

    然后她就看见一支笔飞了过来,在写着书名的纸上龙飞凤舞起来。

    “地址也在上面了,速去速回。”

    “嗯。”

    她按着纸上的地址,开到了给白墨分配的公寓楼下。

    虽然有预感能想出来这么多人体试验的人,他的家应该不会那么普通,但是打开门以后还是吓了陈曦一跳。

    整个客厅都变成了一个实验室,三具很可能是尸体的东西就这样摆在了一边,周围还放着几本插着书签的书,实验器具整整齐齐地摆放在一边。

    轻轻地走过了三具“尸体”,陈曦走进了卧室,放眼望去除了电脑以外几乎都是书。她开始按着上面写的去查找,费了一番功夫才将需要的书全部找出来。

    完成找书的任务后,她开始去寻找厨房。走进厨房后,注意力马上就被一个巨型的冷藏柜给吸引了。

    “光是食物的话,他一个人不可能需要这么巨大的冰箱,所以里面装着的是……”她突然想起一部恐怖片里,主角走进朋友的屋子里,一下打开了冰箱,发现里面装的全是一个一个的器官……然后他一回头,发现那朋友正拿着刀子对着他笑……

    陈曦就这样陷入了自己吓自己的怪圈里,放在冷藏柜门的手缩了又伸,伸了又缩,就好像一打开门以后,拿着刀子的白墨就会出现在她身后一样。

    她回头看了好几遍,确定了身后没有人以后,还是鼓起勇气打开了冷藏柜的门,然后发现全是一些没见过的生物组织……

    “还好,没有一打开就看见几只泡在福尔马林里面的眼睛,也没有用人头骨泡的酒。”她迅速地扭头看了看,再次确认身后没人以后再从里面查找对应的瓶瓶罐罐。

    拿出了好几瓶需要的东西后,她缓缓地合上了门,很快地离开了这个总感觉有些诡异的公寓

    “麻烦了。”陈曦手里的书一本接一本的飞到了白墨面前,他已经完全习惯了用念力代替手的存在,“怎么好像有点害怕的样子?”

    “你家里的那三具……不冷藏着不怕被发现吗?”

    “他们又不是死人,不过是冬眠了而已,下个月就会醒来,有事再找你,你随便找个地方坐坐吧。”

    “这些没见过的组织是?”她好奇地问了问。

    “我搜集回来的灵能器官,你没见过很正常,它们跟普通器官的差异已经非常大了。”

    听到灵能器官这个词后,陈曦突然感到一阵恶心。

    “你还是太执着了,倘若我告诉你这些只是些猪内脏的话,大概你会一点感觉都没有,可能还会想想芽菜炒猪心或者韭菜猪肝汤这样的家常菜。”

    陈曦无言以对,但是她感觉自己以后对这两个菜都会有阴影了。

    “普通人对于同类尸体乃至器官的厌恶,绝大多数都是因为这会本能地联想到自己的死亡,本质上这是对死亡的恐惧。但如果站在一个医生的角度看,想象他是正在做一个器官移植手术,他给病人带来了生的希望呢。”

    “这种东西以后还多着,既然你选择了当我的助手,那还是看开一点吧。”

    “我又想起来你当时跟我说的‘我们看到的世界不一样’这句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