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一百零九章 灵异玩笑

第一百零九章 灵异玩笑

    “那个……新闻里不是说有大规模灵异事件吗?会不会……”一旁的乘务员妹子用脆生生的声音向列车长说道。

    车长听到这么一句话以后也给吓了一跳。“瞎说什么呢……”但人就是在不住地往其它车厢缓缓后退。

    其他人看到列车长口不对心的表现,也纷纷惊惶地四处张望,有两个胆小一点的甚至脚都开始颤起来了。

    睡醒以后的白墨,听到有神队友助攻,将锅扣到了灵异事件上面,于是决定将灵异事件玩得更尽兴,更真实一点。

    他先是收回了作用在其他人身上的念力,一众乘客在维持同样的动作好几个小时后早已经全身酸软,在外力一撤去时就纷纷倒在了地上。

    乒乒乓乓的倒地声更加增添了乘务员们的恐惧感。原本只是缓缓后退的她们,干脆就开始转身逃跑。

    “啊!别抓我!”跑在最后的两个妹子感觉自己的脚踝像是被一道巨力扣住,原本正在向前跑的身体一下因为惯性失去了平衡。

    正当她俩以为自己会摔得很惨时,却意外地发现自己就像是倒在了一块大海绵上。

    “毕竟是想出来灵异事件这个借口的好队友,也不好让你摔个鼻青脸肿。”白墨躺在自己的位置上自言自语。

    从某种意义上讲,摔在一块看不见的大海绵上比摔在车厢地面上更可怕,因为这更加确切地证明了真的有鬼……

    看见两人的遭遇,其他人更加确信了这个车厢里有鬼怪捣乱的猜想。从小在有关鬼怪的电视电影耳濡目染下,他们的第一反应也都是有鬼,而不是有能力者在捣乱。

    气氛的传染,加上白墨时不时扇动的在众人刮过脑后的微风,都使得恐慌情绪得到的进一步发酵。

    众人争先恐后地跑开车厢门,即便是肌肉僵硬掉的一些乘客,也在挣扎着想要逃离这个地方。

    但就在跑得最快的列车长到达厢门的时候,却诡异地像是重重地撞到了一面空气墙壁一样倒在了地上。

    发现一端逃生通道被封锁后,少部分还能保持冷静的人马上开始前往另一端的厢门。

    刚走了几步,他们就发现自己的体重似乎越来越轻,或者换个方向想,就像是有一个隐形的人托着他们走一样,很快地就发现自己已经离地有一点距离,再怎么用力蹬空气都没办法前进半分。

    接下来的时间里,众人就好好地体验了一把低配版的太空舱生活。一个个都在车厢中漂浮着,无论手脚再怎么挣扎都是在原地踏步,只有在找到着力的物品以后才能够有效移动。

    白墨趁机也将自己升到了半空,免得让人看出来自己是始作俑者,那样就没有了悬疑气氛。

    他让自己飘到了车厢中间,开始闭目养神。不管周围的人什么心情,他自己是玩得挺开心的。

    躺在空气床垫上,白墨开始研究怎么样可以通过操纵空气的振动来发出声音。他用喉咙轻轻地发出了“我”这个音,同时用神念观察着自己的喉咙具体是怎么样制造出相应的振动。

    在几次的模仿后,他终于发出了“握”这个音,声音不大,在惊慌失措的人群中基本没有存在感。

    “窝……”

    “我……”

    又是几次调音,他终于准确地发出了我这个音。

    于是在同一瞬间,所有人的耳边都响起了“我……”这样的声音,吓得车厢里的人全都安静了下来。

    “你们有听到那个声音吗?”

    “你也听到了?”

    “嗯!”

    气氛一下子凝重了起来,众人面面相觑。

    冬春之际的六点多,天还是蒙蒙亮,乘务员们还没反应过来要开灯就已经被抓到了半空,整个车厢就靠着车窗外的微弱光线照明,隔得稍远一点就连脸都看不清。

    “我……”那个听上去就不像人类喉咙发出来的声音再一次出现,这次因为众人都静了下来,听得特别清晰,也特别骇人。

    “丝……”怪声好不容易吐出了第二个字。

    “是?”有相对胆大的人开始猜。

    “死……”

    “得……”

    “好惨?”一个口直心快的乘务员接出了后两个字。

    然后再无回音。

    “各位旅客请注意,列车即将到站,前方将到达天庆市,请做好下车准备。”广播突然响起,打散了好不容易凝聚起来的恐怖气氛。白墨也看到列车准备到站,直接就放开了所有的人的束缚,准备结束这场游戏。

    失去承托的众人纷纷落地,随着入闸的的提示响起,就像惊悚片的结局一样,众人都竭力爬起,面朝着初升的太阳,仿佛大劫余生。

    车长走过去,试着推了推车厢中的“空气门”,发现已经消散不见,所有事情都像一场梦一样,但刚从半空摔下来的疼痛依然清晰地提示着众人事情的真实性。

    确认无事后,他领着一众乘务员向诸位乘客对发生这样的事情道歉,不过车厢里的乘客此时已经无心追究,浑身酸痛,惊魂未定的他们只想尽快离开这截“噩梦车厢”,回家好好地休息一轮。

    被折腾一晚上的熊孩子已经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直接让一个保镖抱着下了车。白墨扛着一麻袋的玉石跟宝石走在了最后,他还在偷偷地练着怎么样用念力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这截车厢后来一段时间里被传成了噩梦车厢,但噩梦没有再重演,久而久之,这个传言也就淡了下来,除了当事人依然难以忘怀以外。

    “特权阶级效率就是高,早知道直接将我自己也空运回去算了。”白墨回到家,发现自己以灵气研究所名义在天南寄过来的东西都已经搬到了家门前,还有几个人在门口等着自己签收。

    “麻烦各位了。”心情很好的他给几个可能已经等了他一段时间的收接人员每人塞了两百块。

    “先生不需要我们帮忙搬进去吗?”收到额外小费的收接员态度很好地问道。

    “不需要麻烦你们了。”白墨打开门,一次性地就将几吨的快递轻松地移了进去,看得外面几个搬运工是目瞪口呆。

    “可怜我们还折腾了六七趟。”几人一边下楼一边叹着气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