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一百一十一章 规则

第一百一十一章 规则

    “具体的安排等会再讨论,下面先说第二件事。”

    “还有跟这个计划一样重要性的事情?”

    “第二个计划是关于一个名为‘生化反应炉’的东西。大致原理是利用活体人类作为电池,不断转化出灵能以供应各种需求。”

    “这种东西只有科幻小说电影才可能出现吧。”刘震一脸不信。

    “如果我在接触到实验记录前听到这个的话,我也是跟你有同样的想法。”

    “接触到实验记录?你的意思是……”

    “这东西不是我发明的,它的发明者已经因为实验事故死掉了,不过不得不说他的运气真的很好,能试出来这样的配方。”

    “还是不大理解。”

    “这样吧,我简要地解释一下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我在无意中获得了一个移动硬盘,硬盘里存放着有关这个‘生化反应炉’的详细资料,经过我的推断应该是一个地下人体实验室的实验成果。而且从里面的一个视频文件显示,这个硬盘流落在外的原因是实验出现了意外因素,原本接受强化的实验体力量过度膨胀,将实验室里的科学家都杀死了,然后带着硬盘出逃,最后这个硬盘辗转落入我的手中。”

    “这里有播放设备吗?”

    旁边的胡风马上从身后拿来一台电脑。

    白墨将移动硬盘接上了电脑,给两人播放起了几个月前的那个视频。

    视频开头就是在一个大型实验室里,实验室中放着许多巨型透明的缸子,里面充满着淡黄色的液体,每个缸子里都有一个类似人的物体在里面浸泡着,已经看过一次的白墨自然是一点感觉都没有,但刘委员跟胡风两人则是有些紧张。

    视频一路播着,到最后一个实验体突发意外,将周围的实验人员通通碳化为止。

    虽然有些紧张,但两人都是老江湖了,很快就缓了过来,对着白墨问道。

    “这个实验似乎太危险了吧。”

    “当然,我也不打算直接完全跟着视频走,人造能力者风险太大,忠诚度也毫无保障,而且死亡率太高了,得不偿失,也不知道原来的实验赞助者是怎么想的。”

    “那你打算怎么改进?”

    “我打算先从最温和的植物开始,试一试用生化反应炉产出的灵液能不能人工培育出灵药,这样对我们的好处要比多几个超级战士大得多,人工加速灵能化应该不止能用在人体上,其它生物应该也可以。”

    “这样确实是更好的选择,你打算做多大的规模?”刘震问到了核心问题。

    “生化反应炉这个还是试验阶段,我的计划是先配置五十个单人炉作为第一阶段的测试,算上损耗大概需要一百左右的死囚。至于血族计划,我的计划也是先以五十人作为第一批试验品,因为人数再上去的话血液供应的压力就大了,这段时间国家还在重建恢复阶段,就不给你们添麻烦了。”

    “小墨你这个安排可以,血液,灵液配置材料,实验区域建设这些都由我们来搞,会尽快完成,你安心负责研究就好了,将来这个区域将会变成特别军事禁区,你要有心理准备。”

    “重建的资金不紧张吗?”白墨笑着问了问。

    “金融中心的毁灭确实给国家的资金流动带来了灾难性的冲击,但不要忘记,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最擅长的是集中力量办大事,重建新城的材料跟生产力我们都不缺少,资金这种小事,发债也好,印钱也好,怎么都能解决。新城的建设将会是以工代赈,由国家统一组织,这样也可以提供数以千万计的岗位,避免沿海內迁人员的失业问题将国家拖垮。似乎讲远了,不过小墨你也是自己人,多说点也没什么。”

    “这两件事谈妥了就好,下面说说第三件事。”

    “还有第三个计划?”

    “第三件事情是关于我自己的,接下来的时间里我要正式进入贡献点体制的评议会里面进行审阅评价的工作,希望不会有阻拦,毕竟,这是当初答应好的位置。”

    “这个……小墨你知道评定价值这个工作背后牵涉到多少利益吗?”

    “知道,这是拿捏定价权的位置,完全可以通过对某些重要知识的价格打压和对一些无关痛痒的知识价格的肆意提升来达到掠夺的目的。”白墨毫不掩饰地说出了真相。

    “既然你也清楚里面的利益纠葛,那又何必撕破脸皮去拿到这个权力呢,反正相关的待遇我们肯定会做足。”

    “刘先生,这个世界已经变了,社会赋予的权力在人尽敌国的个体力量面前其实是很脆弱的。”白墨依然微笑着说。

    “你这是在威胁我?”气氛一下子变得肃杀,周围的卫兵也紧张了起来。

    “我们还有大量共同的利益,我还不想撕破脸皮,这里只是给你的一个提醒,我们是合作关系,而不是依附关系。或者是你对能力者之间的差距认识还不够,就这整个政府大楼一千多的能力者卫兵加上六个拥有生命场的卫队长,我要杀死他们全部大概也就是十分钟多点的事。”

    说罢,所有人都发现自己突然动弹不得,卫兵手上的枪全都突然脱手,枪口指向了卫兵本人。

    “呐。”白墨摊了摊右手示意,枪上的子弹就自动地退了出来,一颗一颗地跳进了他们的口袋里。

    “大概就是这样了,刘先生,我无意创造一个更加公平的世界,也不想插手权力纷争,但是请不要阻拦我对知识的尊重,知识应该得到它们应有的价值评判,所以,这个评判工作还是交给我来吧。”

    “你知道这样破坏游戏规则会遇到多少阻力吗?”

    “我不玩这个权力游戏,所以在意规则干嘛,挡路的全杀掉就好了,我只是不喜欢用杀戮解决问题,但是不代表我真的在意别人的生命。反正华国都已经死了六千万人,再倒下几十万连零头都算不上。”

    “你!好,我让我这一系的人不给你找麻烦,但是其他派系的我管不了。”刘震开始退让。

    “你也给其他派系的人提醒一下,不要老想着借刀杀人,我不是你的刀子,还有,别想着为了出气过后就派手下过来袭击,那就是给我送实验材料而已。如果还不清楚能力者的战斗力的话,你就想想叶紫在罗马跟海啸正面硬抗的时候制造的冰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