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科幻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一百零八章 意志混合体的性别问题

第一百零八章 意志混合体的性别问题

    “一次性引爆了几乎所有的海底火山,灵气环境浓度在一段时间内应该会达到顶峰,这样高浓度的灵气环境对于还处于文明萌芽,几乎完全靠被动进化的海族来说是个优势,对我的恢复也有一定好处。虽然竭泽而渔地榨出了大量的灵气长远来说并非好事,但是,只要能重新恢复过来,别说竭泽而渔,炸掉整个星球又何妨!”脑虫在聚灵阵计划被破坏后,又开始利用它记忆中大量的超越知识去开展新的谋划。

    另一方面,无意中将聚魂花消耗掉了一朵,使得天海城的地缚鬼王无法诞生的白墨,则在用神念重新检视着自己的身体。

    “没有吸收无名花里面一丝一毫的精神力,将所有的外来精神力当成柴火去煅烧打磨自己,总算让大脑完成了灵能化。”

    “可悲的内斗。”白墨看到几具魂体此时都几乎到了消失的境地,一小半是由于小鬼,更多的则是无数人格内斗的后果。

    顺手补刀解决掉它们后,他将注意力投到了几乎吃撑了的小鬼身上。

    “你,你,你想干什么?”留意到白墨的眼神,小鬼的精神波动生动地演绎着一个楚楚可怜的女孩此刻的样子,同时外表也变成了一个冰雕玉砌的女孩模样。

    “有意义吗?”

    小鬼露出虎牙,点了点头,继续卖萌。

    “由数以万计人格重新组合出来的你,真的还会执着于性别跟外貌?或者说,你还真的有性别这个概念么?”

    “保护色。”这次不再是清脆的女声,而是一把像是混杂着无数人声音的中性嗓音,原本的女孩面孔也开始变得模糊,重新变回原来没有面目的魂体。

    “还是这个人类意志混合体看着带感。”白墨一本正经地说道。

    “你不打算杀掉我?”小鬼又变回了刚才的美女模样继续说道。

    “有什么好处吗?掉落的记忆碎片我吃了也没用,吃多了还有精神分裂的危险。而且,在城市里,我肯定抓不住一心逃跑,速度逆天,没有惯性,还能穿墙的鬼魂。”

    “谢谢!”女孩状的鬼魂深深地鞠了一躬。

    “其实现在偷袭应该是能抓住的。”白墨小声地说了一句,吓得小鬼弓着身瞬间飘开了十多米。

    “希望你不会像它们那样被人格分裂玩死吧。”白墨没再理睬惊慌失措的小鬼,一手卷起地上的蓝色颗粒准备离开。

    “那个……我的名字是雨希!至少现在叫这名字!”

    “无数人格碎片组成的新自我,如果我是研究心理学的一定不会放过这个素材,可惜至少最近十年八年都没有精力去搞这一块。如果每个人的记忆碎片有一年长度的话,也算是个万年老鬼了,是吧,雨希。”他笑着离开了医院大门,爬上了停在门外的货车。

    “那么,接下来的时间里,就该真正地融为一体了,你说对不,雨希。”在白墨开车离开后,鬼魂幽幽地对着自己说。

    白墨坐在副驾驶上用手机看起了新闻,神念配合着念力负责开车。

    “早知道应该买一个压敏触屏手机的,那我就不需要用手指去按手机了,可惜这是电容屏。”

    “重大新闻!世界各地都出现大规模灵异事件!”新闻推送来了这么一条消息。

    他之前就猜到了其它被毁灭的城市都会出现类似的东西,于是便饶有兴致地点了进去,看看这鬼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紧急通知!所有前往天海,天州,天京三地原址的市民马上停止前进,回到最近的城市!”白墨突然收到了一条落款是华国人民政_府的短信,发送人号码是电信公司的服务号。

    没再留意短信,他继续看着点开的新闻。

    “世界各地核弹攻击遗址几乎都出现了不明发光生物,该生物身体透明,散发微弱白光,移动速度极其惊人,目前已经杀死了大量重回废墟的居民,但据城外目击者称,该种生物似乎无法离开城市一定范围,各国当局已经开始封锁相关地区,我国堪舆学专家认为此种生物为大量人类死亡后形成的怨灵,但由于实地考察极为危险,目前仍没有得到进一步的确认。”

    “要亡灵天灾了?”白墨继续浏览着其它新闻,“回废墟要发死人财的结果自己也变死人了,也算是求仁得仁。”

    途径郊外实验室时,他顺带运走了之前装好的包裹,然后开始前往天南,准备从天南将东西托运回去。

    “前方检查,请注意停车。”货车途径军队布置的封锁线,但在拿出灵气研究所的证件后,直接走了个过场就放行了,毕竟封锁的主要原因还是禁止前往天海,而不是禁止从天海过来。

    折腾一番将好几吨的器材物资以灵气研究所的名义办理好空运手续后,白墨踏上了回天庆的动车。

    “八个小时的动车,也就是明天早上七点到,赶上下午的会面毫无压力。”算好时间以后,他就抱着一麻袋的宝石跟玉石在车上休息了起来。

    “妈妈,你看那个收破烂的,睡觉都不忘抱着那袋子,身上还脏死了。”一个熊孩子大声地说。

    “就是,怎么什么人都进这头等厢了。”旁边一身富态、穿着皮草的女人一脸嫌弃地看着白墨的方向。

    周围的人见状,也是议论纷纷,都抱着看好戏的心思看着几人,当然绝大多数都是对白墨这边没有好感,因为他衣服破烂,还扛着一个大麻袋,活脱脱就是一个收破烂的,跟这群坐头等车厢的人俨然不是一个阶层。

    “真烦!”

    经过之前一轮精神力的消耗大战,他本来就已经很疲劳,结果在半睡半醒中又被吵闹的熊孩子吵醒,随意用神念扫一下了解了前因后果,直接就用念力将所有带蔑视眼神的人的嘴封住,然后用念力强压着他们通通跪在了地上。

    众人尽管挣扎得脸红耳赤,但面对以吨单位计算的念力显然也是徒劳,封住的嘴让他们连叫骂都做不到。

    而女人身后的两个保镖刚想行动的时候,则直接就被念力压得趴在了地下。

    “嘘……打扰别人睡觉是不礼貌的。”白墨固定了念力的输出情况,让他们保持住现在的动作,然后蒙头继续睡觉。

    第二天六点的时候,车上的乘务员循例巡查车厢的时候,就发现了这样的一幕:车厢里几乎所有人都带着难看的表情,东一个西一个地跪在了地面上。

    乘务员赶忙喊来了车上的其他工作人员,但是他们进去以后也表示束手无策,这群人问问题也不答话,都是紧闭着嘴,用一脸难看的表情盯着问话的人;扶也好,搀也好,双脚就像占了胶水一样跪着不离地。

    无可奈何的列车长也只好叫醒了车厢里还在睡觉的几个人问询情况,他们都是刚上车就睡着了的,纷纷表示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而睡眼惺忪的白墨自然也是一脸无辜地说着不清楚。