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一百一十五章 最好也是最坏的时代

第一百一十五章 最好也是最坏的时代

    白墨坐在原本是客厅的实验室凳子上,看着送过来的一大堆东西发呆。

    三个里面装着吸血鬼的丝茧,还有几坛子死掉的吸血鬼剩下的液金,多达五百公斤的灵石,当然,还有三箱子书。

    “三位可以聊聊么。”一时想不到研究思路,又不想浪费地这些液金变成保健品的他决定先将实验放一边,去找三个困在里面的吸血鬼聊天找找灵感,因为白墨总感觉液金这种东西简单地做成保健品被消耗掉就给直接拿石油当燃料一样浪费。

    白墨的精神波动传到茧里面后,里面很快有了反应,但是他等了好一会儿也没有回音。

    “忘了你们现在是处于跟粘液混合的状态,没有了发声器官。”

    就像之前鬼魂教导他那样,白墨也将简单的精神沟通方法以精神波动的方式传输了进去,很快,里面就成功地传出了信息。

    “没有放过我们的想法的话,那就没必要聊了。”他们直截了当地表面了态度。

    “如果你们配合的话,放过你们也不是什么问题,说到底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倒是我们这边还杀了一堆吸血鬼,而正好我的计划里面也预留了你们的位置。”

    “你想要跟我们合作?”

    “不,不是合作,而是给你们一个买命的机会。”

    “你!”声音有些恼怒。

    “无谓的坚持,不要打着坐地起价的心思,你们没有讨价还价的本钱,不说困在这么一个鬼地方的痛苦,这一个多星期来都没有接触鲜血的你们应该挺不好受吧。”

    “你怎么会知道!”

    “我知道的远比你们想象的多,给你们一个机会只是因为有些无聊的事情我觉得很麻烦,现在给我一个答复吧。”

    “呃……”

    “三!”

    “二!”

    “好吧,我同意。”“我们也同意。”终究活下去的念头还是盖过了所谓的尊严,特别是活得更长的吸血鬼。

    “可以先将我们放出来吗?一直保持着固液共存的状态,被困在里面太久连自我都开始有点模糊了。”

    “我先说说需要你们干些什么吧。首先是配合我的实验,放心,致死性的实验我不会让你们上。其次,负责指导其他实验体关于《不灭体》的修炼。”

    “你怎么可能知道这功法!我在古堡里明明没有留下任何的记录!”

    “这不是你们要关心的问题,你们只要做好自己的工作,要求的时间也不长,做个五到七年以后就还你们自由,相对于你们的寿命,这要求不过分吧。”

    “不过分?!平白无故被你们抓起来干几年苦工还叫不过分?”

    “这是反问句,不是疑问句,我认为不过分就是不过分。”

    “你!”三人想到现在的处境,还是忍住了接下来的话。

    “不要跟我讲道理,你们这三颗蛋没那资格,我说是对的那就是对的,我认为不过分那就是不过分。”

    白墨说完,上前将茧拆开,拆开后,三只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半液态半固态的生物从茧里挣扎着爬了出来。

    “就这样放了我们?”

    “就你们这状态,我反手就能将你们拍死,别找了,这里有血的只有我。那边是浴室,你们仨清理掉身上那些粘液再说话。”

    三人一个接一个地进去然后又出来,出来以后是两女一男的形象。

    “两位,又见面了,这次还带上了新人。”

    玛丽跟乔治苦笑。

    “玛丽姐,你们认识?”年轻女孩外表的吸血鬼洁西卡问道。

    “打过一场,也算是认识吧。”

    “请问……有血吗?”洁西卡用可怜巴巴的眼神摸着肚子问道。

    “我的视觉跟常人完全不一样,所以别指望我的审美会跟其他人一样,或者你变麦克斯韦方程组对我来说更漂亮?”白墨一句话呛住了试图走情感路线的洁西卡。

    “血的话再坚持一个月,一个月后就开始无限量供应了,我知道你们有冬眠模式专门应付鲜血不足的情况,而且吃饱喝足恢复过来的话,又开始不大安分了,对不。”

    “没有问题的话,接下来的一个月里,不要离开我的屋子,否则视为违反约定将会被我直接击杀。”

    三人听到这样的条件,再对比了一下双方的实力,直接就选择进入冬眠模式,随便找了个角落躺了下去。

    “根据欧高拉斯的记忆,吸血鬼不在冬眠模式下大概极限只能十五天不摄入鲜血,大战一轮再加上这十天的消耗,也该差不多了。”

    处理完三人的事情以后,白墨用自己的精神力将送来的液金通通洗练一遍,以抹去其上残留的精神烙印。

    “特权阶层就是不一样,连快递都能走特别通道。”白墨将送来的书整齐地放到书架上,从里面抽了一本,继续日常的学习计划。

    转眼又是一个星期,自从美国南部爆发了独立运动以后,全世界的野心家就一个一个地开始再一次冒头,仿佛之前毛俄用核弹炸叛军的事件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

    在一些小国,有不少获得能力,又经过一段时间的进化后,感觉自己天下无敌的年轻人在野心家的鼓动下发动政变。然而他们中的大多数都低估了现届政_府的力量,一部分死在了效忠政_府军的能力者手上,一部分被权色财招安,成为了新打手,还有一部分走向了流亡之路。

    当然,也有少数成功者,或者说是幸运儿,在几个大国无暇干涉的时候,成功入主建立新政_府,开创了能力者的统治时代。

    不过无论是胜是败,能力者之间的战斗都直接或者间接地导致了大量的普通人伤亡,这些都大大增加了普通人对能力者的反感。

    在埃塞俄比亚成功政变的“黑皇帝”加楠上任后,他新增了为能力者提供大量特权的等级法令。这一法令更加彻底地割裂了两个阶层,如果不是每天都有普通人突破进入灵动期,成为能力者的一员的话,他甚至打算将全国的无能力者通通变成奴隶。

    加楠的这一行动迅速地得到了几个能力者掌权国家的效仿,等级法令的推行一时甚嚣尘上。

    著名世界史学家西塞罗在编年史中发表了这样的注记:“这是最好的时代,因为一切都重新开始;这是最坏的时代,因为强者能够任意妄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